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深辰贺馑辰江星妧完结版小说阅读_好看的小说推荐完结星深辰(贺馑辰江星妧)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星深辰》,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憬野,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贺馑辰江星妧。简要概述:江星妧不得已转到h市四中,他们的故事从擦肩而过时就在冥冥之中注定。他们一起演绎着轰轰烈烈的青春,他说“想跟你建立一种让人不用每天惶恐的关系”。他知道她慢热,却说,慢热最是多情。他们也曾一起站在第三视角,去看见社会,分不清谁的人生更惨。他们一群人,疯疯颠颠,大大咧咧,最是真实。他们以为这是永恒,后来她说“妈,你丢了自己,我也把我的男孩弄丢了。”可是少年一直把玫瑰藏于身后,待至玫瑰枯萎,收玫瑰的人也没能出场。…

现代言情《星深辰》,主角分别是贺馑辰江星妧,作者“憬野”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有你,爸爸就有了世界,就是人生的鼎盛时期。”“希望我的妧妧永远被世界爱着,也永远爱世界。”诸类一串串,思绪飘向那个独家回忆。江星妧突然觉得大概一个人不多愁善感的时候,是因为所遇的景色不值得,她所有的多愁善感停留在了15岁,在那一年老天给了她一个似有似无的玩笑,却是那个玩笑,永远的带走了以前的江星妧…

星深辰

在线试读

二月的雪说不上温柔,该说寒风刺骨也算不上,算得上的也不过是连自己在干什么都是一头水雾,尤其像现在这样,穿梭在陌生人群中,模样是看淡世俗,还是前途渺茫……

江星妧漫步于塘别街,这条街大概就是集富贵和欢乐于一身的街,前者江星妧不知道自己合不合格,后者却只能自嘲一声,顺便提醒一下自己,别痴心妄想。

她昨日才来h市,这个城市被称为天堂和地狱的临界点,是白色和金色的故乡,白色是彩色的父亲,自然是垃圾之乡,与其说是穷苦人家的安身处,不如说是避难所,后者便是富贵的象征,塘别左是白色,塘别右是金色,自古右为贵。

一个人的时候江星妧会用自己在昏昏欲睡中学的初中皮毛来联系一下实际。

这雪洁白无瑕,如若世间也这般,大概就不会有现在塘别左在雪中疯狂寻垃圾的大爷,这雪在她的世界里果真是凝华。

大概今晚的雪算得上是伤疤边缘的盐,好在她也不是多愁善感的一份子,倘若h市有99、99%的人是会相信这世间永远春会暖,花会开,江星妧也能顺利的“钻牛角尖”,成功夺取0.01%的概率站在没心没肺的巅峰,至少她现在的认知是如此。

不然三年前的今天,是她命运的一个转折点,对她来说所谓转折点就是从衣食无忧跌入没爹,而且还跑了妈的可怜虫。

“有你,爸爸就有了世界,就是人生的鼎盛时期。”

“希望我的妧妧永远被世界爱着,也永远爱世界。”

诸类一串串,思绪飘向那个独家回忆。

江星妧突然觉得大概一个人不多愁善感的时候,是因为所遇的景色不值得,她所有的多愁善感停留在了15岁,在那一年老天给了她一个似有似无的玩笑,却是那个玩笑,永远的带走了以前的江星妧,也永远带着了她生命里最炽热的坦荡。

所有的美好跟着她父亲英年早逝……

“妧姐,longtimenosee”!思绪断路,好友声音被雪作为介质传来。

“你们怎么来了,还走路不带声,”江星妧抬眸,望向那两个高大身影,头发剪得平整,乍一看就是祖国好花朵,江星妧有点欣慰,她的兄弟终于做人了。

然而下一秒当她没想,那撮被江星妧还没来得及夸完的头发,掉地上了,露出来的是黄色的!用一个词就是精神抖擞,不然为什么都是竖着的!

江星妧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反正她已经见怪不怪了,假期和在校永远都是两个发色,想到他在校还染回了黑色,她莫名欣慰是个什么鬼。

“明明是妧姐你坐了很久的飞机了,才多久没见,你就对我如此……”她还没有飙完自己浮夸的演技。

江星妧就开始打断她“对对,你说的都对”反正她说什么,江星妧对就完了。

关于她们两个的相识,于六年前,这么说来,时间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一晃六年就过去了。

那年孤儿院组织去游乐园玩,江星妧当时跟着一对夫妇,她爸爸答应她如果她考了第一名,全家一起去游乐园玩一次,她从小成绩就挺好,也就不出意外的拿了第一。

其实她期待的从来不是什么游乐园,她期待的不过是别的小孩子每天都可以实现的愿望,她多么希望自己的两只手也能被自己的父母一起牵起。

可能上天觉得她已经长大了,她并不如意,她记得的只有父母的争吵不休,然后她自己一个人,低着头,向前方走去,那时候的自己还想,她又闯祸了,如果不是她硬要出来,可能也不会发生这种她早已习惯的争吵了,至少在外面不会,因为她知道其实她父母都是极其爱面子的,他们绝对不会在外面就露出他们的感情不和。

当时大家挤在一起,身上难免有摩擦,江星妧原本是想坐到边上去,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完成的争吵。

好像被什么人撞了一下,江星妧身上的那个手链便不动声色的躺在了地上,她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一只很瘦的小手便抢在她的意识前覆在项链上,江星妧的第一反应是“完了,项链要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抢走了”她刚想着要不要冲出去时,一双皮鞋率先踩在了那只小手上。

小手变得微红,委屈的带上一层脚印,几秒后那人才反应过来,一脸慌张的看向四周,确定没有太多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后,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江星妧在短短几秒内见证了一个带着啤酒肚的中年男子从满脸歉意变得惊慌失措,最后却不以为然,甚至脸上还看着“哪儿来的野狗,吓死老子了,”的全过程,原因无他,因为沈汐微身上是永远也脱不掉的孤儿服。

“你不仅没爹没妈!还没眼吗?”上了年纪的大叔,脾气就是这么爆,而沈汐微却只会用那双干净到不掺杂任何杂质的眼睛望着他,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解释,却还是没有开口,有些人注定要忍气吞声,有些事注定永远不被世俗所知。

“向她道歉,”随声而来的是一根冰激凌被结实打在了未来得及抬头的大叔身上,大叔皱眉,脸上明显写着不悦。

“谁tm砸的老子,”他想都没有想,直接就脱口而出了。

但是他又发现不对劲,这个女孩穿的怎么不一样,而且一看身上,价值不菲,脸上又一次出现慌张,不过对着一个孩子,他又变得不屑起来。

江星妧有点心疼,毕竟吃一次冰激凌着实不易,而沈汐微更是可惜的想哭,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一次冰淇淋,然而现在就这样就这样融化了!

后续的故事是沈汐微被父亲好友沈凡收养,沈凡和妻子的感情一直是一面别人家的旗,即使沈母最后因为一次流产,落得个终身不育的下场,沈父对她仍然恩爱有加……

一次偶然的机会,江星妧听到他们要收养孩子,就满心欢喜的推荐了沈汐微,一开始大人们并不当回事,还是江星妧死缠烂打才答应去看的。

此后沈汐微的故事都是与公主演绎。

而另外两个少年,无异于中二少年,都是一个小区的,他们的关系曾被人比作过钢筋,是别人羡慕不来的F4。

不过也不能太绝对,毕竟陆盛和沈汐微在见到江星妧之前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战争,史称“夺食之战。”

沈汐微沉浸在见到妧姐的过度兴奋中,而不知哪来的一张嘴,在沈汐微的冰激凌上留下了整齐的牙印,嗯!整齐!整齐个头啊!

沈汐微也是服了自己了,竟然还欣赏起了整齐的牙印!于是二话没说,紧握冰棍往陆盛脸上打招呼……

最后是燕㤘响亮一声,“妧姐”两人才狼狈离场,还有点依依不舍的意味在里边。

不然沈汐微的头发怎么会钩到陆盛纽扣上去的,而俩人打的“头破流血”时只有“妧姐”才能剪掉那根生死线。

黄头发自然是陆盛,燕㤘很懒,他虽然不排斥这些东西,但是也绝对不会花时间去做这些,两个人除了自恋,好像也找不出什么共同点了,偏偏还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

江星妧爸爸刚去世那年,她整个人特别颓,不该干的事情她好像干了挺多,当时陆盛和她可能脑子又抽筋了,跑去学散打了,负责教她的是一个刚刚工作的体育老师,他只有在假期的时候才整活,所以他们也真的学了两个月。

当时他们一进来,时浪还以为两个小姑娘是陪着另外两个男生来的,江星妧后来的狠劲证明他的猜想是错误的。

小姑娘一看长得清秀,那双眼睛对着你,虽然她什么也没有说,但是那双眸子里藏的是万丈深渊,不哭不闹的,让人心疼万分。

江星妧狠起来,谁都不认,有时候还会闭着眼睛打完不管输赢,她都会一个人坐在那个光照进来的窗下,长久的沉默,然后又一言不发的走出门,当时的时浪并没反应过来,毕竟在世人的记忆里,这样的女孩应该是被小心呵护着的,而不是那个该在肆意的年纪里沉默的存在。

燕㤘对待陌生人永远都是脾气,难怪名㤘,不折不扣。

四人有说有笑,在路灯的照射下,由于光的沿直线传播,他们的影子不透明、是深黑、是并排,在地上可以看到陆盛的影子手舞足蹈,燕㤘则两手插裤兜,君子动脚不动手,他时不时用脚踢一下陆盛,而陆成被踢得要下跪才勉强站起,用手不轻不重按一下燕㤘的头。

“你们寒假作业抄完了?”正在大家不亦乐乎时,他们的神,妧姐突然一盆冷水泼下。

燕㤘的表情僵硬了,于是笑道:“不是妧姐,你什么情况?这么不信任三年来的感情,三年,我有几个三年能陪你们……”朋友多的一个特点大概就是大家都拥有浮夸的演技。

江星妧对待她们,说话从来不经过大脑思考,面无表情道“那我要不要去当个医生,让你多活几年”。

燕㤘想了一下,感觉冷意爬上了他的脑和脊髓,神经系统都出现了问题,连忙说道“那我还是少活几年算了,至少还能留个全尸。”

江星妧轻笑出声“出息。”

“也不知道谁花了四位数在网上找了几个代写,作业最后还被寄错了位置,我只承认你期末和半期动笔了,”沈汐微继续麻木不仁的跟着妧姐补刀,嘴里还咬着一根棒棒糖,跟她的穿搭却没有一点违和感。

燕㤘表情有点古怪,说起这个,他脸微微泛红了,可是世间有个词—事与愿违。

陆盛还不忘补刀,“要不是他在两大巨头考试中连居班级第一,那零花钱,妧姐,你老人家不知,初三时,他在考场上睡了过去,连我都知道的高锰酸钾制取氧气,他不会写,他当时写的是H₂O电解成H₂和O₂,他连发生装置都不会看……”

“还有,语文作文写的是啥,是感觉一些爬行动物在艰难爬谷,深深浅浅的,还写的什么‘我在,你们只争第二吧’‘我这么浪费二氧化碳是为了零花钱’物理就别说了,连个欧姆定律都不会,写成R=UI,电路图画的过山车一样,人家题问为什么灯泡不发光,他填的‘技术人员不行’”。

“行了,那你呢?”看这架势是天亮都不够他说,问题是陆盛平时肯定说不出那么多的内容,今天仅仅只是因为他要嘲笑燕㤘,所以沈汐微也就不耐烦打断道。

然而陆盛的中心思想未到,见妧姐未打断,自然也就继续抒发思想感情。

说话的主旨就是“后来成绩一出来,他零花钱打水漂,是我救济了他,不然,他只能睡街上,”陆盛很有成就感,如果更不要脸点,江星妧觉得他可能会来一句“表达了主人公的善良,对可怜人的同情之情,”而不是表现。

也有可能会凭空出现一些“英俊潇洒宇宙第一帅帅到让人一秒钟去世”好在有一点点良知,有燕㤘和妧姐在,没那么表现。

燕㤘心里了然“这才是你的目的吧,”有个“吧”字,但是语气无比肯定。

陆盛夸张的看向燕㤘“兄弟,你怎么又懂了。”

燕㤘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理他。

人家都说质量守恒,能量守恒,但陆盛的从未不守恒,他的自恋与本身真的有差别,虽然是小区最靓仔,但妧姐觉得自己不会再遇到这样自我沉醉的人了(许多年后,妧姐,打脸真疼)。

不愧是学霸,学霸的技能之一,就是细心,燕㤘也不例外,细心个p,他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冷不热道:“你老人家?”他那眼神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霸道总裁呢,在妧姐与陆大少之间来回带着,带有几分审问,审问吗?他那分明是让人回忆!

是个狠人!

妧姐不计较,那还叫妧姐!

妧姐一个眼神吓得让一中学子远远逃开的陆大少用尽了毕生的智慧,抒发了真挚情感:

“没有!妧姐,beliveme,我是清白的,你美若天仙,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无人能及,一中校花,无法撼动的地位,地震,泥石流、滑玻等自然灾害都是牛毛细雨,是宇宙第一美……”陆大少也是有才华,谁说他不学无术,吊儿郎当的。

另一边,燕少爷已经麻木了,心直想道,怎么考试没见他写个作文上去,这狗腿抱得太称职了,让他生出了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来。

路没能延续至天边,眼看也离自己的住处不远了,江星妧打断道:“吃什么?”

无语到沉默许久的沈汐微终于找回了存在感,她好不容易来一次,当然要暴饮暴食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火锅”这一声称得上震耳欲聋了。

陆大少在爆发边缘,忍住暴打沈汐微头的冲动道:“我鼓膜都快被你震破了”!

“你鼓膜在哪儿”?沈汐微相当的“不耻下问”。

“你生物和物理都没学吗,都要高二的人了,连基础都不会,以后出去别说是我朋友,”陆大少终于可逮到机会以学霸的出场教育一个人了,不错,很有成就感,但这点成就感往往不够,他陆大少就是优秀到让人窒息,于是他试图找更多的成就感:“我脸红,你让燕学霸张嘴,你也别嫌弃,人家也不一定乐意,你就能看到鼓膜了。”

不愧是“学霸”,人还知道鼓膜在头部呢。

说完还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悠哉悠哉的,神情很悠闲。

“哈……哈!,对…对不住啊!兄弟,我没忍住,”燕㤘笑得快要去世,却还不忘解释:“张嘴看鼓膜是你想得出来的,”笑到捂着肚子。

江星妧也跟着笑,越看陆盛越觉得搞笑。

江星妧是带着冷的美,眼睛有点像夜空里的月亮,“月亮算个P,还不配与妧姐眼睛作对比”这一直都是陆大少的矛盾心理。

他们三个其实都明白,江星妧脾气是真的不好,但是很矛盾的一点是江星妧又好像从来不怎么轻易的外露自己的情绪,她有时候把自己的情绪藏起来,外人看不出她的喜怒哀乐,也不会带着情绪去接触任何人,自己慢慢消化,又自己慢慢走出来,就好像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别人都知道那是带刺的,却永远也不知道里面的结构。

“停一下!”他们笑到一半,陆盛表情严肃的双手张开拦住了他们。

“你至于吗?不就是笑了你一下,”沈汐微瞥了他一眼。

然而路盛不像往常一样的怼她,而是转头看向江星妧,“你刚刚是不是笑了,还很大声。”

其他人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表情一言难尽,就差把“你这不是废话吗”写在脸上了。

陆盛摆摆手,表示不在意,“你们还是太年轻了,你才进四中,要表现出一副你很不好惹的样子来,虽然你对陌生人一向这样,但是你可以做得更绝一些,看我怎么做……”陆盛说完之后做出了一些自以为很高冷的样子来,但是对于他们三个却有点搞笑。

第一印象当然重要,虽然学习不是为了谁,但是大家都待在同一个地方,关系自然不能弄得太僵。

“我也觉得,你要忍着今天不说话,要是一开始就表现得太好,他们后面就会理所应当,而且但凡你有一点不对,他们都会觉得大逆不道,就好像你对不起全世界一样的……”沈汐微也说的挺多的。

反正他们大概就是给江星妧灌输一种装高冷的形象,再到后面只要你做回了自己,他们才会觉得原来她也挺好的,反正走到尽头的时候,大家都会只看尽头。

江星妧说不上来,就是心想着“真好啊”至少上天让她遇见了一群不只是关心在一起时的时光,还会关心你以后过得好不好的朋友。

他们成功到达餐厅的时候,已是深夜。

在这种场合,沈汐微就是那个早就脱贫了的百姓,她信手拈来的点这点那。

“你怎么点那么多可爱的小螃蟹,你吃得下去吗?”陆盛撇嘴道。

陆盛头脑简单,四肢也简单,不然,跟一只螃蟹斗智斗勇这么久,最后还败下阵来。

“你也出去别说是我的朋友”江星妧边说边调侃,顺便转了已剥好的一盘转向陆少前。

陆盛受宠若惊,连妧姐原话都未听清,标准敬礼,“遵命,妧姐威武,”江星妧也只能说“朽木不可雕。”

这次换陆盛不悦,他蹙眉道:“不是,妧姐,只要是你,我化作朽木也可雕,”说着还无辜看向大口大口在吃的沈千金和燕学霸……

燕㤘也是给足了他面子,评价道“这马屁拍得地球都要抖一抖。”

陆盛“……”

“我去一下厕所,妧姐你可以陪我去不”沈汐微道。

“走吧”,江星妧早就习惯了沈汐微这上个厕所都要她陪的毛病了。

“我陪你去”陆盛真是什么事都积极到让人窒息,连女生上厕所都陪,啧啧啧!真是绅士。

问题是他跟去就算了,为什么还拉上燕㤘,燕㤘的表情相当无辜的被拉走了。

小说《星深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1日 pm10:52
下一篇 2024年2月11日 pm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