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满身反骨:哥哥们欲宠不能(月浅程明德)热门小说完结_完结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真千金满身反骨:哥哥们欲宠不能月浅程明德

霸道总裁《真千金满身反骨:哥哥们欲宠不能》,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霸道总裁,代表人物分别是月浅程明德,作者“秋蛩鸣四野”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十八年前的意外让两个孩子调换身世,哥哥们却为假千金来针对月浅。数月后……月浅:“没有关系的,我不要哥哥也可以。”哥哥们含泪哭诉:妹啊,你且来疼爱疼爱哥哥们吧!某人:哥哥们算什么,钱我多的是,脸我也够帅。以后我唯你命是从,尽情疼爱我吧浅神!!哥哥们异口同声:“不准肖想我妹妹!”…

真千金满身反骨:哥哥们欲宠不能

完整版霸道总裁《真千金满身反骨:哥哥们欲宠不能》,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月浅程明德,是网络作者“秋蛩鸣四野”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程家其实知道最小的孩子是抱错的也是在不久前。程老爷子程含章半个月前不知怎的,突然倒下了。医院里怎么检查也断不出到底老爷子身体是哪出了问题。什么设备都用了,病人一切指标都正常,器官功能一切良好…

真千金满身反骨:哥哥们欲宠不能 精彩章节试读

程明德则贴心地伸出手揽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

“明德,她就是我们的女儿,错不了。”

苏安见月浅的第一眼,就认定了这是她血脉相连的女儿。

程明德是个谨小慎微的人,但也赞同苏安的话。

程家其实知道最小的孩子是抱错的也是在不久前。

程老爷子程含章半个月前不知怎的,突然倒下了。

医院里怎么检查也断不出到底老爷子身体是哪出了问题。

什么设备都用了,病人一切指标都正常,器官功能一切良好。

可是老爷子就是昏迷不醒。

就在大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病房里来了一个自称是道士的人,嘴里还念念有词。

程明德自然是不信鬼神,认为此人是专门来医院行骗的。

老爷子住在VIP病区,明眼人都知道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他这里已经很乱了,也没精力再和他周旋,程明德当即请人出去。

可这道士却充耳不闻,不顾程明德的话,径直走向老爷子。

说来也奇怪,程明德见他向自家老爷子走去,试图去拦。

他是个常年健身的人,可是居然拦不住一个瘦小的道士。

道士自顾自说:“他是被人下了药。”

随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包,打开,里面是白色的粉末。

程明德来不及阻止,他伸手撬开老爷子的牙关,直接将粉末直接倒进了程含章的嘴里,还拿过桌边的水杯灌了一些水进去。

程明德哪能不心惊!

一个来路不明的道士,道士又不是医生!

且不说是不是真道士,就算老爷子中了毒,这一包白色的粉末也不知道是什么成分,怎么能给老爷子乱喂东西!

程明德正欲去按铃去叫医生赶紧来,却发现床上的老父亲竟真的微微睁开了眼睛。

他看向道士,道士也正一副看怎么样我厉害吧的表情看着他。

程明德:……

老爷子虽说有些虚弱,倒是真的醒了。

为了避免意外,程明德还是叫来了医生。

结果自然和之前一样,一切正常。

为了以防万一,程明德将人留了下来,并让老张好好招待。

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他不会放过这个道士。

如果老爷子确实是康复了,他也必定会重谢他,以恩人之礼待他。

结果将人送到酒店看守起来的第二天,人就不见了,如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任何痕迹地离开了。

程明德的人怎么也想不到他离开的方法。

不过过了几天,老爷子甚至都能自己出门走走了,程明德也放下心来。

看来老爷子是彻底没事了。

一周后,道士又出现了。

这次是直接出现在了程家。

程明德知道他是真的救了自家老爷子,也是真诚待他,将他奉为座上宾。

只是他走进门,就指着程思思说,“你怎么给别人养孩子!”

一时之间,程家人都愣了。

他在说什么?

瘦小道士捋了捋自己的小胡,不紧不慢。

“你真正的孩子在惠春山,下周日凌晨两点半找两个阳气旺的人去接她回来吧。”

等所有人回过神,道士又凭空消失了。

没人看见他是怎么离开的,和上次一样。

程明德见茶几上多了一张纸条,他用来招待道士的茶水也少了半杯。

程家人都围过来看纸条上写着四个龙飞凤舞的毛笔字:好好待她。

纸条右下角还有个小小的落款——莫邪。

待谁?

后来的事情就真如他所说的那样……

程思思不是他们夫妻的孩子。

他们在导航上搜到了惠春山,让两个儿子去找,果然也找到了人。

……

程明德思索片刻,去沙发上拿来刚才苏安给月浅擦头发的毛巾,从上面挑出几根头发,张管家很有眼色,上前接过收好,装入一个干净的封口袋。

“那几个臭小子估计没有亲子鉴定是不会服气的,连夜送去检验,结果应该很快就会出来。”

“如果浅浅真的是我们的孩子,明天我会让大家都回来,把浅浅介绍给大家。如果她不是,我也会认她作干女儿。”

苏安觉得月浅特别合她的眼缘。

程家家大业大,孩子也多,培养一个孩子完全没压力。

月浅见程父程母离开,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一人,双手摊开倒在大床上。

师父出门了,师兄去历练了,小白也好久没见了。

自己从小长在惠春山,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离山最近的小镇,师父也不让她独自出门。

这是月浅第一次独自在惠春山外生活。

简单的洗漱后,月浅躺在如云朵般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很快就乐不思蜀了。

城里的床好舒服!

城里的枕头好松软!

城里的被单好香!

月浅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两圈,把自己包成个茧形,很快就睡着了。

一夜好梦。

梦里有她的惠春山,有在山间奔跑的小白,有晾晒草药的师父和坐在泥炉前煽风点火的师兄。

梦里有很多很多……

月浅一觉睡到自然醒。

她没有赖床的习惯,揉着惺忪睡眼下了床。

苏安给她安排的房间是个套房,房间里更衣室、盥洗室、浴室一应俱全。

衣服、日用品更不用说,房间里还有好多ITO家具,月浅很聪明,研究了下就掌握了使用方法。

月浅洗漱更衣完下楼,就见楼下很多人。

月浅出现,楼下的人目光纷纷聚到她身上。

楼梯下面,人分两拨。

一边站着程明德和苏安,而另一边站着一个女孩,以及程澈、程澄和另外三个没见过的男人。

月浅猜测,这应该是另外三个哥哥。

而他们身边的女孩,穿着白色的碎钻连衣裙,别着钻石发卡,脚踩一双白色的小皮靴。

她脸上化着厚重的妆容,本该精致到头发丝的人,此刻却因为挂着两行泪显得有些一言难尽。

月浅的目光只是微微扫过。

气氛有点古怪。

但她察觉不到。

众人同时也打量着月浅,除了昨晚在场的几人,脸上都是震惊。

楼梯上的月浅因为刚睡醒的原因看起来还有些迷糊。

女孩素面朝天,但脸上却毫无瑕疵,素颜逆天。

小说《真千金满身反骨:哥哥们欲宠不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10日 pm10:47
下一篇 2024年2月10日 pm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