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印之最强打工人权倾朝野方一凡吴碧珠最新全本小说_免费小说阅读三界印之最强打工人权倾朝野(方一凡吴碧珠)

方一凡吴碧珠是《三界印之最强打工人权倾朝野》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蚕豆生南国”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三界印把我带到了另一个世界,并给了我穿行世界的能力,打工人的我,从知县做起,一步步成为权倾朝野的谋国之臣。…

精品穿越重生《三界印之最强打工人权倾朝野》,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方一凡吴碧珠,是作者大神“蚕豆生南国”出品的,简介如下:这才道明原委。浙闽总督余则明的公子,途经吴县驿站,嫌驿丞怠慢,马匹不好,起了冲突。余公子让手下把王驿丞给倒吊了起来,现场闹的不可开交。驿站的人慌了,没有办法…

三界印之最强打工人权倾朝野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两名衙役,手上圈着马僵绳,两手抱拳,对着方一凡躬身行礼道:“可是方县尊当面?”

此时此刻,方一凡其实不太想承认自己县太爷的身份。

刚杀完人,他的心境还没有那么平和。

可两名衙役,都找到这儿来了,肯定是碰着什么大麻烦。

自己这还没有上任呢,就这么急着找过来,必是难题。

方一凡感觉自己的脑子,突然很好用了。

以前自己的脑子可没有这么好用,反应问题也没有这么快。

想必是整合了两个人的脑力,才会有这样的灵光。

方一凡朝两名衙役看了看,心知:不承认自己的身份,当然是不现实的。

这,有麻烦,就有麻烦吧。

谁怕?

方一凡便回礼道:“正是!不知两位?”

见找对了人,两人齐齐又是一礼。

这才道明原委。

浙闽总督余则明的公子,途经吴县驿站,嫌驿丞怠慢,马匹不好,起了冲突。

余公子让手下把王驿丞给倒吊了起来,现场闹的不可开交。

驿站的人慌了,没有办法。

可偏偏,原县令,急着高就,已经离县,并没有在任上。

左右无法,恰有人想到,新县令,方县令,限令便在今明两日到县。

恐怕已经走到左近。

便派了马进和李武,快马前来,试试看,能否迎到他这个新县令。

没想到,巧了。

先在小镇中碰到新县令的家人,随后沿路寻来。

还真让马进和李武这两人,碰着的方县令了。

现在,既然已经把事情说清楚了,两人便静候新县令吩咐。

方一凡看见马进和李武两人,静静地等候自己的吩咐。

便很淡然地摆手道:“不慌,本县自有主张!”

其实,方一凡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心中也是有点发慌。

可就算如此,方一凡怎么肯在自己未来的手下露怯。

便留马进与福伯等分作一路,先去镇子上与其他家丁汇合,再慢慢往吴县而去。

方一凡与李武,分作一路,快马绕过小镇,直往吴城驿。

交待一番之后,方一凡便与李武打马快行,不止一刻,才到吴城驿。

吴城驿就在吴县城外五里。

官道在吴城驿左近分叉,一边通往吴县,一边通往善县。

两人快马来到之时,一大堆人正围在驿站边上看热闹,竟然有种人山人海的感觉。

方一凡远远看到一堆人,心中有些欣喜。

正愁没法验证如何增加三界印的灵力,似乎眼前,就是一个机会。

利民之事?

不知道惩治蛮横的公子哥,算不算利民之事。

想来应该算,杀贼都算,对付这种衙内,肯定也是大快人心的。

李武甩了个响鞭,大声喊道:“都让让,县太爷到!”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后看,并且很自觉的让出一条通道来。

一匹白马由远及近,缓缓减速。一名翩翩公子微扯缰绳,骑着白马,缓缓从人群中间穿过。

只见这公子生的面如冠玉,星眸如电,当真是光彩照人。

偏又身长体削,衣带飘展,看上去,自有一股仙风道骨,气度不凡。

大家伙,齐齐在心里,为这位翩翩佳公子点了个赞。

方一凡骑马穿过人群后,目光很快就看到驿站中,一名男子被倒吊在树上,脸色已经发白。

显然,已经吊了有些时候了。

方一凡心中暗恨:些许杂事,就对人如此糟贱,可见嚣张跋扈至极。

不过,浙闽总督余则明,从官职上来说,是他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

和自己的品阶差了四五级。

那是真正的封壃大吏。

如果,明着收拾这位余公子,自己一准是要吃亏的。

蛮干,肯定也不行。

必须得用巧力才行。

换了以前,方一凡可能还没有什么底气。

可是现在,两个人大脑融合之后的脑力,加上自己做为一个现代人的见识,再加上异宝加身。

方一凡,底气十足。

他自信,再麻烦的事情,只要他想,就一定可以解决。

区区一个总督的公子,怎么可能让他退缩?

就算不为了灵力,方一凡也怕什么总督。

大不了辞官不做,还想怎么着?

难不成,还能要了自己的性命不成?

笑话,谁敢?

谁敢,谁就来试试!

方一凡定住神,压住火气,缓缓下马。

早有一名黑脸男子从门内迎了出来道:“可是方县尊当面?小人陈平,忝为吴县典史。”

方一凡近前一步,微微拱手,以为还礼。

直接一指驿站之内倒吊之人道:“陈典史,那倒吊之人,可是本县的驿丞?”

陈典史道:“正是!”

方一凡怒道:“胡闹,快把人放下来!”

陈平一愣,连忙应了,带着衙役上前去松绑。

可那树下,有两名余家豪奴守着,不许有人接近。

两边人马,僵立当场。

衙役不敢上前,便都拿眼来看着方一凡。

方一凡已然走到驿馆院内,见状骂道:“

大胆狂徒,竟敢阻扰公差!律法有言,阻拦公差者,打死勿论。

陈典史!再有阻拦,一律打杀。”

陈典史听到方一凡的喝令,再不迟疑,与五六名衙役一齐围了上去。

那两名豪仆见衙役动了真格的,不敢硬抗,便自退却了。

王驿丞这才被一众衙役给放了下来。

这边忙着松绑,驿站屋内却走出一人,指手划脚地喝问道:“好大的狗胆,老子让绑的人,谁敢私放!”

陈典史走到方一凡的近前,小声道:“这人便是余总督的公子。

嫌我们接待不周,供应的马匹不好,又骂又打,不给活路。”

余公子见没人应他,便对身前的人骂道:“

你们的胆子让狗给吃了吗?怕什么怕?

天蹋下来,自有本公子给你们挡着。

去,给老子把人再绑起来。

我倒是要看看,谁敢还手。

谁敢还手,就给老子打。

打死打伤都不用怕,无非就是赔点汤药费。

本公子根本不在乎。

敢跟老子过不去,你们得称量称量自己,够不够格。”

余公子必然是听到动静,知道本县的知县来到了的。

可是,余公子只当不知。

余公子是傻吗?知道知县到场了,他还要蛮横无礼?

他不仅不傻,反而还很高明。

为什么?

因为,他不怕。

他不仅不怕,还想要压知县一头。

他要让方一凡,先给他服软,这样才好拿捏。

如果换一个软弱点知县,余公子这一套,很好用。

浙闽总督啊,统管着浙江,福建,江西,那可是好大的一座山头。

寻常一个知府,见了他余公子的面,都要陪着笑脸,曲意巴结。

何况小小的一个知县。

官场上混,是要有眼力劲的。

余公子可不认为知县,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反倒是,余公子觉得,给知县一个巴结自己的机会,才是这个知县几辈子才能修得到的福气。

可是,余公子今天算是踢到了铁板上了。

偏偏他今天碰着的,不是一个普通的知县。

就不提方一凡现在的这些底气。

只拿方一凡本身来说,方一凡也不是一个服软的性子。

想当年,方一凡老妈拿着扫把追他两条街,方一凡都没服过软。

你余公子算哪根葱?

想拿捏他方一凡,门都没有。

不过,话往回说。

方一凡可以天不怕地不怕。

可是陈典史这帮人,怕。

他们可不像方一凡这么有底气。

他们这些人,土生土长,拖家带口,受家世拖累,不可能有方一凡这么光棍,毫无顾忌。

要不然,方一凡没来之前,他们也不会坐视自己的同僚,被人一直倒吊在树上。

这还不是因为怕嘛。

方一凡情知,靠自己一个人硬来,肯定没戏。

这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还能把这帮人,全都杀光不成?

还是得想个招,才成。

方一凡目光飘移,很快看到驿站里头,堆着的大大小小几十口箱子。

箱子上贴着总督衙门的封条。

这些箱子,想必就是这位余大公子的。

眨巴眨巴眼,方一凡不由计上心头。

小说《三界印之最强打工人权倾朝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1日 pm10:47
下一篇 2024年2月11日 pm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