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术:奶团吐泡泡,全家杀疯了江稚鱼江稚鱼小说完结版_免费完整版小说读心术:奶团吐泡泡,全家杀疯了江稚鱼江稚鱼

以江稚鱼江稚鱼为主角的古代言情《读心术:奶团吐泡泡,全家杀疯了》,是由网文大神“百寻一落”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全家读心术 甜宠 团宠 炮灰 穿书 重生 爽文】 江稚鱼死了两次。 第一世穿书,第二世重生。 想改变全家的炮灰命运,奈何全家没脑子拖后腿。 第三世又重生了……死麻了,全家炮灰命,带不动带不动! 干脆躺平摆烂,开开心心活到16岁,然后迎接死亡。 于是小奶团版的江稚鱼就每天吐吐槽,喝喝奶外加吐泡泡,生活幸福美滋滋。 可是美着美着她就觉着不对劲了。 无脑愚孝的爹竟然奋起反抗,不仅拿回财产还成功分家。 爱哭心软的公主娘,撸起袖子爱战斗,和皇帝兄长相亲相爱,皇城中人人巴结。 赌到被断手断脚的大哥不仅戒赌了,还收购所有赌坊,一跃成为皇城首富。 风流多情的二哥斩断红尘闭门读书,新科状元手到擒来,成了最年轻的辅臣。 偏心眼三哥看清渣堂姐妹的本性后,走上宠全家的道路,顺便捞个大将军当当。 至于嚣张跋扈的反派们……全嘎了,一个不剩! 江稚鱼惊呆了:天啦噜,发生什么了,全家竟然逆天改命! 就连她都成了全家的团宠,小脸蛋儿都快被亲坏啦!…

读心术:奶团吐泡泡,全家杀疯了

古代言情《读心术:奶团吐泡泡,全家杀疯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江稚鱼江稚鱼,作者“百寻一落”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当江知尘走进寝屋的时候,正看到帷幔之中这一温馨的场面,在外面受的闷气一瞬间消散了。“辛苦初初”,江知尘走过去拉着周锦初的手,满眼宠溺,之后才低头去看着襁褓中的江稚鱼。江知尘笑着逗了逗,“不愧是我们的女儿,看着就是个有福气的”。江稚鱼面对着多年不见的爹,一张嘴就表演了一个吐泡泡绝技…

免费试读

她阻止了要上前抱孩子的奶娘,“你们退下吧,辛嬷嬷去找些羊乳或牛乳,温好了拿过来”。

辛嬷嬷和奶娘对视一眼,纷纷点头。

江稚鱼则松了口气,感激的贴了贴娘亲,【哇,不愧是娘亲,连我抗拒喝人奶都能感应出来,娘亲真好,娘亲贴贴】。

周锦初心中欢喜,不动声色的贴了贴她娇嫩的小脸蛋儿。

当江知尘走进寝屋的时候,正看到帷幔之中这一温馨的场面,在外面受的闷气一瞬间消散了。

“辛苦初初”,江知尘走过去拉着周锦初的手,满眼宠溺,之后才低头去看着襁褓中的江稚鱼。

江知尘笑着逗了逗,“不愧是我们的女儿,看着就是个有福气的”。

江稚鱼面对着多年不见的爹,一张嘴就表演了一个吐泡泡绝技。

小泡泡噗的一声炸开,口水溅了江知尘一脸。

【唔,爹,抱歉,我不是想喷你口水来着。】,江稚鱼道歉。

江知尘却愣住了,刚才……是谁在说话?

周锦初见江知尘没有动作,脸上表情僵硬,以为他是生气了,便拿出手帕替他擦脸,“女儿不是有意朝你吐口水的,别板着脸,吓到女儿了”。

江知尘啊了一声,反应过来,刚才那声应该是幻听了。

嗯,对,就是幻听了。

江知尘恢复如常,笑着道:“女儿才刚出生,我怎可能生她的气”。

江稚鱼眨了眨眼睛,【可不是嘛,怨种爹什么时候生过别人的气,他都是把气憋在心里自己消化,所以人送外号“江憋气”。】

【咱就不说别的,怨种爹这乳腺是真抗造啊,憋了那么多年的气愣是没有憋出乳腺增生,这找谁说理去?】

周锦初想笑又不解,乳腺是什么?乳腺增生又是什么?

而江知尘听完江稚鱼的心声后,瞪两眼睛跳了起来,真真是一蹦三尺高。

要不是头上有房盖顶着,估计刚才那下就蹿出去了。

“她,她——”,江知尘吓得说话都磕巴了,手指一个劲儿的抖。

周锦初疑惑,“夫君,你怎么了?”。

江稚鱼也看着江知尘,小脸儿上满是疑惑,【怨种爹得帕金森了?不对啊,爹爹身体一向好,从来都不会得病。】

江知尘见周锦初满眼的担心,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太过,放下手慢慢消化他能听到女儿说话这件诡异事情。

正想着,辛嬷嬷端着一小碗牛乳走了进来,一瞬间屋子里奶香四溢。

江稚鱼的小肚子不争气的又“咕咕”两声。

周锦初低下头温柔道:“饿了吧,娘亲这就喂给你吃”。

江稚鱼眨巴眨巴眼睛,张开小嘴等待投喂。

【啊,这幸福的摆烂生活,就让我摆烂到死吧!】

周锦初听不得死字,瞪了下秀气的眉头,在床上拍打三下,小声说了句“童言无忌”。

江稚鱼没看到,沉浸在牛奶的香甜中。

“嗝~”,小半碗的奶,江稚鱼喝饱了,吐出的泡泡都变成了奶泡泡。

周锦初给她擦完嘴才看向一直呆呆的坐在一边的江知尘,“夫君,你今日是怎么了,心不在焉的”。

江知尘慢半拍的啊了一声,到现在他都没搞明白为什么会听到女儿的心声。

是他耳朵出问题了,还是脑子出问题了?

“可是亲戚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周锦初猜测道。

没等江知尘说,江稚鱼打了个饱嗝,小手拍了拍圆滚滚的小肚子。

【这都不用猜,爹爹肯定又受气了呗。送钱去了还被主家嫌弃一顿,说江家派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大爷来是不给他们面子。】

【离开的时候有人给爹爹一张请帖邀约游玩,还挺高兴,结果打开一看约的竟然是二叔,他就是个送信儿的,啧啧,纯纯的花钱找罪受。】

周锦初眼光同情的看向江知尘:呜呜呜,她的夫君好惨!

而江知尘一脸惊恐的看着江稚鱼。

女儿怎么什么都知道!

未卜先知?

神明啊!

江知尘脑袋里的一根弦儿绷住了,感觉自己抓到了重点。

他的目光闪烁着异样的兴奋的光芒,哆哆嗦嗦的挪到床边,“噗通”一声双膝跪地,跪的虔诚。

周锦初:!!!

江稚鱼惊恐的扭动着小身子,想要离开江知尘,同时在心中声嘶力竭的喊着,【啊啊啊!折寿!折寿!爹爹这是连十六岁都不让我活啊!】

【哇啊啊,这还是亲爹吗!】

一听十六这个数字,周锦初浑身瞬间紧绷,想也没想对着江知尘,声音尖锐的喊道:“你起来!”。

进门的银珠动作停顿,看着周锦初满眼的不可思议。

大夫人这一嗓子……真正的崛起?!

*

江稚鱼被辛嬷嬷带下去洗香香,屋子里剩下尴尬的周锦初江知尘还有努力低头减少存在感的银珠。

“我刚才……”,江知尘摸了摸鼻尖,眼神飘忽,“起身猛了,腿软没站住”。

周锦初嗯了一声,“我刚才……嗓子有点儿紧,喊一声,开开嗓儿”。

“啊,哦”,江知尘胡乱点头,尬笑一声,“你,音调挺高”。

周锦初,“……”。

好想找地缝钻进去!

“银珠啊”,周锦初连忙转移话题,“交代你的事儿办的如何?”。

银珠上前一步,干脆利落的说道:“夫人放心,明天辛嬷嬷要带着您的嫁妆单子去见太后娘娘的事儿全府都知道了”。

说着,银珠不知想到什么,噗嗤笑了一声,“夫人你是没看到,现在除了咱们院子,其他的院子全都活动起来了,翻箱倒柜的找东西,而且二夫人出门到现在都没回来呢,指不定是上谁家讨要东西去了”。

周锦初一想到乔秀莲赔着笑脸要东西心里就痛快。

江知尘倒是听得云里雾里,皱眉问道:“你们主仆俩说什么呢?我怎么一句都没听明白”。

周锦初沉了口气,让银珠先出去。

她看着江知尘的脸,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这事儿。

毕竟能听到女儿的心声还有全家惨死这种话听起来太匪夷所思了。

但周锦初还是试着和江知尘交流,她郑重道:“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事情虽然听起来好像不太可能,但我可以保证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江知尘嗯嗯两声,被自家夫人这庄严肃穆的表情弄得挺紧张,“你说,我听着”。

周锦初抿了抿唇,“咱们全家,都死了”。

江知尘,“……”。

那他现在是不是不应该待在屋里,而是在坟里?

小说《读心术:奶团吐泡泡,全家杀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1日 pm10:52
下一篇 2024年2月11日 pm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