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小说

首页 > 小说资讯 > 完结版小说推荐林清雾陆延生(陆延生陆闻洲)_林清雾陆延生(陆延生陆闻洲)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完结版小说推荐林清雾陆延生(陆延生陆闻洲)_林清雾陆延生(陆延生陆闻洲)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4-05-27 14:42:01

林清雾陆延生

陆延生/ 著 |短篇小说|连载中|1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陆延生”大大原创的以陆延生陆闻洲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林清雾陆延生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林清雾陆延生》,这是“陆延生”写的,人物陆延生陆闻洲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实话实说,这顿饭菜对于早餐来讲,属实有点过于丰盛了。不过林清雾并没有故作矫他在明里暗里看过林清雾很多次,可没有一次是像今天看的这么仔细。林清雾脸很小,皮肤很白,距离这么近她脸上的毛孔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鼻梁很挺,睫毛很长,嘴唇很饱满,上唇中间还有一颗小小的唇珠……陆延生控制不住一点点靠近...
小说试读

两人一起往包厢走,陆延生看着她的侧脸,大概知道她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东西。 林清雾很聪明,对于一些东西很明白适可而止的道理。 不过越是明白,陆延生心里越有些淡淡的失望感。 只有不在乎的,人们才会适可而止。对于重要的,才会努力想要探究对方的所有。 所以…… 他并不重要。 这个认知让陆延生难过。 等坐到包厢内,他们没等多久便陆续有人进来上菜。 实话实说,这顿饭菜对于早餐来讲,属实有点过于丰盛了。 不过林清雾并没有故作矫
他在明里暗里看过林清雾很多次,可没有一次是像今天看的这么仔细。
林清雾脸很小,皮肤很白,距离这么近她脸上的毛孔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鼻梁很挺,睫毛很长,嘴唇很饱满,上唇中间还有一颗小小的唇珠……
陆延生控制不住一点点靠近。
突然,在他根本来不及反应之前,林清雾骤然睁开了眼睛。
两人四目相对,空气一时间变得安静的可怕。
“陆延生,”林清雾眨眨眼,“你想干什么?”
“我…”陆延生有些慌了,不过面上仍不露声色,“你嘴唇有点干,要喝水吗?”
林清雾:“……?”
几分钟后,陆延生端着杯温水走过来递到了林清雾手上。
林清雾端着杯子,小口小口的慢慢喝着,心里却在琢磨陆延生好像变得有点奇怪。
可具体哪里奇怪她又说不太上来。
是她的错觉吗?
林清雾皱着眉,转过头打量着正襟危坐的陆延生。
可看了好一会儿,她还是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算了,她懒得想了,奇不奇怪关她屁事!
林清雾仰头喝完最后一口水,不客气地把杯子放在了陆延生手里。
对面的椅子上秦肆头靠在椅背上睡的正香,就差打呼了。黎里则是乖乖地坐在那里,可明显迷离的眼神还是能看出来,她真的是很困了。
林清雾轻声喊了声黎里,黎里立即从椅子上站起身,着急的问:“怎么了怎么了?要换水了是吗,我去叫护士!”
说着黎里便要朝外跑,林清雾赶紧叫住她:“没有没有!还得一会儿呢。”

黎里呼出口气拍拍胸口:“吓死我了,还以为跑水了呢!”
两人的动静吵醒了秦肆,他打了个哈欠,伸了伸胳膊,不满的吐槽:“这凳子睡的老子腰疼……要我说,怎么就不去开个病床呢,受这罪。”
林清雾冷笑:“那么多需要病床的病人,你当医院你家开的?什么都得先紧着你这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啧……”秦肆冷着脸看着林清雾,“我说你这张嘴就不会好好说话是吧?!我找病床还不是为了你?”
林清雾根本不听他的,冷嗤:“别,我可受不起。”
“你——”
“好了好了!”黎里插在中间,“你俩天生八字不合吧?怎么说不了两句就要吵架!”
“黎里你怕不是真的说对了!”秦肆满脸赞同,“我也觉得我跟她八字不合!”
“既然知道就离我远点。”林清雾翻了个白眼,“免得你倒霉了再来赖我!”
“噗呲——”一旁的陆延生笑出了声。
林清雾转过头,蹙着眉:“陆延生,你怎么这么喜欢笑?!”
“可能我俩八字比较合?”陆延生说的认真,“不然我为什么一见到你就心情好呢。”
明白一切的秦肆听到这话在一旁直起鸡皮疙瘩。
“油嘴滑舌。”林清雾不再搭理他。
她透过窗户看了眼外面的天,又转过头看着黎里,“要不你先回去吧,这几天学校安排不是要排练?”
“那怎么行!”黎里想都不想就要拒绝,“你生病了我怎么可能把你扔在这一个人回去睡觉。”
“我没问题的。”林清雾笑着说,“等我结束天都亮了,你熬一晚上怎么有精力排练,别耽误了正事。”
“就是就是!”秦肆拉着黎里的胳膊劝,“为校争光的事不能耽误,再说了,这里还有陆延生陪着呢,不用你操心!”
黎里有些纠结。
前段时间她耽误太久了,演出近在眼前,她确实需要好好排练,可是这里留雾雾一个人,她又实在不放心……
于是,黎里把目光移到了陆延生身上。
陆延生看出她的意思,立即笑着保证:“放心,我会一直陪着她,寸步不离。”
陆延生的身份
在陆延生的保证下,黎里才不情不愿的同意先回家了,秦肆立即屁颠屁颠地跟上。
医院里只剩下陆延生和林清雾。陆延生转头问她:“怎么样,困不困?”
林清雾确实是很困了,烧还没退,明明是坐着的,她却觉得整个人好像在飘着。
不再勉强,林清雾疲惫的点了点头。
闻言陆延生立即坐近了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这里可以借你靠。”
林清雾坏心思的想讥讽两句,可打量了半天,又实在找不到可以吐槽的地方。
陆延生身材真的很好,肩宽窄腰,不用脱衣服都能知道布料下的身材多能让人流口水。
而且……那肩膀一看就很好睡。
林清雾自己梗了半天,还是无法反驳的慢慢把脑袋靠上去了。
“其实我可以去找间病房的。”陆延生不要脸的笑,“为了你能舒服些,我不介意恃强凌弱一点。”
林清雾哼了声,大概是姿势不对,脑袋还小幅度的蹭了蹭,不听话的发丝跑出来,蹭的陆延生的耳朵有些痒。
“输个液而已,”林清雾闭上了眼睛,慢悠悠说道,“我没那么矫情,就这样吧……”
“林清雾,”陆延生喉结滚了滚,“你还真的是……”
“……嗯?”林清雾声音越来越轻,“我怎么了…”
“你真的是很好。”
不知道多少秒后,陆延生补上了这句话。
而林清雾早已经陷入了梦乡,没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
陆延生安静看着她看了很久很久,连呼吸都不自觉地放轻了很多。
怕她睡梦中疼,陆延生动作轻柔的把控制开关调小了些,又艰难的脱下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第一瓶水快输完的时候,陆延生不愿离开,恰好隔壁陪护也要去叫护士,陆延生就小声拜托他顺便也帮他们叫一下。
帮忙的人了然一笑,走的时候还顺带夸赞一句:“你和你女朋友可真般配。”
陆延生礼貌回笑,说:“谢谢,我也觉得。”
不出所料,等输完液后外面天都快亮了,陆延生摸了摸林清雾的额头,发现烧好像已经退了。
林清雾还很迷糊,头都没抬伸手便给了他一巴掌:“别乱摸。”
陆延生收回手笑笑,俯身问:“饿不饿?”
他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从昨天开始,林清雾就没怎么吃东西,此时她觉得饿的能吃下一头牛。
她也不客气,直接点头,“饿,你要请我吃东西吗?”
眼都睁不太开,就迷迷糊糊张嘴说饿,陆延生被她可爱到了,实在没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他速度非常快,可林清雾还是皱着眉骂了一句:“别他妈瞎摸!”
“……没瞎摸。”陆延生叹口气,“走吧,带你吃东西。”
陆延生开车带着林清雾去了上次他和秦肆来的那家私人会所。
下了车林清雾站在古色古香的四合院门口,呆呆的问:“这里有饭吃吗?”
陆延生笑出了声:“放心,饿不着你,走吧。”
大概是陆延生提前打过招呼,他们刚一走进去便有一位中年男人走了上来,客气的问道:“陆总,想吃点什么?”
石板路上大概是刚泼过水,陆延生自然地扶了下林清雾的背,随意道:“清淡点,有病号。”
“好的,我这就去吩咐。”
中年男人微微点头,又看了林清雾一眼,后退着下去了。
林清雾进来后才发觉这里竟然是个私人会所,整个四合院装饰的古色古香,院里还种着很多稀少花卉,正中央摆着非常大的聚宝盆。
绕过庭院来到走廊,各色垂藤花开的争奇斗艳,走廊另一边假山流水,仿佛真的置身于古代王府之中。
再往前走,进入迎客厅内,桌上的瓷器摆件,墙上挂的字画山水,只需一眼林清雾便辨出全部都是价值连城的真品。
她微微有些惊讶,这私人山庄的老板不光有品位身价也定然很不一般,陆延生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能随时随地进来这里?
不对……
林清雾皱了皱眉,突然想到刚才的中年人称呼陆延生时喊得是“陆总”!
她赫然抬头,陆延生恰好低头,天边第一缕朝阳透过窗檐射进来,刚刚好横在两人之间。
就好像他们在隔着光对视。
“怎么了?”陆延生语气温柔。
“没,没什么……”林清雾移开目光,没有把刚才的猜测问出来。
陆延生是什么身份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跟他既无仇也无怨,不需要他帮什么,她也不会利用他达到什么。
再说了,他们之间的联系并不牢靠,了解的太深或许并没有好处。
林清雾看着他笑了笑:“走吧,我真的饿了。”
“好。”
两人一起往包厢走,陆延生看着她的侧脸,大概知道她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东西。
林清雾很聪明,对于一些东西很明白适可而止的道理。
不过越是明白,陆延生心里越有些淡淡的失望感。
只有不在乎的,人们才会适可而止。对于重要的,才会努力想要探究对方的所有。
所以……
他并不重要。
这个认知让陆延生难过。
等坐到包厢内,他们没等多久便陆续有人进来上菜。
实话实说,这顿饭菜对于早餐来讲,属实有点过于丰盛了。
不过林清雾并没有故作矫情,大方的冲着陆延生笑笑,拿起了筷子:“感谢陆少爷的盛情款待,我要开动了!”
林清雾说饿看来是真的饿急了,从说完开动之后,她的筷子就没停下过,闷着头一直吃个不停,连话都懒得说一句。
看她吃的香,陆延生的胃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30 All rights reserved. 乾坤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