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夜与剩饭夜与剩饭)全文免费小说_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夜与剩饭夜与剩饭

热门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夜与剩饭夜与剩饭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夜与剩饭”,喜欢悬疑惊悚文的网友闭眼入:我是一个坏人,年纪轻轻就跟了缅北老大,杀人放火卖粉末,我什么都敢干。就在我拼上了二把手的位置时,竟被人暗算,成了刀下亡魂。给我尸检的女人,说这是我的报应。送我过来的小警察,说我是重要线索。就连缉毒老大也说我……她:“被五马分尸吗?真是罪有应得!”我:“你知道什么!”只可惜,没人能听到我的声音了,或许,我真的应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可就在我以为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一些线索竟然揭开了我尘封已久的秘密,其实我是………

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夜与剩饭”,主要人物有夜与剩饭夜与剩饭,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当她的手触及到那冰冷的钢管时,看到那截焦黑炭化的手臂时,她的泪再一次决堤了。“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子啊,是不是偷偷下厨房练习厨艺了?”她故意用一种半开玩笑的语气说话,但并没能把谁逗笑,反而是哭的更厉害了。“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呜呜呜……你连烫一下都会哭爹喊娘的家伙,怎么受得住这个?”记忆中的画面再…

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呵,这妮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会聊天啊。

她捧着我那布满刀痕,四分五裂的脑袋,认真的用缝合线尝试修复缝合。

但是皮肉都已经烂了啊,她刚缝好一块又裂开一块,最后差点把自己整崩溃了,只能叹息着放弃。

她摘下手套,手指轻抚过我的身体,每碰到一处伤疤或者於痕时,都会触电般让她颤抖一下。

当她的手触及到那冰冷的钢管时,看到那截焦黑炭化的手臂时,她的泪再一次决堤了。

“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子啊,是不是偷偷下厨房练习厨艺了?”

她故意用一种半开玩笑的语气说话,但并没能把谁逗笑,反而是哭的更厉害了。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呜呜呜……你连烫一下都会哭爹喊娘的家伙,怎么受得住这个?”

记忆中的画面再次浮现。

我坐在餐桌上大快朵颐,楚欣则是做了好几个菜,都推到我面前,托腮看着我被噎了好几次。

她一边笑骂着一边给我倒水,“魏和你找的什么工作啊?怎么变得又黑又瘦,每次吃饭都跟饿死鬼似的?”

……

随着尸体的逐渐解冻,开始不断有血水从尸体里淌下,她不厌其烦的为我擦拭着身体,但面对只剩森森白骨的大腿,她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我忽然觉得好笑,一向胆量过人的楚欣,常年接触死人的法医,居然也会怕尸体?

终于,她鼓起勇气看了过来,但一秒后,她竟然开始剧烈的呕吐起来。

“郑队虽然没跟我说,但我知道,那是动物撕咬留下的痕迹,五条……不,至少十条大型犬类才能吃得……呕!”

她吐得翻江倒海,几乎要把胆汁都吐出来一般。

我眼前再次闪过一些画面,如同跑马灯般带着迷幻的色彩。

画面中是我跟楚欣最后一次约会。

严格意义上也算不上是什么约会,其实就是两个人一起去公园遛狗。

虽然那时我俩都已经确认了关系,但是楚欣十分保守,最多只让拉拉手,连接吻都不行。

我那天鼓足了勇气,抱住楚欣就是一顿猛亲,她直接被我吓蒙了,但他家的大黄急了。

愣是追着我跑了两条街才罢休。

我这人真的很怕狗啊,当时都吓哭了。

楚欣还笑话我胆小鬼,但我觉得太他妈值了。

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悔,我当时怎么没多亲几口。

再后来我就去执行卧底任务了,为了获得老大坤哥的信任,我一直都认真扮演着一个十恶不赦的毒贩子形象。

我跟着坤哥前往缅甸工厂进货,带着小弟们跟其他势力火拼,入境后也时常出入夜店酒吧等黑市交易场所。

有一次在酒吧,我们刚灭了一股当地势力,楚欣不知道怎么就找了过来,劈头盖脸就骂我毒贩子不得好死。

当时周围的几个兄弟身上都带着家伙,随时都可能冲上去杀人灭口。

我慌了,一咬牙就抽了楚欣一个嘴巴,她似乎也完全没料到我会打她,直接被打翻在地,脸也被酒瓶割破了。

我当时都要心疼死了。

但还是装作一脸不在意的啐了一口,“贱女人,你肚子里的还不知道是谁的贱种,再来缠着老子直接做了你!”

道上规矩,怀孕的女人最好不要杀。

所以我才故意这么说,但是却把楚欣伤透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当面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1日 am10:47
下一篇 2024年2月11日 am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