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小说

首页 > 小说资讯 > 最新免费小说贾楠白鸽(贾楠李建功)_贾楠白鸽(贾楠李建功)热门完结小说

最新免费小说贾楠白鸽(贾楠李建功)_贾楠白鸽(贾楠李建功)热门完结小说

发表时间:2024-05-28 07:22:17

贾楠白鸽

贾楠/ 著 |短篇小说|连载中|1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贾楠”大大原创的以贾楠李建功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贾楠白鸽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贾楠白鸽》中的人物贾楠李建功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贾楠”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贾楠白鸽》内容概括:向父母求助?贾楠苦笑了一下,她连想都不敢想。贾楠决定去找领导谈谈,她不怕危险,她要继续工作。三次方劝不住,只好开车带她从报社地下车库进去。俩人在地下室等电梯,银白色电梯慢悠悠降下来,门一开,孙亚梓哼着歌走了出来...
小说试读

“是我自己提的。 三次方站起来对着窗户揉肩膀,下午那场乱斗她也挨了好几下:“报纸总归是以文字为主,设计就是个辅助,干着没意思。嚯~这帮人下手真狠……” 没有回答,她一回头,贾楠已经拨通了陈威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贾楠就开口了,气势很足:“陈总,关于文章署名的事……” 她没能继续说下去,对面不知说了些什么,贾楠的脸色变得很奇怪,三次方用口型问她怎么了。 贾楠没理她,等挂了电话又捂着鼻子发呆
稿子的评判标准除了记者水平之外,主要是看新闻质量。公安、体育这样的行口容易出好稿子,记者只要肯吃苦,一个月发十来个 AB 稿完全不成问题。
贾楠在日报工作了 5 年才竞争上公安线,跑了不到一年收入就翻了一翻。两个月前她豪情万丈,按揭拿下了那座早就看中的新房。
房子后年才能交工,3000 块的月供可是一天都不能晚。本来她的收入足够支付这些开销,如今出了这档子事,要是拿不回公安线,那她真的养不起这套房。
向父母求助?贾楠苦笑了一下,她连想都不敢想。
贾楠决定去找领导谈谈,她不怕危险,她要继续工作。三次方劝不住,只好开车带她从报社地下车库进去。
俩人在地下室等电梯,银白色电梯慢悠悠降下来,门一开,孙亚梓哼着歌走了出来。
看见贾楠她们俩,孙亚梓愣了一下,接着就呲着大牙打起了招呼:“呦,我们的金奖记者出院啦?”
三次方瞪着他,贾楠勉强笑了一下。
“出来这么早干嘛,多歇两天呗。我还打算去医院看你呢,说真的,要不是你,我还真没办法给报社拉个这么大的单子。”公鸭嗓子攥张纸在她眼前挥。
“单子?什么单子?”
“广告单子啊。”孙亚梓的三角眼眯成了一条缝:“就苹果园那事呗,房子还没盖就先挖出了碎尸,开放商害怕传出去影响将来发售。于是我就去他们公关部坐了坐,这不,对方刚刚就给咱报社投了十个版的广告。”
一个整版广告 10 万,孙亚梓这一下就给报社创收 100 万。那张广告刊发单攥在他手里,白得扎眼。
贾楠的心不断往下沉,能写稿子的记者遍地都是,能给报社创收的可不多。
公安线要不回来了。
三次方笑了:“厉害啊孙老师,要是没有记者这重身份,我还以为您是敲诈呢。”
孙亚梓的三角眼里泛出苍蝇翅膀似的绿光:“方美编,我要是你就赶紧上楼做版去了。领导指名要你来设计这十个版,可别耽误了。”
他大摇大摆从俩人中间穿过去,走了两步又站住:“对了,邢哥让我转告你好好休息,以后公安线上的工作就由我接手,你就不用再找他了。”
贾楠的笑一点点垮下去,嘴角几乎要耷拉下去的时候忽然一僵,她叫住孙亚梓:“孙老师,还有件事得跟您交接一下。”
“什么事?”
“就苹果园碎尸案,那只断手查出是谁了吗?”

“哪那么快。现在只知道手的主人是个 20~25 之间的年轻女人,其他就得从最近几年报案的失踪人口里找了,得一个一个做对比,早着呢。你问这干什么?”
“哦,我是想提醒邢哥查查现场其他墙体。那房子里说不准还有其他的尸块。”
孙亚梓乜了她一眼:“这还用你说?市局那边已经把房子拆开揉碎,一块砖一块砖翻过了。没什么事我走了啊,省里要开展平安冬季行动,没功夫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头案上。”
黑色大众喷着白烟走了。
三次方看着贾楠,她的眼睛闪闪发亮,刚才的萎靡一扫而光
“老贾,你在想什么?”
贾楠答非所问:“帮我个忙。”
“你说。”
“你爸是开砂浆建材厂的吧?厂里有没有懂技术的专业人员?帮我找一个。”
“你要干嘛,你这脸色看着不太对啊。”
贾楠笑了:“没什么,我就是想拿回自己的线。”
电梯门再次打开,贾楠走了进去,三次方原地站着,一脸狐疑。
“放心吧。”贾楠说:“我只是想找一个老朋友。”
那只断手的主人。
疼,吸气都疼。
贾楠出了一身冷汗,只能胡思乱想转移注意力。
她想起有专家说霾不是雾,是粉尘和颗粒的结合体,人吸入霾粒之后从鼻腔到肺都会觉得火辣辣的。又有专家说辣是痛觉的一种,贾楠觉得这纯属胡扯,她的鼻子此刻绝对不是辣字能概括的。
“鼻骨骨裂,没骨折。医生说等鼻腔消肿了再看需不需要做整形手术。”
三次方把诊断结果放在床头上,贾楠忍着痛伸出手:“我抽屉里那个电话本呢?”
“没拿。”三次方把那只手一推,在床边坐了下来:“辞职了,不想去报社。”
“什么?”贾楠猛地直起身子,这一用力又扯到了鼻子,两只手虚笼着鼻子呵气。
隔壁病床的阿姨打水回来,笑嘻嘻地打趣她:“小贾,和男朋友撒娇呢?”
“哪儿啊大姨,这是我同学。”
“帅哥”转身跟阿姨打了个招呼:“不好意思大姨,吵着您了。”
这一回头把阿姨看愣了。小帅哥长得是不错,173 的身高配寸头,中性夹克配工装裤,可那清秀的五官,刀削似的下颚线,怎么看都是个女人。
没错,“帅哥”是个女人,她叫方芳芳。
贾楠和方芳芳是高中同学,三次方这个外号就是贾楠给起的。三次方大学读的是动画,毕业后在上海呆了几年,两年前才回到宋城,在《宋城日报》担任美术编辑。
虽然是多年的老友,可这俩人各个方面都像一对反义词。
对贾楠来说,工作就是她的全部,每天不是跑线就是写稿子,对报社里每个人都和和气气的,连门口的保安都夸她礼数周到。
三次方不一样,每天卡着点上下班,一分钟都不多呆,在报社永远垮着个脸。因为业务过硬,报社提拔她担任美编组组长。编辑部起哄让请客,她就一句话:“谁喜欢谁来干。”把大家闹了个没意思。
“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辞职?”
“烦了,想回家继承王位。”
三次方把一杯绿豆粥插上吸管递给她。
贾楠抱着粥瞪她:“别瞎掰,你家只有砂浆哪有王位?说实话,是不是因为署名的事?”
病床上摊着份《宋城日报》,解救小李庄被拐卖儿童的特别报道翻在最上面。整个版面设计简约,布局明快,一眼就能看出是专业美编的手笔。
说具体点,就是眼前这位美编。
“陈总要署三个人的名字,见报之后就剩下我自己。这个版面是你美化设计的,只有你能找到机会改名字。”
《宋城日报》是北方地区发行量第一的大报,医院也有订阅。贾楠在医院里看到报纸,立刻就认定是三次方干的。
三次方笑了笑,没说话。
贾楠急了:“改署名顶到天了也是印刷事故,又不是重大事故,该处分处分,怎么能让你辞职呢。”
“是我自己提的。”
三次方站起来对着窗户揉肩膀,下午那场乱斗她也挨了好几下:“报纸总归是以文字为主,设计就是个辅助,干着没意思。嚯~这帮人下手真狠……”
没有回答,她一回头,贾楠已经拨通了陈威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贾楠就开口了,气势很足:“陈总,关于文章署名的事……”
她没能继续说下去,对面不知说了些什么,贾楠的脸色变得很奇怪,三次方用口型问她怎么了。
贾楠没理她,等挂了电话又捂着鼻子发呆,好一会儿才开口:“报社不让我跑公安线了。”
这回轮到三次方吃惊了。
这次小李庄来闹事,副总编陈威其实是有预判的。
十多年前,《宋城日报》有个记者乔装成乞丐在火车站蹲守了三天,最后如愿被人“骗”进了某个黑煤窑。该记者逃出来之后,凭借几篇追踪报道撬动了黑煤窑和背后的灰色产业链,也因此荣获了新闻大奖。
这个记者就是陈威。
奖杯和当年的报纸在报社展示柜里摆放着,《宋城日报》上上下下都引以为傲。可鲜少有人知道,那篇报道见报后陈威为什么消失了半年。
“因为那篇报道损害到了一些人的利益,他们追到了宋城。那些日子我挨过黑砖,还差点出了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30 All rights reserved. 乾坤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