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小说

首页> 现代言情> 段意涵关兆亭正版强推段意涵关兆亭

段意涵关兆亭正版强推段意涵关兆亭

  • 分类:现代言情
  • 作者:顾京秋
  • 来源:1
  • 更新时间:2024-06-23 06:18:40

简介:现代言情《段意涵关兆亭正版强推段意涵关兆亭》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顾京秋”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顾京秋关兆亭,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屋子里干干净净的,不像是有人住过的痕迹。她为什么要回到这里?究竟出了什么事?顾京秋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这里。他只知道自己现在要马上找到关兆亭。所以顾京秋朝着海岛口的方向拼命地跑去,差点儿连鞋都丢了...

第1章

0 顾京秋又来来回回地在屋子里翻找了一圈,无论他怎么叫怎么喊。 叫爸爸的阿瑾,还有喜欢喊自己阿沉的人,都没有回应他。 屋子里干干净净的,不像是有人住过的痕迹。 她为什么要回到这里? 究竟出了什么事? 顾京秋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这里。 他只知道自己现在要马上找到关兆亭。 所以顾京秋朝着海岛口的方向拼命地跑去,差点儿连鞋都丢了。 路上的人给他敬礼,他都没来得及回应。 “奇怪,少校今天怎么这
“关兆亭,我仔细对比过你考卷上的字迹和那张纸条上的字迹,你没有作弊!”
关兆亭眼睛瞬间酸涩,忍住了快要落下的眼泪。
“谢谢你相信我,谢谢……”
没想到最后,相信自己的人,坚持自己清白的人,竟然是毫无交集的陌生人。
这份恩情,她该如何报答?
出去的时候,关兆亭咬牙问政治部主任。
“能方便问一下,顾京秋他现在在哪里吗?”
“顾少校不在海岛,他带着周芸卉老师出外务了。”
监管的话让关兆亭彻底心死。
顾京秋,在她蒙受冤屈最难过的关头,却带着周芸卉风花雪月。
你把她这个妻子放在什么位置,就算没有怜爱,她也是阿瑾的亲妈!
你好狠的心啊!
海上,轮船上。
顾京秋举着望远镜眺望不远处的情况。
在他身边静候了很久的周芸卉突然开:“顾京秋,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婚?”
顾京秋一怔,眉头紧皱:“我离什么婚?”
周芸卉直接挽住他的臂,语气轻快。
“不是你亲口跟阿瑾说想让我给他当新妈妈吗?”
“再说了你又不喜欢关兆亭,你们这样互相折磨下去对谁都不好。”
顾京秋眉头皱得更紧,冷冷甩开她手。

“周芸卉,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事让你误会了?”
周芸卉表情一僵,强扯一抹笑。
“明明是你说时间很长,我们做什么都来得及啊!”
顾京秋站直了身子严肃开口。
“我是说,你想要三室两进的房子,努力当上资深老师自然来得及。”
他收好了手上的望远镜,义正言辞反驳道。
“我跟关兆亭一直就这么相处,我没觉得不好,我把她当孩子也当我这辈子唯一的妻子。”
话落,顾京秋转身离开。
周芸卉怔愣在原地大受打击,黯淡的眸色晦暗不明。
这边,关兆亭回到了父母的故居。
阿瑾趴在她背上已经睡着了,她仰望着父母的遗像沉默了很久。
“爸,妈,女儿不孝,不能如你们所愿守着顾京秋过一辈子了。”
“你们你们会理解我的吧……”
久久的沉默后,她拎紧了包袱,托起后背的阿瑾打开了房门。
“关兆亭——!”
顾京秋也气喘吁吁地冲了荒芜空荡的院子里。
“阿瑾,关兆亭!”
他里里外外找了一圈,不断地呼喊关兆亭和阿瑾的名字,可都无人回应。
“关兆亭你别躲了,我知道我误会你了,你没有舞弊!”
“你出来,我跟你道歉!”
他一下船就往家里赶,路上别人告诉她关兆亭让政治部的人带走了。
他直接跑去政治部要人,却被告知关兆亭已经走了。
回到家也找不见关兆亭和阿瑾的身影,柜子里娘俩的衣物都不见了!
顾京秋能想到关兆亭会去的地方,只有这里了。
可是现在他把嗓子都喊哑了,也没找见关兆亭。
浑厚的声音引来了隔壁的邻居:“你是兆亭她的顾叔叔吧?”
顾京秋身体一僵:“什么?”
“兆亭的顾叔叔啊。”邻居边说边走近,将兜里的信封掏出来给他。
笑吟吟地开口:“这是兆亭给你的,说是检讨书。”
顾京秋呼吸一紧,连忙接过拆开。
顾叔叔,见字如面。
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是这样叫你的。
现在我深刻向您检讨,千言万语抵不过一句:对不起,我耽误你了。
检讨书后面是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字并让政委盖章了。
顾叔叔,这一次,我不想再重蹈覆辙了。
顾京秋手一颤,手里的信件掉了。
一张签了字盖过手印的离婚协议赫然出现眼前。
隽永清秀的字迹赫然是关兆亭亲手所写——
“本人关兆亭和顾京秋二人因感情不和,现自愿净身出户与之解除婚姻关系。”

顾京秋怔在原地,手上的离婚协议仿佛有千万斤重,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关兆亭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感情不和?
不可能,他们之间怎么会感情不和呢?
为什么,兆亭要选择和自己解除婚姻关系?
明明一直都好好的,突然间这样,顾京秋无法接受
“您知道兆亭去哪里了吗?”顾京秋手足无措地将信和离婚协议揣进兜里。
下意识地朝着已经离开的邻居背影追了过去。
关兆亭消失了,唯一知道关兆亭消息的人,可能就是眼前的人了。
邻居停下,皱了皱眉,冲着顾京秋摇头。
声音苍老却带着一丝无奈。
“那丫头好久没回来了,我跟她连话都没说了句她就急匆匆走了。”
“上次她还回来待了两个小时,我还以为她会多住几天呢,种的黄瓜还想分她两根,但是她说她不需要了。”
“也不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可怜她爹妈都不在了。”
“都是好人啊!”
邻居眼里露出一抹惋惜,毕竟是相处多年的邻居,每每说起此事,没人能笑的出来。
顾京秋听的呼吸有些僵硬,他想叫着那人,问问关兆亭有啥异常没有。
可那人却陷入惋惜之中,摇着头离开了。0
顾京秋又来来回回地在屋子里翻找了一圈,无论他怎么叫怎么喊。
叫爸爸的阿瑾,还有喜欢喊自己阿沉的人,都没有回应他。
屋子里干干净净的,不像是有人住过的痕迹。
她为什么要回到这里?
究竟出了什么事?
顾京秋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这里。
他只知道自己现在要马上找到关兆亭。
所以顾京秋朝着海岛口的方向拼命地跑去,差点儿连鞋都丢了。
路上的人给他敬礼,他都没来得及回应。
“奇怪,少校今天怎么这么急?”
“可能是海上又有情况吧,少校忙的很,我们不耽误他了。”
几个海兵嘀咕了几句,又朝着训练的场地而去。
顾京秋屏住呼吸,拼命奔跑。
关兆亭若是想离开这里,必须先经过海岛!
来得及的,她一定还没走远……
可兆亭从小到大都是生活在这里的,她在别的地方没有家。
她离开了这里,又能去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30 All rights reserved. 乾坤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