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择仙录姬弃仇姬弃仇免费小说完结_热门的小说百择仙录姬弃仇姬弃仇

奇幻玄幻《百择仙录》是作者“麒麟画甲”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姬弃仇姬弃仇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天地初开,混沌未分,后有古神,以身为引,丈量天地。十方天地,承上天明,域外邪魔,实属天道!少年卷入风波,迷茫地只身入棋局,为己,求生求念求欲而现,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暗中推波助澜,让少年瞧见诸多神仙。王母之念,苍生之托,人心之祸,九死一生!这一切,好似苍生的自诩正道,殊不知,想毁灭众生的,就是眼前举头三尺而悬其上的天道。百毒之蛊,盘骨深种,天下污浊,天道不明,遂演化妖魔,即灭之。“晃晃天明,我等,竟看不见一点光亮,岂曰虽死,但不甘!”音犹在耳,无人应答。…

百择仙录

完整版奇幻玄幻《百择仙录》,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姬弃仇姬弃仇,由作者“麒麟画甲”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强行咽下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看此人将自己孩子体内的灵根抽出,至于杀妻之仇,那便是这天地间,二人只能活一个的局面!姬羽在心中暗记,乾云山骨子洞!众尸道人!姬府之外,三人交手许久,本察觉府内动静的姬清轩想要抛开二人,去探查个清楚,可王天正二人就好似知晓其心思般,即便是吞药恢复伤势,那便也是不肯让姬清轩有片…

百择仙录 免费试读

“柳婆婆,为何要害天伈!那可是你自小看着长大的小姐啊,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也能割舍吗?为何要如此啊!”此刻的姬羽,眼中尽是杀机,即便是照顾天伈长大的柳婆婆!至此,姬羽只是想知道一个原因,也仅仅是想问为什么!

“桀桀桀,谁是那该死的老太婆!本座乃是乾云山,骨子洞,众尸道人是也!当日抓到这该死的老太婆,让她与本座等人好好合作,便可活命,可惜这条忠心耿耿的老狗,居然宁死不屈!如此,那本座也只好将其炼化成一位白毛尸僵了。”戏谑地笑声自“柳婆婆”嘴中传来,堆砌的石砖木屑之下,随即传来了一股强横的力量,仅仅只是爆发的气息,掀飞的碎石之物便将四周之人一一刺伤,毫发无损的柳婆婆抱着孩子走了出来。此刻姬羽的孩子仍旧被其抓在手中,只是谈话间,柳婆婆的气息忽而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更为邪恶的法力,此气息不仅无视了姬府的道阵,还在顷刻间凝聚成了一股来历不明的灰黑的光芒,随即便笼罩了“柳婆婆”二人。

光辉之中,姬羽的孩子突感刺骨的疼痛,一根通体白芒的脊骨缓缓从孩子的躯体之中被吸出,随着姬羽的孩子痛苦哀嚎着,那柳婆婆则是失去神志,傻站光辉之中,就如一棵枯木般静静地等待消散。姬羽怒不可遏的便施法而动,一张张潜藏多年的道符随着法力的驱使飘出乾坤袋之外。下一刻,通体金光大盛的姬羽便如战神降临,环绕的道符旋转而盘踞在体外,化作一颗金色流星的姬羽便以迅雷之速砸向这栋光束。

嘭——

声响之下,光束纹丝不动,而那姬羽则是再度归于原位,可见身上的金光暗淡些许,嘴角之上更是出现了一抹鲜血。强行咽下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看此人将自己孩子体内的灵根抽出,至于杀妻之仇,那便是这天地间,二人只能活一个的局面!姬羽在心中暗记,乾云山骨子洞!众尸道人!

姬府之外,三人交手许久,本察觉府内动静的姬清轩想要抛开二人,去探查个清楚,可王天正二人就好似知晓其心思般,即便是吞药恢复伤势,那便也是不肯让姬清轩有片刻的分神!随着光束彻底消失在姬府之内,在府外激斗的冯龙忽而收到一道传音,知晓此中的消息后,原本那残存的法力更是一力轰出,借此将自己与姬府道阵分开。

“既然姬府主不想我等进入其中一同感受喜悦之情,那我等二人便不再打扰了,就此告退,无需远送!”散去法相的冯龙,抱拳说道。当即转身离去,刚走数步便又停下脚步说道;“我等两家已然结盟,若是姬府主觉得可以以一敌二,那我等两家自然等候姬府主的大驾光临!”说罢,便带着王天正大摇大摆的离开。

消耗大半法力的姬清轩此刻也已经受到了自家长老的传音,此战不仅将自家孙儿的先天道体赔了出去,还害死了自己的儿媳!好一个王家!好一个冯家!心中记下了此大仇,日后若是不报,则枉费了自己的这一身多年的苦修!

···· ····

来到屋前的姬清轩,望见眼前这残破不堪的房门,看见自家的儿子一脸痴醉得握着已经死去的天伈的手,至于自己的孩子,此刻仍旧昏迷在“柳婆婆”的怀抱中,矗立在庭院中的尸体,死而不倒。围着窥望许久的众人,此刻依旧在等待,久久未见府主的态度,这才有一名长老敢上前对自家府主问道;“府主,此后我等该如何?”听见问题,姬清轩叹了一口气后说道“且看羽儿是何想法了。”虽说自己此时正值壮年,但天赋却是已经燃烧殆尽,即便再过数百年,自己也怕是再精进一步了,如此这般悄然而至的预谋,是自己等人所未能预料的,所带来的后果,自己等人也只能咬牙吃下。

姬羽在天伈的身旁一守便是三天,期间不许任何人去触碰自己的夫人,若非炎炎初夏,夫人的尸体开始产生异味,怕是姬羽仍旧不肯醒悟。

次日拂晓,姬府后山之中,青翠古树交相辉映的林间小道中,姬羽抱着夫人的尸体,走入山中尽头。华服凤配,红妆素裹,所行目地,乃是姬府所有族人的安息之处。来至已经死去多年的母亲墓前,悲痛的看了一眼自己曾经最爱的两个女人,随即为夫人与母合葬,再无多言。竖起的石碑更是姬羽以自身之血所刻,两碑贴合此上仅仅留下了;“姬羽之妻天伈之墓”的血红碑文,文字之中暗藏的那股不屈的杀志冲天而去!

完成安葬之后,姬羽来到了姬清轩的书房,对着自己的父亲留下了三个响头与一个名字后,便欲走上复仇之旅,前途一片未知,但姬羽知晓,自己会亲手摘下那人的脑袋以慰籍天伈的在天之灵!姬清轩本想挽留,可姬羽的目光,始终如那寒冬的冰块,再无半点融化的可能。只是 ,在姬羽离去前,姬清轩仍旧忍不住的开口问道;“那你的孩子怎么办?”

“那孩子,虽不是直接害死天伈的凶手,但若不是他的诞生,天伈也便不会遇上如此,此后若是我能活着回来,他依旧是我的孩子,若是无法归来,那便权当没有我这个父亲!”

“如此将这罪名扣在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好吗?”

“如此,我才能狠下心,希望天伈不会怪我,对于他,失去了根骨,便已经丢了修道的可能,身子骨怕也是只能活到而立之年,平平淡淡的当一个凡人,便是我们对于他最后的期盼了。”

“········”

推门而去的姬羽,一走便是十几年,姬府也在此间走向了下坡路,不仅姬府之人备受王冯二家的排挤,就连原本掌控的矿业,也在近几年被两家接连蚕食。

而那孩子,则被姬羽取名,姬弃仇,寓意忘记仇恨,平淡一生。

···· ····

一十三年后,

姬府的一处柴房的偏院之中,一位面容苍白,好似终年喝药为生的小少年,此刻正端坐在一张破旧的桌椅之上,手中拿着四书五经之一的《周易》在那津津有味的看着。此外偏院房中,屋顶破风漏雨,家具茶具老旧不堪,就连大门也是被人踹出了一个残破的大洞。

而此少年,正是被姬府上下之人皆视为丧门星的姬弃仇。

对于从未谋面的父母,姬弃仇自小便在旁人的辱骂之中,知晓了当年之事。虽非己之过,但却己之因,此果便只能自己一一咽下。姬府之人,虽看不起姬弃仇,但总归有个公子的名头,自然也是饿不死姬弃仇。

多年之中,也只有一个丫鬟陪着自己,为自己出门办事做饭。毕竟自己这种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存在,每出去一次便被人打一次,有多少次,自己都是命悬一线的被小茹就回来。对于第二日便有疗伤之药的送来,姬弃仇自然也知道这是自己那从未见过的爷爷送来的。

自己所能待着的地方,便只有屋外这片方寸之地,与姬府共存的槐树,槐树下的枯井,更是姬弃仇自小只能所幻想的小天地了。读着《周易》的姬弃仇突然一阵咳嗽,鲜血止不住的吐出,随着一阵天旋地转,便径直的昏死在了桌前。一直等到小茹的归来,瞧见自家的公子,又一次的昏死过去,干涸的血迹遍布衣角桌面。吓得小茹抛下刚买的菜,便抱起自家公子赶去了府主所在的内院。

沿途本欲刁难姬弃仇的众多嫡系公子小姐,见到姬弃仇这一副快死的样子,那股本欲刁难的心思自然不敢再作多祟了,毕竟在姬府之中,姬清轩曾放话,对于姬弃仇,他的一切自己都不会多管,可若是姬弃仇若是死在某位公子的手中,那么连同他父亲的那一脉也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怀中的姬弃仇,骨瘦如柴,看似是一个少年模样,可抱着他的小茹感觉还不如抱着一捆买来的柴火更重些,直到来到了书房前,门口的守卫先行让小茹等候一二,府主大人正有要事在其中。可事关生死的大事,小茹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抱着姬弃仇左右踱步。望着怀中的眉头紧皱的小脸,本该享受人间美好的一切,可却落得一个这般下场。

“府主大人,小仇他快不行了,还请看在姬羽大人的面子,先为小仇诊治一二啊!”小茹浑然不顾后果,一把跪倒在书房门口,大声的呼喊道。屋内的姬清轩正与自己的两个儿子商谈,姬府的未来,突然听见的姬羽二字,不由的让这位看似中年,实则将近百岁的老人神色忽而落寞。

“此事稍后再议,我先出去一下。”姬清轩大步流星的走出书房,独留两个儿子在房内面面相觑。姬羽的大哥,姬无崖叹息地说道;“也不知二弟这么多年,是生是死,即便为了复仇,也该给家里来一封书信,报个平安啊!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的偏心!”神色狰狞,面带阴嫉的三弟,姬顾欢愤恨的说道。对于父亲自小对于姬羽的偏爱,自己与大哥二人,可谓是从小感受到大,若非大哥不争,这家早该动手了!

小说《百择仙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9日 pm10:53
下一篇 2024年2月9日 pm1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