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小说那一年,我们十八岁(木子李帅)_那一年,我们十八岁(木子李帅)免费阅读无弹窗

高口碑小说《那一年,我们十八岁》是作者“水波1984”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木子李帅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现代 校园 青春 智商在线 成长 双向奔赴李木子:东北四五线小城的普通女孩,高光时刻是高考考了全市第二,和文科状元差了一分,收到了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陆以时:北京小爷,多重身份。从他爷爷那边算,他算是军三代,从他外公那算,他算官三代,从他爸那算,他算富二代。一个没有人生目标,为了不出国吃西餐,考上清华大学的二代。李木子:身高169,体重110,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皮肤光滑细腻没有青春痘印。身材比例更好,肉都长在该长的地方了,整体颜值中等偏上。陆以时:身高189,体重149,一身腱子肉,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一脸坏坏的笑容,两道浓浓的眉毛,痞帅又慵懒。两个不同阶层的年轻男女,因为一次相遇,产生交集,有了一段缘分,在他们18岁的那一年!…

那一年,我们十八岁

《那一年,我们十八岁》中的人物木子李帅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水波1984”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那一年,我们十八岁》内容概括:哭也好,闹也好,军训进入尾声了,明天是最后的汇演,之后各分队要做文艺演出要才艺表演啊,李木子有点打怵,她表演什么呢,武术,也不太精通,糊弄糊弄普通人还行,在兵哥哥跟前班门弄斧,木子没有这个底气“姐妹们,你们都想好表演什么了?到时候万一抽到了,就得上去表演,要不就尴尬了!”张嘉佳唱歌好听,随便唱一首就行,职业歌手的水平“要是抽到我,我就跳一段民族舞,我手机里有合适的音乐,木子你呢?”苏殊好奇木…

那一年,我们十八岁 阅读最新章节

大学,绕不开的一个话题,就是军训。

军训之前,她们要开班会,认识一下新同学,知道那个是自己的教导员,大学四年,如果有什么事,得知道找谁解决不是吗?

“木子,咱们的教室是四零几了?”之前有个同学通知了,怎么想不起来了。

张嘉佳敲了敲自己的头,感觉自己所有的脑细胞都在高中三年用完殆尽了。现在,记忆力减退了,千万不要啊,还有大学四年呢!

“403,咱们一起走啊?”木子的性格不属于社牛那波也不属于社恐的那波,介于I人和E人之间。

“行啊,苏殊,麦琪,一起?”

张嘉佳算是比较活泼的,张罗着一起去,一个班级又是一个寝室,多大的缘分呢!

“好啊!”温柔的苏殊。

“嗯。”惜字如金的是麦琪。

十八岁,人生最青春靓丽的年纪,无忧无虑的一群人。

四个女孩子,样貌都不俗。

最打眼的是苏殊,江南水乡的温婉,小鸟依人的柔弱美,尤其在身高169的木子身边,从后面看,很是养眼。

张嘉佳是四个女孩子中,颜值最低的,但是她眼里有光,自信又洒脱,一头碎发,很有个性。

麦琪戴着一副眼镜,给人一种书呆子的错误信息,她眼神沉默,有点冷清,又掺杂着一丝骄傲,就是很矛盾,很复杂,感觉很有故事。

四个人到403的时候,已经不少人了,大伙三五成群的聊着,都有自己的小圈子。

刚来报到,几乎是以宿舍为单位的。

她们班多少人不知道,暂时来看,女多男少,男生人少质量还不行,一个个适合当姐妹处。最起码,身高就不过关,目测,没有过一米八的,一脸的青春痘印。

木子四人找了个位置坐好,等着教导员的到来。

“来了,来了,教导员来了!”

一个小个子男生,瘦瘦的,但是挺灵活,感觉他是漂移进来的。

“美女还是帅哥?”

荷尔蒙分泌旺盛的一群人,终于可以明目张胆的谈恋爱了,对异性的关注异常高涨。

“帅哥,很帅的帅哥!”

小个子话音未落,一条大长腿进入众人的视线。

“哇欧!还真是帅哥!”底下不知道谁喊出了声。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教导员白文瀚。”修长的手指,拿着一节白粉笔,在黑板上写下这三个字。

木子在心里歪歪,这个形象可以成为她小说的男配,身高,容貌,穿衣风格,都符合男二的设定。

整个暑假,木子都在写小说,别说,成绩还不错,一个月的稿费够自己吃喝了,想想都美。

“木子,咱们教导员比咱班男生都优质,唉,师生有别,不好下手啊!”张嘉佳小声的在木子耳边叽歪。

“你着什么急,咱班这几棵歪脖树不行,还有整片的森林呢,不行,还有隔壁的清华大学,那可是男多女少的地方。到时候,你可以尽情的选,总有一棵树能入了你的眼!”木子想起自己对男生产生朦胧好感的时候,她妈李女士,带着她去买衣服,说是让她靓丽一些,在那个男孩面前留下不一样的印象。

母女两个人进了一家专卖店,李女士给她选了好几件衣服,让服务员结账,她还说,“妈,还有好多家呢,怎么在第一家就买完了,万一别的家还有更好的呢!”

她妈说:“是这个道理,你现在觉得那小子不错,选定了,那你又怎么知道,后面没有更好的呢?”

木子懂了,她妈这是侧面劝阻她先不要恋爱,还不到时候。

那一刻,木子觉得她可以接受她妈的建议,等着以后去看更好的风景。

这场关于早恋的风波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散了。

后来,木子问她妈,这一招从哪学的?

她妈神秘一笑:“在网上看到的,觉得挺有道理,想着以后你要是有这样的情况了,试一下,好不好使。”

娘俩拎好几个着购物袋,去了喜欢的烧烤店,撸了一顿串。

木子陷在回忆中,都没注意教导员说了什么,讲台上已经有人在演讲了,班干部竞选开始了。

木子对当班干部不感兴趣,就看着其他同学踊跃报名,张嘉佳也上去了,她要竞选文艺委员,还一展歌喉,真好听!木子五音不太全的人都听出来好听了,没跑调。

张嘉佳:谢谢你的评价!

木子:不客气!

最高兴的是遇见了一个老乡,性格绝对外向,往台上一站,“各位同学们好,我是汪雨诗,一听我说话,你们就能猜出我来自哪里。是的,你们没有猜错,我来自大东北。猜猜,我来自东北的哪里?”

这自来熟的语气,真是亲切!

“你说话有口音,而且很明显,那就不是黑龙江的,是不是宇宙的尽头的。”

小个子男生还是一个活跃的,把脱口秀的梗都用上了。

“铁子,你猜对了,我虽然没来自宇宙的尽头,但离得也不远了,盘锦的!”

王诗雨在上面侃侃而谈,牛人啊!

最后,班干部名单出来了,张嘉佳成功出任文艺委员一职,盘锦的汪雨诗出任团支书一职,班长是一个很稳重的男生,其他的职位木子也没留意。

教导员带领男同学搬来了课本还有军训服装,明天开始军训了。

抱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四个女孩子往宿舍走去。

“你们带防晒的吗,军训啊,不得脱层皮啊!”苏殊这话一出,有点失去温柔女孩的滤镜了。

“带了,不带就完蛋了!”

张嘉佳虽然不经常打扮自己,但是关于皮肤的问题,还是很在意的。

回到宿舍放好东西,木子准备去洗漱了,她们一层楼有两个洗漱间,带着淋浴的。

“木子,等我一下,我也去洗漱。”

张嘉佳快速拿着洗漱用品,和木子一起出去了。

“唉,木子,今天的那个汪雨诗也算你的老乡吧?”

“你们在说我吗?”

走在木子她俩身后的汪诗雨突然听见自己的名字,快走两步,赶上两人,拍了一下她们的肩膀。

“哎呀,瓜娃子,吓我一跳!”一着急,方言都出来了。

“不好意思,听到你们提到我,没忍住,过来认识一下。”汪雨诗赶紧道歉。

“没关系,我是张嘉佳,成都的,这是李木子,黑龙江的。”

“李木子,那个,今年的那部电影,那谁演的那个,那个小公爷演的。”汪雨诗想起电影里的一个角色就叫李木子,她都看哭了。

“对,我也看了。”张嘉佳也附和道。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就住你们隔壁,以后常来往。”汪雨诗很擅长社交,没一会,三个人就有说有笑的去洗澡了。

一夜好眠,早上六点起床洗漱,吃早饭,七点在操场集合。

等四个人到了集合地点,人来了一半了。

七点整,一队绿军装迈着整齐的步伐走了过来,这是负责军训的教官。

木子她们分到的教官是个冷面虎,不苟言笑,一上午,都在练队形,走步,一点水都不放。

木子还可以,别人学舞蹈的时候,她在练武术,武力值多少不知道,体力好是一定的。

“解散!”

教官的话一出,众人做鸟兽般散开,木子直奔食堂,这一上午,肚子里没食了,必须补充能量。

“木子,等等我们。”

张嘉佳和汪雨诗从后面追了上来,她俩也饿了。先吃饭,至于一身汗臭味就不管了,吃饱肚子最重要。

苏殊受不了一身汗味,先回宿舍洗澡了。

等吃饱喝足,回到宿舍,三人又一起洗了澡,就各自躺床上睡觉了,下午还得继续军训呢。

这样水深火热的日子过了三天了,木子体力也有点不支了,苏殊都挂水了。晚上,躺在床上,木子有点想家了。拿出手机,给妈妈发个微信。

木子:妈妈,你在干什么,想我了没?

木子妈:闺女,妈也想你了,昨天我和你爸去了你最喜欢的那家烧烤店撸串儿,看着你平时喜欢吃的肉串儿,妈妈干了一瓶啤酒,有点醉,睡到今天早上十点多才醒,看了一下手机,吓了一跳,完了,起晚了,木子上学不得迟到吗?着急忙慌起来穿衣服,突然想起来木子上大学走了,我又躺回床上睡了个回笼觉。

木子看着她妈的信息,扎心了老铁。想闺女不是应该吃不好睡不好吗,怎么还有心情喝啤酒撸肉串。

木子:妈,我这回相信了,你是我亲妈!

木子妈:哈哈……

娘两个你来我往,发了一个中午,直到要集合了,木子才不说了。

木子:妈妈,要去集合了,下次再聊,想你们呦!

木子妈:要擦防晒的,别晒黑了,不行你就装晕吧!这是你爸爸说的,我负责转告!

木子揣好手机,又冲向了操场,再坚持一下,快结束了!

小说《那一年,我们十八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9日 pm10:51
下一篇 2024年2月9日 pm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