乾坤小说

首页> 悬疑惊悚> 闺蜜要买凶宅,赶紧买!

闺蜜要买凶宅,赶紧买!

  • 分类:悬疑惊悚
  • 作者:芒果核啊
  • 来源:mygsh
  • 更新时间:2024-07-10 08:08:48

简介:悬疑惊悚《闺蜜要买凶宅,赶紧买!》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芒果核啊”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柳金玉夏月,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买房子是你的事情,你自己做决定就好。”我妈有套房子在这小区,所以知道这小区有套凶宅404。正是闺蜜准备要买的这套房子。前世,我和我妈极力劝说闺蜜不要买这套房子,但她却固执己见,认为我们是故意阻挠...

闺蜜要买凶宅,赶紧买!
闺蜜要买凶宅,被我阻止。

“那套房子不干净!”

房子差点就被别的买家买走,闺蜜就阴阳怪气: “我能买学区房,你是嫉妒我吧!”

自从闺蜜买了这凶宅,她小孩一度生病,高烧不退说胡话,变成了傻子。

闺蜜从此记恨上了我. “你个乌鸦嘴,好好的房子被你说成了凶宅。”

闺蜜一气之下把我推下楼,连我双腿残废的妈都不放过。

再次醒来,我回到了闺蜜要买凶宅的那天。

1 柳金玉正约着业主,谈论房子的事情。

她转过头来,征求我的意见。

“夏月,这套房子很便宜,你觉得怎么样?”

我愣了一下,思绪有些飘忽,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柳金玉见我没反应,又追问了一句: “你怎么了?

脸色不太对?”

原来我重生了。

我缓缓开口,声音有些低沉。

“买房子是你的事情,你自己做决定就好。”

我妈有套房子在这小区,所以知道这小区有套凶宅404。

正是闺蜜准备要买的这套房子。

前世,我和我妈极力劝说闺蜜不要买这套房子, 但她却固执己见,认为我们是故意阻挠。

后来出了问题,还怪我,一气之下把我推下了楼。

连中介都不敢卖的房子,柳金玉看到业主自己挂出来,低于市场价50万,觉得捡了个宝。

这时她一脸不高兴。

“我叫你来陪我看房子,你是我闺蜜,你不帮我拿主意,谁拿主意?”

这主意我可不敢拿了。

前世好说歹说这是凶宅,她就偏不信。

她说: “现在科学时代,还搞封建迷信。”

这时业主插了一句话: “如果感兴趣的话,我们可以进去看看。”

我听到要进去看,吓得一激灵。

柳金玉却拉着我的手,装着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夏月,你就陪我进去看看嘛。”

我连忙拒绝,语气坚定地说: “我家里有事,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去看吧。”

柳金玉显然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她拉住我的手,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满和责备。

“我今天总算看明白了,你是一点都不希望我过得好。

我要买房子了,你一脸的不高兴。

“你到底还是小俊的干妈?

你年纪这么大了,又还没结婚,到时你不靠我小俊,你靠谁呢?”

我往桌上一拍,那业主也吓到了。

“买房子是你的事情,你爱去就去。”

柳金玉声音中带着一丝惊愕和不满。

“夏月,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我刚重生回来,我当然要第一时间去看我妈。

我妈这世到底怎样了?

我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2 我回到家,推开门,看到我妈坐在壁炉旁。

她双手灵巧地编织着毛衣,那右手上的梅花胎记,随着针织针的舞动而若隐若现,我眼中不禁湿润了。

“妈!”

我激动地叫了一声,快步走到她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我妈抬起头,眼中满是慈爱。

她微笑着摇了摇头:“妈没事。”

我从小没有爸,和我妈相依为命。

我妈用她全部的爱,温暖着我成长的每一个瞬间。

她对柳金玉也如同对待自己的女儿一般,每次织毛衣都会织两件,一件给我,一件给柳金玉。

她将织好的围巾套在我的脖子上,轻声问道: “来看看这条围巾好看吗?”

我抚摸着那柔软的毛线,哽咽着说: “妈,你织的围巾最好看。”

随后,我妈搬出一箱子围巾。

我好奇地问: “妈,你怎么织这么多围巾啊?

是要给柳金玉的吗?”

我妈笑了笑,摸着我的头说:“给她干吗?

这都是给你的。”

前世,我妈对柳金玉很好,怎么今天突然变了?

不想那么多了。

我笑着说: “妈,你坐着,我现在给你做红烧茄子。”

重活一世,我只想和我妈好好地过日子,绝对不会让柳金玉再次伤害我们。

我们在桌上吃着热腾腾的饭菜,有说有笑的,突然被一阵门铃打断。

从猫眼一看,是柳金玉。

我不准备开门给她,可她一直在用力捶门,隔壁邻居都被震醒了。

无奈之下,只好给她开了门。

柳金玉牵着小俊,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质问我。

“夏月,你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是不是故意躲着我?

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

我不想和她理论,冷冷地问: “你来这里做什么?”

柳金玉带着小俊过来说: “想让你妈给我看下孩子,我和你一起去看房子。”

以前她一有什么事,就把小俊丢给我们。

现在,还想让我给她带小孩?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

“我妈带不了,我也不会跟你去看房子的。

明天,我要去出差。”

柳金玉有些不耐烦了,语气也变得尖锐起来。

“你是小俊干妈,阿姨是小俊外婆,你们不带,谁带?

“你明天请假不就行了吗?

出差出力,又不讨好,你去干吗?”

不给她带小俊,我去出差,反而不应该了?

柳金玉语气转而变得柔和。

“好,我不叫你去看房子了。

别生气了好不好?

明天,我自己去。

“阿姨,你也不劝劝夏月。

她最近变得神神叨叨的。”

她突然转变了口风,应该是想到还没从我这里凑到首付的钱。

前世,首付的钱都是我凑给她的。

我妈突然发话,每个字都故意拖得很长: “你最好离夏月远一点。

再敢来我家,对你不客气!”

柳金玉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连忙拉着小俊出去了。

还急忙说了一句: “夏月,我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

我感觉到背后一丝凉意。

我转头望向我妈,她脸色没有一丝表情,眼神空洞而深邃。

头连着身体一起转过来,身影在灯光中一闪一闪,气氛突然变得诡异恐怖。

我妈看着我,笑了笑说: “夏天,可能是回南天,灯泡受潮了。

换个灯泡就好了。”

我妈对柳金玉的态度怎么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

3 这房子虽然低于市场价50万,但柳金玉还是少了首付。

上辈子,我帮她凑了首付。

这次,我绝对不会帮她了。

第二天我下班,看到柳金玉在楼下。

我避开她,走另一条路。

但柳金玉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我。

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乞求,但眼神中却透露着不满和埋怨。

“夏月,你不陪我看房子,也不帮我带小俊。

你借点钱给我,付首付总可以了吧?”

我立马回绝, “我没钱了。

我给我妈预约了医生,凑钱给她治疗腿,已经交完钱了。”

柳金玉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她气势汹汹地说道: “你怎么这样呢?

你妈那腿根本就治不好了,她都六十岁的人了,半截身子埋土里了,你还浪费那钱做什么?

还不如给我去买房,到时你老了,小俊养你。”

我看着一旁的小俊在啃着指甲。

前世,小俊看到柳金玉推我下楼,却一直站在那儿傻笑。

谁会要靠你个傻儿子。

我严肃地看着柳金玉。

“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我不需要靠小俊。”

说完,我扭头就走。

一直想筹钱给我妈治疗腿,每次都被柳金玉以各种借口借走了。

晚饭过后,我无意刷到柳金玉的朋友圈。

我从照片中看到,窗户的左下角有一个人脸,好像很熟悉,但是却看不清是谁。

配图的内容是:“有些人注定不能同甘共苦。”

这句话让我心中一阵冷笑。

这些年,我对柳金玉已经足够好了。

就因为一次洪水泛滥,柳金玉抛出了一根树枝救了我。

从那时起,我们便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

她却把我的付出变成理所当然。

我给她买礼物,给她租房子。

她未婚先育,是我出钱出力帮她养大小俊。

小俊虽叫我干妈,但一点都不跟我亲近,经常在我面前大喊大叫。

后来她要买凶宅,也是我帮她凑齐的首付。

这时,手机跳出一条信息,是我男友陈辰发过来的。

“金玉说你把她赶出来了。

她不是你最好的闺蜜吗?

做人要大方一点,别那么小气。”

我始终没忘记那个渣男。

他无情无义,我死的时候,他一点也不伤心。

没过多久,他就和柳金玉搞在一起,真是恶心。

陈辰的公司就在我家对面,经常加班到很晚才回。

我走到陈辰的办公室门口,还没敲门,就听到他和一个女同事在那里卿卿我我。

“你什么时候和那丑女分手呢?”

陈辰一手搂着那女同事的腰,一手托着她的下巴,眼中满是戏谑。

“怎么,这么着急就想和我结婚了?

“要不是看她妈有几套房子,我早就跟她分手了。

到时她妈死了,房子不就是我的吗?”

原来,陈辰和柳金玉一样,看中的就是我妈有几套房子。

我本想上前揭穿,倒不如将计就计。

我走下楼梯,回到家里。

我妈又坐在轮椅上织毛衣了。

我走上前去,轻声问道: “妈,你织那么多毛衣干吗?

之前织的我都还没穿完呢。”

我妈摸着我的脸,笑着说: “我怕你冬天冷,多织几件。

记得这是我妈给你织的,别送别人哦。”

我握住我妈的手。

“知道了,我不会送别人的,也没谁可送的。”

4 一天早晨,我跟我妈提议: “家里不是还有一套房子空着没出租吗?

我想把它租出去。”

前世,我妈不肯把那房子出租,因为那是我妈给我准备的婚房。

装修好了一直都没住过。

这次,我妈却出乎意料地答应了。

“好的,妈听你的。”

我拿着钥匙,带着中介来看房。

结果半天,钥匙开不了门。

我后退几步,朝门牌望了几次,几度认为是不是走错了。

没错,是803,为什么打不开?

我没换过锁啊!

我突然听到房子里面有声音,心中涌起一股不安。

我敲了半天,终于有人开门了。

出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柳金玉。

我冲进房子,眼前的景象,让我怒火中烧。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30 All rights reserved. 乾坤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