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阅读西南风云:黑海沉浮陈永和冬冬_西南风云:黑海沉浮(陈永和冬冬)最新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西南风云:黑海沉浮》是由作者“治愈系的斗啊”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陈永和冬冬,其中内容简介:在我十八岁的时候,遇见了一个人,他带我走上了一条路。有人用满是乌托邦气息的词汇,江湖,来描述这条路。但实际上,真正混来的江湖,应该用当下很滑稽的一句话来形容。‘一路走来,没有朋友,全是教训。’我叫林冬夏,一个吃满教训的人。…

西南风云:黑海沉浮

主角是陈永和冬冬的都市小说《西南风云:黑海沉浮》,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都市小说,作者“治愈系的斗啊”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咦,日妈的,是不是我最近没收拾好这杂种,他今天硬是不信这个邪蛮,还要出门。”巷子两旁的人家,也一个两个探出头,甚至直接端着碗站在门口旁边。嘴角挂着一抹古怪的笑容,一边嗦粉,一边饶有兴致一般看着。我快步上前,陈永和刚才的笑容消失,转而变得凶神恶煞…

西南风云:黑海沉浮 阅读精彩章节

我不知道陈家兄弟有没有看到,我身上的衣服是楚老大给的。

我并不奢求,他们在知道我衣服是楚老大给我的后,会顾忌楚老大的面子,放过我。

我现在的胸口中,有一团火。

这团火必须烧出来。

要么烧出来,烧在陈家兄弟身上,要么就一直憋在我胸口里面,将我自己烧死。

今天我第三次出门,依旧没能走完这条种满柳树的巷子。

陈永和呸得一声吐出嘴里的烟头,对着他两个兄弟夸张的笑道。

“咦,日妈的,是不是我最近没收拾好这杂种,他今天硬是不信这个邪蛮,还要出门。”

巷子两旁的人家,也一个两个探出头,甚至直接端着碗站在门口旁边。

嘴角挂着一抹古怪的笑容,一边嗦粉,一边饶有兴致一般看着。

我快步上前,陈永和刚才的笑容消失,转而变得凶神恶煞。

跟之前两次一样,伸出手就准备拽我的领子。

但这一次,他的手注定拽不到我的袖子。

因为在他手伸出来之前,我一直夹在腋下的斧子,从手中抽了出来。

所有动作,在这个瞬间,都被放慢了无数倍一样。

我能够看到陈永和脸上张狂的表情,还未完全消散,惊恐还未染上他的脸。

以及在他身后,他自己那两兄弟,叼着烟惊愕的嘴脸。

还有旁边,那种那些端着碗的人,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模样。

这一切都清楚落在我眼里,但慢动作只是我的错觉,我挥舞出去的斧头,速度一点也不慢。

我这一斧头,砍在陈永和小臂上。

我们两人面对面站着,我的斧头也是正面去,没有横着砍,所以即便斧头落在他手臂上,也没有吃住力。

斧刃划破他厚重发黑发油发亮的衣服,削开他小臂的皮肉,留下一道瞬间被鲜血填满的沟壑。

这是我第一次见血,但我一点也不惊慌,甚至这猩红的血水,让我有几分畅快。

就跟憋尿一夜的人,终于舍得离开被窝,去释放一般。

陈永和啊得大叫一声,用自己另外一只手,去捂住被窝砍到那只手臂。

但也正因为这样,他只能结结实实的挨我第二斧子。

第二斧子,砍进他肩膀里面,亮着白光的刃口,完全陷进他肉里,只留下漆黑的斧头。

我想应该是天气太冷,我穿的衣服太少,让我的手冻僵了,使不上力气。

加上砍在肩膀,碰到了他下面的骨头,才不能让斧头继续向下,砍得更深一点。

我一脚踹在陈永和肚子上,借着这股力道,将陷进他肉当中的斧头,也给拔了出来。

这一脚将陈永和踹倒在地上,他两个兄弟也在这时候上前来。

其中的老三,还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一样,跟往日一般,对我吆五喝六,指着我鼻子骂道。

“烂杂种,你是想死不是,我问你是不是想死!”

我一把拽住他指着我的手,将他扯过来,拉开敞开的军大衣,将他头捂在其中。

一斧子劈在他胯骨上。

斧头这东西,要大开大合。

高抬手,重落下。

由于我将他拉住,我和他的距离太近,没有多少施展的空间,这一斧头更是没有吃住力,只在他胯骨处留下一道长长的口子。

我接连砍了两人,剩下那个,也就是陈家兄弟中的老大,才反应过来。

撒开腿就跑。

根本没有管自己两个亲兄弟,被我用斧子放翻的场景。

时隔多年后,再回忆起来那年冬天的时候,我无比的感谢陈家老大。

如果当时他不选择跑,而是跟他这两个兄弟一样,赤手空拳的上来,被拿着斧子的我放翻。

他们的生命会在那天终结,而我也相差不远。

因为当时见了血的我,如果不是去追陈家老大,我一定会将被我放翻在地上的人,全给砍死才算完。

陈家老大一溜烟的跑,我再次给了被我捂在怀疑这人一斧头。

由于他拼命的抓绕我,手不停地乱动。

我这一斧头,落在他手腕上。

他手腕与手掌的连接处,本就皮肉薄弱,我一斧头下去,立马伤到了筋骨。

让他的手腕无力垂落,我甩开他时,他捂住自己被砍伤的手腕,卷缩在地上,跟一只大号的虾米一样。

此时已经完全红眼的我,压根没空去管他。

操着斧头,甩开膀子去追已经快跑没影的陈家老大。

“站到,你给老子站到!”

“日你的吗,你给老子站到起。”

被吓坏的陈家老大,哪里还会听我的话,直观撒开了跑。

我之前的衣服被撕烂,除了外面还穿着楚老大才给的军大衣以外,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条裤衩。

跑起来的时候,顾不上捂住大衣。

风吹过来,大衣两边岔开,向后摆动,我就跟没穿衣服一样冷。

但这时候身体上的冷,已经不足以让我感到半点难受。

因为我的血,比什么时候都要热。

压抑在胸口的火,即便是烧了出去,也顺带点燃了我全身的血。

在这种满柳树的两边,如今叫做吃瓜群众,那个年代叫做看西洋景儿的人注视下。

我和陈家老大,一个追,一个跑,穿过了整个镇子。

我身后不停有看热闹的妇人,扯着嗓子大喊:

“杀人了,老天菩萨唉,杀人咯啊。”

“拐了,拐了,林家娃娃要把陈家那三兄弟砍死了。”

(拐了,完蛋了,坏了的意思)

“天菩萨,你们别喊了,快去看看地上那两兄弟啊,要死人了啊,杀人了杀人了。”

身后的喊叫离我越来越远,我已经追着陈老大,来到了镇子中心,一个水塘处。

这个水塘是几个大队修的,刚修好还没几年。

几个大队平时在里面养点鱼,和圈里的牛羊一样,都是大队的财产。

这池塘几乎挡住了整个镇子中心通行的地方,只有几条弯弯绕绕的小路。

也是楚老大和我说,我要是把这军大衣弄丢了,他就安死我的地方。

陈家老大似乎是被我追狠了,想都没想,直接一下跳进这池塘里面。

我在池塘边堪堪停住了脚步,倒不是我追了一路,气已经消了。

是我不会水,我怕跟着追进去,没砍死陈家老大,我自己先淹死在里面。

我把手里的斧头朝着陈家老大扔过去。

“上来,杂种,你家吗的壁,给老子上来。”

斧头并没有杂种陈家老大,反而让他爆发了潜力,在水里游得飞快。

早知道有这个本事,在镇上当什么混混,去参加奥运会好了。

等我绕了一大圈小路,去池塘对面的时候,他已经跑得没影了。

小说《西南风云:黑海沉浮》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2月9日 pm10:50
下一篇 2024年2月9日 pm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