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小说

首页 > 小说资讯 > 完结热门小说亡国女帝的悲惨生活(秦郎靖国)_亡国女帝的悲惨生活秦郎靖国最新完结小说

完结热门小说亡国女帝的悲惨生活(秦郎靖国)_亡国女帝的悲惨生活秦郎靖国最新完结小说

发表时间:2024-05-27 14:48:54

亡国女帝的悲惨生活

夏日里的海浪/ 著 |短篇小说|连载中|dygsh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夏日里的海浪”大大原创的以秦郎靖国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亡国女帝的悲惨生活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亡国女帝的悲惨生活》是作者“夏日里的海浪”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郎靖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为宋国的征北大将军,与女帝有婚约然而女帝亲信奸臣,要与敌国谈和我出具奸臣通敌叛国的证据,迫使他当场自杀然而女帝却因此对我恨之入骨数年后我被斩杀与菜市口,九族被诛,血流遍地,惨不忍睹!再度睁眼,我回到了女帝听信奸臣想要与敌国谈和的一刻这一世我将如女帝所愿“众位爱卿,朕决定采纳秦大人的提议,与靖国谈和,两国休兵,以求百年平安”群臣默然,只因靖国与我国仇恨太深,先帝临死前...
小说试读
我为宋国的征北大将军,与女帝有婚约。

然而女帝亲信奸臣,要与敌国谈和。

我出具奸臣通敌叛国的证据,迫使他当场自杀。

然而女帝却因此对我恨之入骨。

数年后我被斩杀与菜市口,九族被诛,血流遍地,惨不忍睹!

再度睁眼,我回到了女帝听信奸臣想要与敌国谈和的一刻。

这一世我将如女帝所愿。

“众位爱卿,朕决定采纳秦大人的提议,与靖国谈和,两国休兵,以求百年平安。”

群臣默然,只因靖国与我国仇恨太深,先帝临死前更是留下血训。

“我宋国只要尚存就定要灭了靖国,恢复北地河山。”

然而女帝却要谈和,寒了无数朝臣的心。

老丞相忧国忧民,挺身而出。

“陛下,此事万万不可行,我宋国岂能跟仇国讲和!”

“再则我朝有征北大将军,勇猛无敌,与靖国多次交锋,屡次挫败靖国,如若谈和,恐怕寒了将军的心。”

老丞相此言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我身为征北大将军,深感先帝知遇之恩,一心为国从未敢有懈怠。

上一世的时候我兢兢业业辅佐女帝,为其出生入死,浴血死战,数次解了南朝之围,可谓宋国之基石。

不仅如此,我为了女帝还放弃了修仙之路,以至于如同凡人一般。

然而这一切换来的却是九族被灭。

上一世我曾经跪下苦苦哀求,求女帝放过我族人。

可女帝却目光冰冷,“你逼死秦郎,朕岂能饶你,朕恨不能将你碎尸万段。”

“可他是敌国奸细!”

“哪又如何,朕只求与秦郎长厢厮守。”

哪一刻我明白了,女帝心中从未有过我的位置。

更是清楚了,女帝从未有过收复失地的想法,她只有儿女情长,一心只在她的秦郎身上。

可她的秦郎实则百无一能,只是有一张俊美的脸。

明眸皓齿,俊秀有神,加上一席朝服,风度翩翩,风采无限。

与他相比,我只是一介武夫,虎背熊腰,身宽体阔,哪有一丝温存风韵,俊朗的神采。

女帝看他那是如痴如醉,可看我却一直都是高冷孤傲。

在女帝的眼中,他是美如玉,而我只是一块顽铁。

“征北大将军,你有何言?”

女帝孤傲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我知道她这是要我一个态度,如若在上一世,我肯定死谏到底,但这一世我打算如她所愿。

“陛下圣裁!”

这一声令百官惊愕,老丞相身姿颤抖。

就连女帝亦是露出了诧异之色,我乃镇北大将军,与靖国势不两立,现在朝廷要与靖国议和,不应该愤怒死谏吗!

然而我却毫无阻拦。

半天过后女帝还是显出了一份得意,悄悄的看了眼身旁的奸臣。

“既然征北大将军都无异议,那我宋国自此之后与靖国交好。”

我深深敛眸,放下心中最后所执。

上一世我为了女帝出生入死,这一生我再无他顾,一心只向大道。

我祖上乃是修仙世家,我又有绝等的圣龙霸体,如若我不为军国大事所误,我早已大成。

现在我便闭门不出,潜心苦修,不到一月便已经筑基成功。

浑身灵气流淌,汇做溪流,强横的力量盈满全身。

同时我的气质也发生了巨变,风姿有型,俊俏温润,少了之前武夫的蛮气。

但我依旧以武夫模样示人,粗旷豪迈不减当初。

只因我早已习惯,更不想靠脸吃饭。

同时我也命令族内弟子一同修炼,府上子弟迅速成长,大家皆是修为大进。

另一边女帝派遣使者与靖国谈和,主动称臣,还每年纳贡,送上钱粮铁器无数。

朝中百官震怒,我大宋立国百年,何曾有此屈辱。

老丞相愤懑至极,直言大宋有覆巢之危,当即带着百官来见我。

望我能以社稷为重,逼宫女帝,收回谈和旨意。

我早已心死,上一世之时我费尽心力辅佐女帝,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当即我便拒绝了老丞相。

老丞相含泪离去,他不死心当晚就率领百官进谏女帝。

然而女帝深居寝宫不出,百官跪地一夜,受了一夜的冷风寒露。

不想第二日见到奸臣整理着衣衫出来。

老丞相顿时怒气冲天,当场扯住奸臣,痛骂他误国误民,乃费仲尤浑之辈,要亡我大宋。

门口喧闹惊动了女帝,女帝现身为奸臣解围,反倒痛骂百官没有体面,不识礼节,成何体统。

老丞相老泪纵横,跪地死谏。

“陛下,谈和之事屈辱至极,我大宋有精兵良将,足以一战,为何要称臣纳贡,此乃资敌所为,必然遗祸自身。”

然而女帝听不进分毫,反骂老丞相昏聩。

“此乃秦大人的神谋,用些许钱粮就能免动刀戈,还省下无数的军粮军资,实乃我大宋获利,你们无知,不可妄言。”

百官闻言气的纷纷摇头,女帝已被奸臣所惑。

“陛下此乃昏招,用血肉滋养虎豹,总有一日伤己。”

“出此计谋者其心可诛!”

老丞相痛心疾首。

可引来的却是女帝的震怒。

“愚蠢不可及的是你们,秦大人有大才,审时度势,运势天下,岂是你们这群鼠目无能者可比。”

“你这老匹夫还敢大骂秦大人,冲撞朕的寝宫,来人,拉下去打八十军棍!”

一声令下,百官色变,苦苦哀求,可女帝心狠如铁,毫无所动。

可怜老丞相年老体弱,打到二十军棍时便已升天。

女帝没有一丝怜悯,反而威吓百官。

“今后再有质疑秦大人者,一律处死。”

“与靖国议和乃国之大计,不得妄议。”

至此百官禁声,再无人敢质疑议和之事。

第二日女帝又任命奸臣为新丞相,一时间奸臣当道,手握重权,整个朝堂肃穆一片,晦暗无光。

我不再多管国事,称病在家,一心就是修炼。

我体内金丹已有雏形,只需再一月就能结丹成型。

同时我根据上一世的记忆,让族人广寻天地间的灵地,找到了一处后便开始举族搬迁。

上一世因我九族被诛,这一世我绝不让悲剧重演。

表面上我依旧表现得如同凡人,清静无为,和光同尘。

一日与女帝在郊外相遇。

因无百官进谏,女帝最近肆意猖狂,她带着奸臣游猎,声势浩大,毁坏庄稼无数,害苦了周围的百姓。

见我时毫不掩饰眼中的轻慢。

“岳将军你看看你,这般咸鱼,也是我大宋与靖国议和后,像你这样的将军也就多余了。”

“空费钱粮就是一只米虫。”

我心中涌起怒火,这女帝已是目中无人。

“陛下,虎狼在旁,岂能言军备无用。”

女帝冷哼。

“少来这套,有秦大人的运筹帷幄,朕的江山如铁桶般稳固,你这般军将早该裁撤。”

我无言,之所以留在大宋,全是因为感先帝之恩。

女帝见我不言,更是甚嚣尘上。

“征北大将军,朕就限期一月,你若能挂印,自行解职,朕便不追究你的过错,如若不然,你便是老丞相余党。”

我目光一凝。

“陛下,老丞相仗义执言,何罪之有?

臣忠心为国,又有何错?”

女帝神情冰冷。

“哼!

强词夺理,那老匹夫冲撞了朕,理应死罪,而你有什么罪,难道还不明白?”

我冷言。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女帝无非就是要夺我兵权,我只要手握兵权便是拥兵自重,怀有异心。

她嘴角微微翘起,语气轻薄道。

“征北大将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比那老匹夫强了许多,那朕就看你一月后的表现。”

我带起苦笑,虽然我早已看透女帝,但她这般急迫的收我兵权还是深深的刺痛了我。

我忽然神色威严,振声道。

“可以,既然陛下与我定下一月期限,那我也给陛下一个月的期限。”

“如若陛下悬崖勒马,杀了奸臣,废止与靖国谈和,我便不计前嫌,为陛下挥师北上,收复失地,让陛下做个历史明君。”

我边说,拿手一指奸臣,目光中满是杀意。

女帝脸色顿时变黑,可她却被我的气势所迫,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告辞回府,更是加快了修炼。

同时有密报传来,靖国已经在集结大军,不日就要开拔。

看来这大宋已是在风雨飘渺中。

几日后朝中又有大事发生,户部,兵部,礼部三位尚书大人联合朝中三十二位官员,共同起草文书,逼宫女帝,杀奸臣,停和谈,北伐靖国。

女帝自然不受,还勃然大怒。

“我国与靖国乃是友邦,谁敢乱言皆是死罪,波及九族。”

随后便将三位尚书大人九族尽杀。

一时间菜市口人头滚滚,血流成河,观者无不落泪。

至此朝中再无大臣敢进谏,那奸臣更是飞扬跋扈,任人唯亲,朝中都是他的人马。

女帝现在对奸臣言听计从,昏庸之事不断。

有传言宫内有宫女只因多看了奸臣几眼,便被女帝挖去双眼。

有人背后议论奸臣被割去舌头。

大臣对奸臣说话语气不敬,轻者罢官,重者举家流放。

整个朝堂已经是乌烟瘴气,只留下一群谄谀之徒,天天歌功颂德,朝风糜烂。

一月后,我金丹即将成形,浑身灵气流转,已是脱胎换骨。

族人也在灵地内安下家,一切都是有条不紊。

这时女帝宣我入宫,我深知这是要我放弃兵权。

我早已无心国事,还要这兵权何用,留在大宋也只是回报几分先帝的恩情。

拿起兵符,我坦然入朝。

朝堂上我利落的递上兵符。

“陛下,兵符在此,臣此后将隐居山林,望陛下好自为之。”

说完我欲离开,不想女帝将我拦下。

“岳将军不必急着隐居山野,朕不日就要与秦郎结为夫妻,你就当做个证婚人。”

我冷笑,女帝这招分明就是想要羞辱我。

不过我早就死心,心内毫无波动。

只是先帝与我有恩,看着大宋走到最终也算是一份尽忠职守。

女帝见我迟迟不答话,以为戳中了我的心事,掩不住的欣喜。

“怎么岳将军心中酸楚,因此不愿意留下?”

“也是,明明朕与你有婚约,最后朕却选择了秦将军。”

“岳将军你是否觉得此事不平?”

女帝想要笑我失态,这等龌蹉已是毫无廉耻了。

我冷笑道。

“没有不平,我只是怕不日靖国就要攻打过来,陛下收我兵权可要后悔。”

女帝闻言禁不住的大笑。

“岳将军多虑了,朕已有秦大人,哪里需要你这类无用的莽夫。”

“况且,我国与靖国交好,互通使节,哪有兵戎之事。”

“这些全赖秦大人深谋远虑,运筹帷幄,岂是你这种无能武将可比。”

我无话可说,女帝已经昏聩到如此。

“那就如陛下所愿。”

说罢我便转身走人,可周围忽然冲出数十刀斧手,将我团团围住。

我脸色瞬变。

“陛下这是何意?”

女帝神色轻狂。

“岳将军,你可要牢记朕方才的嘱托,如若你敢离开都城,不告而别,就休怪朕诛杀你的九族。”

女帝已经不顾往日的恩情,对我生死相逼。

我不由的冷笑。

“陛下,就这区区数十人也想拦住微臣?”

我目光欲裂,大喝。

“闪开!”

征战沙场,我无敌与阵前,那股威猛之势此刻爆发,如猛虎啸林,惊得周围刀斧手纷纷后撤。

我迈步往前,径直离开,无一人敢拦我。

“陛下,臣自会参加你的婚宴。”

我留下此话已出皇宫,我本意要离开宋国,可女帝这般对我,那我就笑看她的结局。

几日后,我得到密报靖国大军三十万开拔,猛攻大宋边城南海关。

守关的李将军每日十二封紧急文书发来,请求女帝发兵救援。

然而所有的文书都被奸臣拦下,不仅如此,奸臣还不准街谈巷议前线军情,如若有人违反就杀全族。

都城内所有人禁若寒暄,再也不敢谈论军情。

不过一些知道底细的官僚与富商开始悄悄的离开都城。

同时我结丹成功,全身灵气澎拜,金光护体,实力上足矣一掌劈山开路。

我的相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

飘逸出尘,遗世孤立,一张白净到无垢的脸上充满了清冷的气势,已是不沾半点人间烟火气。

不久传来南海关被破的消息,李将军与十万守军全都战死殉国!

靖国破了雄关,后面一路高歌猛进,不出三日就能杀到都城。

可这时候的都城内依旧歌舞升平,到处纸醉金迷。

女帝现在已经不理朝政,所有的事都让奸臣代劳。

奸臣越发过分,滥杀百官,肆无忌惮!

强征民力,修建豪华行宫,导致数十万百姓惨死。

还横征暴敛,集聚钱财,使得民间卖儿卖女成风,害的无数的家庭妻离子散。

一个好好的大宋就此被他弄的千疮百孔,百姓怨声载道。

女帝与奸臣的婚期也到了,虽然黄历上写着诸事不宜,但整个都城内还是四处掌灯挂彩,热闹的如同过节一样。

这边女帝再次宣我入宫,怕我不去还派了禁军来押送我。

我已金丹大成,根本不惧女帝耍手段,自然答应前往。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30 All rights reserved. 乾坤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