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小说侠影录之兵锋战决方行千莫云霄_侠影录之兵锋战决方行千莫云霄免费小说完结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侠影录之兵锋战决》,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方行千莫云霄,由大神作者“碎雨清寒”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江湖纷争何时休,烽烟四起祸九州。问鼎中原逐天下,兵锋剑影起干戈。何时扫灭邪魔道,肃清妖雾定乾坤。去奸除恶镇寰宇,笑看日月耀山河!…

侠影录之兵锋战决

小说推荐《侠影录之兵锋战决》,讲述主角方行千莫云霄的爱恨纠葛,作者“碎雨清寒”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众人也是纷纷点头,连连称赞。莫云霄见此,再次抱拳说道:“诸位前辈过誉了。我二人身为九州武林人士,维护武林安危,乃是份内之事。承蒙诸位前辈抬爱,在下夫妻二人,实在是受之有愧!”玄武城城主刀破天见此,却略有厌烦之意,说道:“好了,好了!御魔尊,你向我等发出盟主令,让我等来此,不是为了向我们引见这两人吧…

阅读精彩章节

这日,收到九州会盟主令的天机城,玄武城,卧龙城三大城主,以及云隐门和清虚观两派掌门,齐聚九州会,与御魔尊商讨应对鬼王殿和天心阁之策。

御魔尊见到众人,先是向众人介绍了一番莫云霄和李梦瑶。他指着二人,说道:

“诸位,想必大家都听说过云梦逍遥的大名。此刻,这两位名震江湖的年轻后辈,就在这里。请诸位一见他二人的风采!”

御魔尊说完,莫云霄和李梦瑶便一齐抱拳上前,向在场众人施礼,说道:

“晚辈莫云霄(李梦瑶),见过各位前辈!”

众人见二人英气十足,一身正气,不禁连连称赞。天机城城主南宫昊赞道: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二位年纪轻轻,便于江湖之中声名大噪,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这九州武林,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卧龙城城主诸葛连城也说道:

“南宫城主所言极是,二位武艺超群,内力高深,又能秉持正义,惩恶扬善,真可谓是武林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众人也是纷纷点头,连连称赞。莫云霄见此,再次抱拳说道:

“诸位前辈过誉了。我二人身为九州武林人士,维护武林安危,乃是份内之事。承蒙诸位前辈抬爱,在下夫妻二人,实在是受之有愧!”

玄武城城主刀破天见此,却略有厌烦之意,说道:

“好了,好了!御魔尊,你向我等发出盟主令,让我等来此,不是为了向我们引见这两人吧?”

此语一出,莫云霄和李梦瑶顿时面露尴尬之色,众人也不言语。御魔尊见此,便伸手示意二人退下,并说道:

“刀城主所言极是。我向诸位发出盟主令,自然是有要事相商。还望城主稍安勿躁!”

“哼哼,那就赶紧商讨事宜,不要做些毫不相干之事,浪费大家时间!”

刀破天一脸埋怨,怒气冲冲的说道。南宫昊见此,面带微笑,赶忙说道:

“是啊是啊!盟主既是有事与我等相商,那就赶紧议事吧!”

御魔尊见此,也是苦笑一声,无奈的轻叹一声。其正欲开口之际,刀破天又说道:

“御魔尊,怎么?九州会议事,还需外人旁听吗?”

莫云霄和李梦瑶听闻此言,一脸尴尬的望着御魔尊。御魔尊看了一眼二人,又看了一眼刀破天,不紧不慢的说道:

“怎么,他二人不能在此与我等一起议事吗?刀城主?”

刀破天听后,一脸鄙夷的说道:

“怎么,堂堂九州会,难道还需要两个乳臭未干的后辈,来为我们虚张声势?真是可笑至极!”

御魔尊听后,脸色一沉,面露愠色。他两眼扫视一圈,却见在场其余人,都默不作声,视若无睹。于是御魔尊只好对莫云霄和李梦瑶说道:

“请两位暂且离去,我等要商议要事了!”

莫云霄和李梦瑶听后,点了点头,又向众人抱拳施礼之后,便转身离开了。待二人走后,御魔尊极其不悦的说道:

“刀城主,这下你可满意了?”

刀破天听后,依然是一脸不屑的说道:

“既然无关之人已然离去,那就商议要事吧!”

御魔尊听后,强压怒火,轻叹一声,稍微平复了一下心绪之后,便将这几日所发生的事,一一告诉众人。众人听后,皆是装傻充愣,顾左右而言他,丝毫没有将鬼王殿和天心阁之事,放在心上。御魔尊见此,再难压抑心中怒火,不禁勃然大怒,厉声说道:

“哼,你们皆是九州会统辖之下的各地分会城主,掌管一地武林之事。今日魔宗卷土重来,又有天心阁从中作梗,意图内外夹击,灭掉九州会。我作为盟主,让你们来此商议应对之策。你们却在这里顾左右而言他,毫不在意,是何道理?”

清虚观观主木道人急忙起身说道:

“盟主,清虚观势小力孤,难堪大任。贫道实在是有心无力,还望盟主见谅。不过盟主若有需要清虚观之处,清虚观定当全力以赴,在所不辞!贫道尚有要事在身,先行告辞!”

说罢,木道人便向御魔尊及众人施了一礼,便转身而去了。见木道人离去,云隐门门主云飞云也起身说道:

“盟主,云隐门乃是中原小门小派,承蒙盟主厚爱,让在下前来议事。云隐门定当不负盟主信任,全力相助盟主共抗鬼王殿。在下暂且告退,回去整顿门内事宜,随时听候盟主差遣!”

说罢,也向众人抱拳施礼之后,便转身离去了。御魔尊见二人离去,心中虽是不悦,但他也知晓清虚观和云隐门,确实难堪大任,实力欠缺,所以也不做计较!随后,御魔尊便看向了南宫昊,刀破天和诸葛连城三人。三人见此,则是面面相觑,不发一言。御魔尊见此,厉声说道:

“怎么?你们乃是九州会于各地的分会,执掌北域,江南,南疆武林。难道你们也难堪大任,有心无力?”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之后,刀破天突然拍案而起,指着御魔尊,怒气冲冲的说道:

“御魔尊,你不要在这里狐假虎威,颐指气使。我们虽然名义上还是九州会的分会,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早已是执掌一方武林的独立武盟,早就不是你九州会能驱使的所谓分会了。今日前来,就是想告诉你,我玄武城自今日起,不会再听你九州会的差遣。如此而已,告辞!”

说完,便欲转身离去。御魔尊见此,大喝一声:

“站住!”

听闻此言,刀破天满脸轻蔑的说道:

“怎么,你难道想在此杀了我不成?我刀破天告诉你,你若是不识抬举,我玄武城早晚要取而代之,问鼎中原!”

看着刀破天狂妄自大的样子,御魔尊冷冷一笑,说道:

“如此说来,你是一心想要脱离九州会了?”

“哼哼,玄武城早已一统北域,今非昔比了。今日之玄武城,岂是你九州会能相提并论的?”

随后,又对着南宫昊和诸葛连城说道:

“二位,你们现在也早已是独霸一方,睥睨天下。难道还要坐在这里,忍受他的颐指气使?”

听闻此言,南宫昊和诸葛连城也纷纷起身,准备离去。御魔尊见此,心中杀意生起,愤愤说道:

“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意图分裂九州会!今日,我作为盟主,便留你们不得。”

说完,便双掌起势,跃身而起,向刀破天攻来。刀破天见此,轻蔑冷笑一声,随即聚起掌势,迎战御魔尊。而南宫昊和诸葛连城互视一眼之后,便退至一旁,以坐山观虎斗的态势,看着二人生死相搏,不做任何调解。

御魔尊与刀破天掌风交错,拳脚相向,互拼数招,不相上下。随着二人攻势渐猛,杀意也随之而起。刀破天心想:

“哼,这御魔尊功力也不过如此,那两人又在作壁上观,欲图渔利。我何不就在此处,将御魔尊除掉,再除掉他二人,那么我玄武城便可进取中原,独霸天下。到那时,我再集天下之力,歼灭鬼王殿,也不迟啊!”

想到这里,刀破天内劲再提,掌势愈发猛烈,攻势也愈发凌厉起来。而御魔尊见此,又瞥了一眼旁边的南宫昊和诸葛连城,心想:

“若是这三人联手,我必定难以应付。看来他们也是各怀鬼胎,各有心思。我必须快速拿下刀破天,以免有变,于我不利!”

想到这里,御魔尊也是暗自提劲,聚起强劲掌势,以势不可挡之势,向刀破天攻去。

二人使出浑身解数,各出极招,仍然是难分胜负。二人不禁都在为对方的功力,暗暗称赞。而就在此时,殿外传来一阵大笑之声,说道:

“哈哈哈,不愧是九州会,这自相残杀的本事,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听闻此言,两人的争斗也随之戛然而止。四人都是一脸疑惑,快步来到殿外。只见那黑衣人正立于殿外,双眼眯起,看着御魔尊等人。御魔尊见此,厉声质问道: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九州会?真是胆大妄为!”

听到此言,黑衣人仰头大笑道:

“哈哈哈,盟主宽心。我来此地,别无他求,只为天雷诀而来。只要盟主能将天雷诀交出,我立即离去,绝不为难盟主。”

“什么?你是来索要天雷诀的?你究竟是何人?”

御魔尊不免有些震惊,以为此人是觊觎天雷诀绝学,欲祸害武林。不料那人却又是一阵大笑,说道:

“不错,我来此目的就是为了天雷诀。却不知盟主可愿割舍?”

“哼哼,大胆狂徒,竟敢觊觎武林绝学,究竟有何目的?”

“哈哈哈,盟主此言差矣!区区一个天雷诀,何以称之为武林绝学?只不过此乃兵锋诀之中的雷势篇,我只是想讨回兵锋诀完本而已!”

御魔尊听闻此言,不禁一脸茫然,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黑衣人见此,眼神顿时凌厉起来,以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厉声说道:

“我言已至此,盟主意下如何?天雷诀到底交与不交?”

御魔尊此时,虽然心存疑虑,但丝毫不为所动,义正言辞的说道:

“简直是痴人说梦。天雷诀乃是师尊交予我的,我岂可拱手相让,做出有损师尊威名之事。阁下一身黑衣,黑布蒙面,不以真容示人,举止甚是可疑。若是自此离去,我便不与阁下计较。若是执迷不悟,一意孤行,我身为九州会盟主,定要为九州除掉你!”

那黑衣人闻听此言,不禁发出一声轻蔑笑声,说道:

“好,既然阁下如此冥顽不灵,我也就只好强行夺取了。”

言罢,那人便单掌聚势,向御魔尊猛然攻来。御魔尊见此,双掌聚起雷电之势,凝起强劲之力,随后双掌推出,迎向黑衣人。

然而,就在两人掌势相对之时,随着一股磅礴劲力,四下迸出,御魔尊却被这股劲力震出数步之远。御魔尊踉跄几步,顿感体内气力翻腾,难以平复,随之一口鲜血喷出。令在场众人无不大惊失色,瞠目结舌。

御魔尊见此人功力如此深不可及,心中暗想:

“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功力竟会如此高深莫测。凭他的功力,就算是刀破天,南宫昊,诸葛连城与我联手,也难有胜算!我到底该如何应对?”

那黑衣人见御魔尊已然受伤,便再次说道:

“阁下若是交出天雷诀,我便可饶你不死。倘若阁下依然固执已见,那么我也就只能勉为其难的取下阁下的性命了。阁下之意如何?”

御魔尊虽然伤势在身,却是不屑一笑。他望了一眼刀破天等人,只见三人远远的躲于一旁,作壁上观,丝毫没有出手相助之意。他明白,三人脱离九州会之心,已是昭然若揭,无可挽回。于是,他便冷冷说道:

“哼哼,今日纵使一死,我也绝不会交出秘籍的。”

那黑衣人听后,眼睛微微眯起,露出一股冷冽寒意,说道:

“好,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手下留情。受死吧!”

说完,那人便掌势再起,向御魔尊攻来。御魔尊此刻,已然是难以应付,便连连后撤,想要躲避那人掌势。而那人却是步步紧逼,招招致命。面对如此攻势,御魔尊虽知自己命在旦夕,但却不想束手待毙,只能于闪转腾挪之间,苦苦支撑。

但奈何有伤在身,御魔尊体力难撑,不慎踉跄几下,几乎跌倒。黑衣人见此,趁势聚掌袭来,直逼御魔尊命门。御魔尊见躲闪无望,正欲提起全部劲力,殊死一搏之际。只见两股气劲掠袭而来,将黑衣人这番强劲攻势,尽皆化解。

御魔尊定睛一看,原来是莫云霄和李梦瑶二人。黑衣人见到两人,不禁一声赞叹,道:

“二位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功力,真是世所罕见,令人刮目!不过,当今武林之中,能有如此造诣的后辈,也就是云梦逍遥两人了。二位莫非就是莫云霄,李梦瑶?”

莫云霄见此,一脸正气的说道:

“不错,我二人正是莫云霄,李梦瑶。阁下如此咄咄逼人,妄下杀手,我二人岂可坐视不理!”

黑衣人听后,不禁又是一阵大笑,说道:

“哈哈哈,阁下此言差矣!非是我妄下杀手,只怪御魔尊过于执着,不肯交出我所要的东西。我便只好出此下策,也是实属无奈之举!”

“一派胡言!你招招致命,杀意尽显,还说什么无奈之举,简直是强词夺理。今日,我二人便为九州会除掉你这一祸害!”

李梦瑶气愤难当,随即剑势聚起,向黑衣人攻来。莫云霄见此,也举刀而来。二人刀剑联手,攻守交替,循序渐进,攻势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黑衣人掌势骤起,以退为进,左右格挡,上下翻腾,竟与二人呈相持之势,不落下风。莫云霄见此,随即与李梦瑶互视一眼,二人心意相通,心领神会。随即,李梦瑶剑势凝聚,向黑衣人快速攻来,剑锋直逼其面门。

黑衣人见状,于转身后撤之间,聚起雄浑掌力,正欲拍向李梦瑶之时。却见莫云霄跃身而起,举起刀锋,以雷霆之势,向其砍来。黑衣人随即脚尖轻轻点地,身子便急速向后撤去。同时,将聚起的掌势顺势击向莫云霄。

莫云霄见此,急忙以刀气化解。奈何那人内力过于深厚,莫云霄不敌,竟被击退四五步之远。而就在此时,李梦瑶的剑锋已然逼近。那人随即双脚点地借力之后,便一跃而起,躲开了李梦瑶的剑锋。随后其凌空翻身向下,朝着李梦瑶就是一掌。李梦瑶见此,急忙抽剑横扫。却又被那人掌力击退了六七步。

那人随后立身于三人之前,不禁一番赞叹,道:

“不愧是云梦逍遥,功力果然深厚。”

随后又说道:

“不过,纵使有你二人在此,亦难保御魔尊之性命。我劝二位还是少管闲事,不要枉送性命!”

二人听闻此言,随即握紧了手中刀剑,坚定的立于御魔尊身前,丝毫不退。那人见此,便冷笑一声,说道:

“既然如此,我便送你们一起上路。”

说完,便再聚掌势,欲向三人攻来。而在此时,突然传来一阵阴险妩媚的大笑声,并说道:

“九州会盟主的性命,只能由我鬼母阴姬来取,何人胆敢与我鬼王殿相争!”

刀破天,南宫昊,诸葛连城三人一听,皆是面露惊愕之色。于是三人趁人不备,便各自寻路离去了。而御魔尊三人听到此言之后,也是震惊不已。那黑衣人却是轻蔑一笑,冷冷说道:

“哼哼,区区鬼王殿,也敢在此大放厥词?御魔尊的性命,我势在必得,何人敢拦?”

言罢,那人便聚起掌势,正欲攻向御魔尊等人之时。却感到身后,一股强劲掌力,正向自己袭来,随即大喝一声:

“劈浪神掌!”

便转身向后推掌而出。其掌势正好与鬼母阴姬袭来的掌势相抵,霎时之间劲力迸出,二人被各自震退四五步。

随后,黑衣人轻蔑一笑,说道:

“不愧是鬼母阴姬,功力果然了得。佩服佩服!”

鬼母阴姬听闻此言,妖媚一笑,冷冷说道:

“足下功力,也甚是不凡,本座也是钦佩不已!”

那人听后,不禁发出一阵大笑之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便将御魔尊性命交给你。我只需要其身上的天雷诀秘籍即可。不知鬼母意下如何?”

“哈哈哈,既是如此,便最好不过!”

鬼母阴姬爽朗应下,黑衣人便闪身一旁,伸出手来,说道:

“那就请鬼母自便!”

鬼母阴姬见此,满意一笑,便抬步向前,朝御魔尊等人而来。莫云霄和李梦瑶见此,也是各自提起刀剑,严阵以待!

御魔尊见此,缓缓说道:

“二位,人各有命,我感谢二位仗义相助。不过,这两人功力皆是深不可测,难以抵挡。二位千万不可为了我,白白牺牲性命啊!”

莫云霄听后,义正言辞的说道:

“盟主说哪里话?难道你要让我们见死不救吗?今日纵使不是为了盟主你,我二人身为九州武林人士,也要为武林除掉鬼王殿这个邪魔歪道。”

“正是!盟主,你现在有伤在身,不宜久留,还是赶快离开。此处有我二人抵挡,请速速离去!”

李梦瑶急忙说道。御魔尊见二人心意已决,便不再多言,便寻路而去。鬼母阴姬见此,冷笑一声,说道:

“想跑?哼哼,你走的了吗?”

说完,便聚起掌势,朝御魔尊攻去。莫云霄,李梦瑶见此,刀剑齐聚,迎向鬼母阴姬,与其战至一处。此时,血魇师则率领着血染天下和血染山河二人,正好赶来。鬼母阴姬见血魇师来到,急忙大呼道:

“血魇师,快去追上御魔尊,莫让他跑了。”

血魇师听闻此言,不作迟疑,立刻带着血染天下和血染山河二人,朝御魔尊追去。莫云霄和李梦瑶见此,虽然心急如焚,却难以脱身。只得祈祷御魔尊能安然逃离!

御魔尊强撑伤势,快速向安全之处逃去。而就在此时,两道身影,从其头顶掠过,挡在身前,拦住去路。御魔尊见两人面无表情,一脸杀气,顿感逃生无望。而此时,身后则传来一声:

“御魔尊盟主,前番老朽未能取下方行千的性命,让他侥幸逃脱。此番,老朽倒是想看看,你又如何在老朽手上逃出生天!哈哈哈!”

御魔尊听罢,随即转身望去,愤恨说道:

“就是你们伏击的方行千,令他身受重伤的?”

“正是!若不是莫云霄和李梦瑶二人,他早已与你阴阳两隔了。不过,你现在却是自身难保了!哈哈哈,二位,给我送御魔尊盟主安心上路吧!”

言罢,血染天下和血染山河便向御魔尊一齐攻来。御魔尊见此,忍住伤势,强行抵挡。奈何,未撑住几招,御魔尊便被二人再次击伤,吐血不止。二人见此,便掌势再起,正欲拍向御魔尊命门之际,只听二人身后传来一声:

“烽火连城!”

随即,一股宛如烈火的强劲之力,击中二人后背。二人顿时应声而倒,气绝而亡。御魔尊和血魇师皆是一脸震惊,同时向前望去。却见一人,手执一杆长枪,正缓步而来。

只见那人玉树临风,仪表不俗,眉目俊秀,面如冠玉。手中那杆银色长枪,宛若游龙,与之浑然一体,更添几分英气!

那人来到御魔尊身旁,说道:

“盟主,你没事吧!”

未等御魔尊开口,血魇师却厉声说道:

“小子,你是何人,竟敢插手鬼王殿的事,真是胆大妄为,自寻死路!”

那人听后,却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抬头看向血魇师之后,说道:

“老东西,你的两个手下,已然身死。你若是尚有自知之明,就该速速离去。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血魇师听后,不禁大笑一声,冷冷说道:

“无知后辈,竟敢如此嚣张跋扈。老朽今日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能救走御魔尊!”

言罢,便挥舞手中手杖,向那人攻来。那人随即执起手中长枪,迎向血魇师。二人枪杖互碰,发出阵阵响声,宛若二人此刻心中怒火与杀意,肆意碰撞。

血魇师见那人枪法精妙,内力深厚,心中不禁连连称赞。又见此人攻势凌厉,气势如虹,难以抵挡,只得连连后退,以守待攻。血魇师以退为进,那人步步紧逼,不出片刻,二人便来到了正殿之外。

此时,正与鬼母阴姬对战的莫云霄和李梦瑶二人,也已落入下风。虽有招架之力,却无反攻之机。就在鬼母阴姬欲以极招,直取云梦逍遥二人之际。只听一声惨叫,循声望去,却见血魇师被击飞而来。鬼母阴姬见此,随即扔下云梦逍遥二人,飞身接住了血魇师。

鬼母阴姬见血魇师口呕朱红,受伤至深,急忙问道:

“血魇师,你这是怎么了?”

血魇师气喘吁吁,不能作答。只能尽力抬起右手,指向前方。鬼母阴姬见此,顺势望去,只见那人手执银枪,正露出得意笑脸,看着二人。鬼母阴姬顿时勃然大怒,放开血魇师,走上前来,厉声说道:

“小子,你是何人?”

只见那人不屑一笑,银枪一横,说道:

“听好了,小爷我名叫战天策!来此是为了找人的,不过你们正好遇上小爷了,只能自认倒霉了!”

“战天策?哼,是何许人也!也敢与我鬼王殿作对!”

鬼母阴姬不屑一顾,随即双掌聚势,凝聚强劲内劲,随即一声大喝:

“阴风蚀心掌!”

随即,双掌推出,一股雄浑沛然之力,便向战天策席卷而来。莫云霄和李梦瑶见此,正欲起势抵挡,却被战天策拦下。只见他轻笑一声,随即舞动手中长枪,聚起一股雄浑烈火,随后大喝一声:

“烽火燎原!”

随后,一枪挥出,气贯天地,宛若火龙,将鬼母阴姬的阴风蚀心掌,尽皆化解。鬼母阴姬见此,不禁一脸震惊。血魇师则是撑住伤势,走到其身旁,低声缓缓说道:

“鬼母,此人功力尤在云梦逍遥之上,不可小觑!不如今日暂且作罢,从长计议!”

鬼母阴姬听后,略作思考,便点了点头,说道:

“哼哼,你们几个后辈,果然不是泛泛之辈。今日,御魔尊的性命,本座暂且记下,他日再来取!”

言罢,便带着血魇师飞身而去。而于一旁的黑衣人见到战天策所施展的武学,不禁惊讶不已,口中喃喃说道:

“火势篇!”

随即,走上前来,对着战天策说道:

“这位少侠,内力如此深厚,真是令人为之侧目。不过,我想请教少侠,刚刚所施展的武学,莫非是兵锋诀中的火势篇?”

战天策听到此言,不禁露出一副得意邪笑,说道:

“我今日来此,正是寻你的。西门无恨!”

莫云霄和李梦瑶听闻此言,一脸惊愕。莫云霄连忙上前说道:

“兄台,你所言何意?你说此人乃是武林之中,德高望重的西门堡堡主,西门无恨前辈?”

“正是!西门无恨,你为了练成兵锋诀的武功,可谓是煞费苦心。为了寻找兵锋诀中的风、雷、水、火四篇秘籍,你不惜以残忍手段,灭了藏兵谷和风云庄!我苦苦寻你两年,终于找到你了。今日,你就为藏兵谷和风云庄偿命吧!”

说完,枪势骤起,便欲向其攻去。那黑衣人却大笑道:

“少侠,你我素昧平生,怎可随意污蔑于我?”

“哼哼,西门无恨,你瞒得过别人,却瞒不了我。受死吧!”

随即,枪势骤起,如龙啸九天,贯穿天地,破势而来。黑衣人见此,也凝气聚势,大声说道:

“少侠既然如此咄咄逼人,诬陷于我。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随即双掌推出,一股气吞天下之势,即刻扑向迎面而来的战天策。战天策见此,随即挥舞长枪,搅动天地之气,化为一股强劲之力,迎向那人袭来之势。随即一枪横扫之间,两股气劲强势碰撞,迸发出的强劲直搅的地动山摇,沙石漫天,尘烟阵阵,将众人身影尽皆淹没其中,难以辨认!

待烟尘散去,战天策正欲提枪再上之时,那黑衣人却早已没了踪影。战天策不禁一声叹息,说道:

“咳,又让他跑了!”

莫云霄急忙上前说道:

“兄台,你为何如此笃定,那黑衣人就是西门无恨?你不会认错人了吗?”

战天策听到此言,回头望向莫云霄,轻笑一声,说道:

“你见过西门无恨吗?”

莫云霄摇了摇头,说道:

“在下未曾见过,只是闻听过他的大名,知道此人乃是一位侠义之人,受到武林人士的推崇,甚为钦佩!如此而已。”

战天策听后,便说道:

“你未曾见过西门无恨,只凭道听途说,就认定他一定是侠义之人吗?难道他就不能是一个,沽名钓誉的伪君子,真小人?”

莫云霄一时语塞,略显尴尬。李梦瑶见此,反问道:

“听你之言,你见过西门无恨了?不然,你怎会如此笃定?”

战天策看了一眼李梦瑶,大笑一声,说道:

“我若是没有见过西门无恨此人,又怎会如此肯定,这黑衣人就是他!他那双狡黠冷冽的眼神,我此生也难以忘怀!”

二人见战天策语气之中,带着无比恨意。眼神之中,也充斥着浓浓杀意。顿感震惊,李梦瑶不禁问道:

“公子,难道你与西门无恨有深仇大恨?”

战天策望了一眼二人,微微一笑,却不作言语,收起长枪,便快步离去了。莫云霄和李梦瑶望着战天策的背影,心中疑惑万分。此时,只听身后传来一声:

“此人功力如此高深,枪法独步天下,无可匹敌。却不知是何方神圣?”

二人回头望去,只见御魔尊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战天策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莫云霄随即说道:

“此人名叫战天策,武艺超群,内力深厚。他说来此是为了寻人的,其余便一概不知!”

“哦?来九州会寻人?却不知所寻之人是谁,为何又匆匆离去?”

御魔尊更是疑惑至深,莫云霄便将刚才的事,一一与其说明。御魔尊顿时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说道:

“什么?被武林所推崇备至的西门无恨,难道竟是一个沽名钓誉,心狠手辣的伪君子?”

李梦瑶见此,急忙说道:

“盟主,此不过是战天策一面之词。况且那黑衣人之容貌,我等并未见过。此时,如若妄下断语,岂不是过于武断?”

“是啊,盟主。战天策的一面之词,如何能够听信。现在,鬼王殿才是我等的当务之急。盟主万不可分心啊!”

莫云霄也急忙于一旁提醒。御魔尊听后,轻轻点了点头,说道:

“是啊,现在不仅是鬼王殿和天心阁。还有天机城,玄武城,卧龙城,他们各怀鬼胎,意图脱离九州会而自立。我身为九州会盟主,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说着,御魔尊气愤难当,一脸愠色。莫云霄和李梦瑶见此,互视一眼之后,不禁轻叹一声,不作任何言语。

此时,离开九州会的刀破天,南宫昊和诸葛连城三人心中五味杂陈,皆眉头紧锁,一愁不展。片刻之后,诸葛连城缓缓说道:

“两位,如今九州会面临强敌,我等若是坐视不管,岂不是有违道义?况且,若是魔宗真的卷土重来,难道我等能够置身事外,独善其身?”

南宫昊一脸迟疑,默不作声,只是望着刀破天。刀破天见此,长叹一声,说道:

“诸葛城主言之有理。我们虽然现在已然是统辖一方,各自为政。但我们仍然是九州武林中的一份子,若是不能同仇敌忾,共御外辱,日后还谈什么取九州会而代之,又如何服众?既然如此,我意已决,全力配合九州会,剿灭魔宗。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诸葛连城听后,顿时笑容满面,忧愁尽散,说道:

“刀城主于大义之前,毫无私心,在下佩服佩服!”

刀破天听后,连连摆手,说道:

“诸葛城主过誉了!”

随后,刀破天眼见南宫昊迟迟不作表态,随即说道:

“南宫城主,你的意思呢?”

南宫昊见难以推脱,尴尬一笑,急忙说道:

“刀城主如此顾大局,识大体。在下岂有推脱之理?”

“好,那么我等就各自回去,略作准备。集齐人手,于九州会汇合!”

刀破天爽快的说道,诸葛连城和南宫昊纷纷答应。随后,三人各自拜别之后,便各自离去了。

而另一边,鬼母阴姬带着伤势沉重的血魇师,来到一僻静处,运起内力,为血魇师平复伤势。就在此时,岁清寒与妖灵月,鬼隐无迹三人也正好途经此处。三人见到鬼母阴姬和血魇师,不禁一惊,急忙上前。妖灵月赶忙说道:

“殿主,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会如此?”

鬼母阴姬便向三人将事情经过,详细诉说了一遍。三人听后,也是惊愕不已。随即,岁清寒说道:

“血魇师伤势沉重,此去鬼王殿路途甚远。不如二位暂且前往天心阁,以便血魇师安心养伤,我等也可就此好好商议对策。不知殿主意下如何?”

鬼母阴姬听后,轻叹一声,无奈说道:

“眼下也只好如此了!”

随即,几人便向天心阁而去!

小说《侠影录之兵锋战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9日 pm10:53
下一篇 2024年2月9日 pm1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