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小说

首页> 现代言情> 江妩楚天逸

江妩楚天逸

  • 分类:现代言情
  • 作者:楚天逸
  • 来源:1
  • 更新时间:2024-06-23 06:21:33

简介:主角楚天逸江妩的现代言情《江妩楚天逸》,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楚天逸”,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现如今,她每日都过得十分充实,这便是她在最后的日子里唯一的开心快乐。江妩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再久再长一些,让楚天逸永远都找不到自己。之后,她便会在这个小山头中的一处,埋葬他的过往,以及一生。这世间不再有什么将军夫人江妩,而是一个小小的村妇,无人提及,无人问津,就这么静静的死去...

第2章

求万物,能对她所念之人好那么一些。 而从前饮酒之人,也希望能在接连不断的梦中,彻底抹去他的身影。 突然,江妩剧烈地咳了起来,她险些摔到在地,而手中的酒液和米糟子尽数洒在了地上,坛子轱辘轱辘滚到一旁。 就像本该流逝,而无法挽回的一些东西。 她捂着嘴,再摊开手时,竟是刺目的猩红。 哪怕是每日进补的药物,也不能再多延长她的生命。 这样平静的日子,只怕过不了多久了。 江妩轻笑出声,卸了力气跪倒在地,呢喃道:“等我死后,我便来陪你们了,可不
如今这些对他又何不是一种惩罚,许是老天怜悯,在她将死之时,还能实现他一个微小的愿望,让她得以于这些孩子生活在一起,不至于这么孤寡难过。
现如今,她每日都过得十分充实,这便是她在最后的日子里唯一的开心快乐。
江妩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再久再长一些,让楚天逸永远都找不到自己。
之后,她便会在这个小山头中的一处,埋葬他的过往,以及一生。
这世间不再有什么将军夫人江妩,而是一个小小的村妇,无人提及,无人问津,就这么静静的死去。
若是这样的愿望实现不了,许是老天和那些为她而死的人,觉得她应该还要再受惩罚。
无尽思念
  
江妩在小木屋中立了几块无名牌位,在她看来,自己的娘,师兄,小若,孩子,都活在心里,立这些牌位,是为了留个念想。
夜晚,她在屋中将摘来的草药整理一番,回忆起柳言墨教给自己的知识,当时自己年幼师兄无奈的笑颜浮现在脑海。
“许是上天怜悯,楚天逸不爱我,所以也将爱他的江妩带走了。”
“师兄,我是不是变了许多?”
从前的她与现今简直辨若两人,也许是大梦一场,才会变得如今的模样。
她的小木屋,那里没有镜子,也看不清自己现在如何。鱻
但比起那一段痛苦的往日,也算是好的。
“只怕我到你们面前时,你们会认不出我来。到那儿时,我要不要梳妆打扮一番,好好的见你们呢?
“娘亲师兄小诺,你们会带着孩子一直看着我吗?”
“我真的好想你们……”
……
江妩夜间总要咳血,要洗的衣物难免变多了。

她总会在清晨,村民们还没出来劳作时,便将那些沾血的衣物拿去清洗。
冰凉的河水,流进她的双手,她抚摸着流水,让她回想到那日在坠入湖中的景象。
她依稀记得,楚天逸将她紧紧拥入怀中,然后将她拖了上去。
那时候的她怨恨楚天逸为什么还要救自己,若她死了,便不会日日受着痛苦的折磨。
可如今,她已决定要活下来,必须要好好的活下去,只是往世界令人烦忧,她想忘,怎么也忘不掉。
江妩每日上山采药,不只是为村民看病,更多的是为自己的身子,从将军府出来,她没有带走什么,就连维持她生命的药,她也没有带走一点。
现在江妩只能靠着山中的草药来减轻自己的痛苦,让自己能活得更久一些。
闲暇时,她便对着牌位倾诉,自己每日发生了什么事,哪家的孩子给她送了一朵花,哪户村民又给她送了一条鱼……这些琐碎之势让她稍微感受到了生命的存在,自己也还是活着的。
她总想着在自己死后,也一定有许多话要对他们说。
自己过往二十多年的记忆不长也不短,但这一生她活着实在是太累了,过得也不丰富精彩,反而遗憾悔恨甚多。
年少时自己总有师兄说,她虽然在江侯府没有姓名,但自己往后一定会与最爱的人游山玩水,走遍天下,一起经历许多许多的事情。
年少时的愿望,如今无法实现,而在山中每日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满足。
回想起过往的一切,曾经楚天逸的山盟海誓,如今给了别人,却成了世间最伤她之物。
她身上的伤无一不是为楚天逸所受的,如今竟她一颗千疮百孔的心都不放过。
江妩望着月光喃喃道:“楚天逸,我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我在最好的年纪将自己交付于你,也因你的背叛负心伤情,伤到不得不死的境地。
如今也只能在死时的那一刻,得到解脱。
她便一直等着这一刻。
回忆往事
  
江妩回想起了遥远的过往。
少年时在江侯府,因自己的性子叛逆,时常惹得江侯爷不快,不像江流莺那般装乖讨巧惹人怜,在府中的日子也就难过了些。
从前她便不在意这些,只想住在那无人前来打扰的小院中,时刻陪伴在生母身边,然而似乎从进入江侯府的那一刻,她便已是身不由己了。
一个不得宠的庶女,在江侯府中什么都不是。
在一次又惹得江侯爷大发雷霆之后,他便将自己送了出去。
也是在那时候,年仅八岁的她,遇见了教她习武的师父和年方十六却早已精通医术的师兄。
那是她年少时最欢快自由的时光,师父和师兄都宠溺着她,从不拘着她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对她事无巨细,倍加关怀。
也正因如此,也保持着一份年少纯真,没有被江侯府中的一切泯灭了心性。
这也许就是她与江流莺最大的不同。
不同的前因后果,竟能将人的结局促成如此大的变化。
如今的叹息,也不知因何而来。
过去的一切让他无比怀念,每当回想起美好的过往,就显得如今更愈加凄凉,他在村落里没有过得不好也过得不是太好,毕竟她始终是孤单一人过往的记忆,人痛苦的记忆,仍在折磨着他,楚天逸江流莺这两人,他一辈子都无法原谅,也永远无法消除对他们两人的恨意,但同时,他最恨的也还是自己人,总会因他的痴心妄想而付出代价,如今,这代价太重重的他每天夜里都无法喘息。
这样的日子,也许在自己死后就会到头了吧?他每日都在等着这一刻到来,希望能够早日解脱,见到自己心心心念念的人,独自一人活在这世上,不管过得如何?都觉得太苦了,他也不敢再有一丝的痴心妄想,只想与自己逝去的亲人团聚。
不知见面时,他们会不会原来自己的过失,还愿不愿意理会自己。
……
前几日,住在附近的一个婶婶拿了一坛酒送她,只因无意间瞥见她屋内供奉着几座无名牌位,怜她没有祭拜之物,所以特地送来。
她的孩儿不能喝酒,小若生前更是喝了一杯就觉脸热,师兄亦是如此。
更不用说,她那苦命的娘亲,从未喝过这样“奢侈”之后,想必也是喝不惯的。
摸着粗糙的瓶身,她低头一笑,掺杂着许多苦涩。
这日深夜,她实在睡不着,一闭上眼睛便是噩梦连连,便在好不容易明朗的月下,开了那坛酒,祭拜天地。
求万物,能对她所念之人好那么一些。
而从前饮酒之人,也希望能在接连不断的梦中,彻底抹去他的身影。
突然,江妩剧烈地咳了起来,她险些摔到在地,而手中的酒液和米糟子尽数洒在了地上,坛子轱辘轱辘滚到一旁。
就像本该流逝,而无法挽回的一些东西。
她捂着嘴,再摊开手时,竟是刺目的猩红。
哪怕是每日进补的药物,也不能再多延长她的生命。
这样平静的日子,只怕过不了多久了。
江妩轻笑出声,卸了力气跪倒在地,呢喃道:“等我死后,我便来陪你们了,可不要怪我,来太迟啊……”
她的怀念带着无比的悔恨,无人能及她心中的痛。
一草一木
  
地牢中,一身黑袍的楚天逸来到了江流莺的面前,冷然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江流莺,你可还记得本将军是谁?”
他强迫江流莺看他,声音低沉。
江流莺从疯癫之中恢复了一丝清明:“将军……将军?将军!是您么?!”
楚天逸却掐住她的脖子,让江流莺无力挣扎。
她悲哀地看着前几月还将她宠上天的男人,不可置信地问:“为……什么……”
苦等了那么久,却换来楚天逸如此对待?
楚天逸冷眼看她:“是妩妩要你这样活着,所以你才能苟活至今,现在妩妩不在了,她连对你的恨都不在意了,所以你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用处。”
他又将刀刃深入,流出更多的血,楚天逸低声道:“这是你欠妩妩的……”
江流莺止不住地口吐鲜血,断断续续地哀声,语气中饱满不甘心:“将军……她是想让我们一同死啊,我到底哪里比不过她……”
江流莺死了,如江妩所愿,楚天逸亲手杀死了她。
现在他要做的事,便是找回江妩。
他要在江妩彻底失去生命之前,找回她,好好照顾她。
不能让自己的夫人流落在外,就算她死,也要死在自己的身边。
如今江流莺死去,江妩在这世界上的恨意应该会少几分。
到时无论江妩对他如何,他都必定会为江妩实现她的愿望。
……
之后楚天逸从未放弃过寻找江妩,他每日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到自己的夫人。
老夫人看他如此偏执也不敢再说些什么,只会偷偷地祈祷让江妩永远都不要回来,否则他们的将军府是真的要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30 All rights reserved. 乾坤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