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小说

首页> 现代言情> 容昊林宛容昊林宛

容昊林宛容昊林宛

  • 分类:现代言情
  • 作者:林宛
  • 来源:1
  • 更新时间:2024-06-20 06:19:30

简介:现代言情《容昊林宛容昊林宛》,讲述主角林宛容昊的爱恨纠葛,作者“林宛”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心头一惊,她慌忙掀开被子,原本白皙的肌肤此刻染满一夜未眠,一夜沉淀,林宛勉强压下身体的颤,开门前往片场。没想到,刚踏出房门就迎面遇上容昊。活生生,意气风发的他。压下心头的颤动,她调整呼吸,笑着上前打招呼:“早啊,萧影帝”可对方却径直朝前走,看都没看她一眼...

第1章

轰! 理智的弦崩断—— 嘭的一下,容昊将人抵在门上,咬牙低咒:“这是你自找的!” 林宛浑身热,而抱着她的人,逼她更热。 她抖得厉害,仰头承受着男人肆虐的吻,衣服一件件剥离,从上到下,被丈量湿润。 雪松香,从里都外将她裹挟填满。 月色不落,沉浮不歇。 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林宛才疲累睁开眼。 宿醉之后,头很疼,可身体隐秘的地方更疼。 心头一惊,她慌忙掀开被子,原本白皙的肌肤此刻染满
一夜未眠,一夜沉淀,林宛勉强压下身体的颤,开门前往片场。
没想到,刚踏出房门就迎面遇上容昊。
活生生,意气风发的他。
压下心头的颤动,她调整呼吸,笑着上前打招呼:“早啊,萧影帝”
可对方却径直朝前走,看都没看她一眼。
还真是冷漠啊。
林宛苦笑,哪怕重生后都已经被冷落这么多次了,她竟然还是有些受不了。
缓了好一会儿,她才跟着朝片场走。
俩人一前一后的到了片场,导演见此,也长呼一口气来,招呼着开始开拍:“林宛准备下,今天把你杀萧影帝的戏给拍了。”
几乎导演话落,林宛的手就控制不住发颤。
指甲扣进肉里才勉强平静下来。
不怕林宛,只是拍戏,不是真的。
只是剧中人物,克制,克制住,不要出错!
半小时后,随着一声“Action”,正式开拍。
她扮演的着将军夫人,握着道具刀狠狠捅向容昊。
锋刃刺破华服,血包破裂,血色奔涌!
她一颤,刚要抽回手,却被男人宽大的手掌死死箍住:“我把心捧到你面前,你要什么我给什么,你却要杀我?为什么!”
男人的质问,眼里的震惊,仿佛把林宛带到了上一世。
她想大声告诉容昊——
不是的!

我不是故意的!
但按照戏里的台词,她只能一字一句重复着上辈子的狠话:“谁稀罕你的好?和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我都觉得无比恶心!”
“你去死吧!”
刀猛地抽出,血溅一地。
容昊捂着伤口,踉跄倒地,他盯着她,带着浓烈的恨意:“你这个女人,根本没有心!”
“你就活该……得不到任何一点爱!最好永远孤独终老!”
林宛瞳孔骤然一缩。
“cut!收工!”
林宛手里的刀哐当一下落地,眼泪止不住的掉,她跌在地上抱住容昊:“对不起,刚刚不是我的真心话,我爱你,我没想过要你死……”
众人诧异,有人嘀咕:“林宛这是入戏太深了吧?”
而满身血浆的容昊,却冷淡撑起身,罕见靠近林宛,伸手拂去她脸上的泪珠。
“这眼泪竟然是真的?”容昊凝着她,冰冷嘲弄,“林宛,你和你演的角色,一样虚伪。”
酸楚堙没整个胸腔。
林宛顶着被话逼红的眼,颤抖着拉住要走的容昊,“如果你是戏里的将军,如果将军夫人是因为生了病,精神错乱才捅了将军一刀,你会原谅她吗?”
容昊淡漠甩开她的手,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不会,我会杀了她。”

片场寂静一片。
只余那句‘我会杀了她’在林宛耳边回荡。
这时,一道刺耳嘲讽打破寂静:“楚小姐,戏都演完了,还拉着萧哥半天不放,你还真是入戏。”
林宛望去,就见沈茵茵走向容昊,还殷勤递去擦手湿巾。
“你怎么来了?”
容昊也接过,当着所有人的擦了擦刚刚被林宛拉住的地方。
他甚至都先把手心的血迹擦掉,明晃晃表示,在他这里,林宛比血迹更脏。
林宛脸色更惨白,垂下了眼眸。
见状,沈茵茵笑了更加灿烂了,声音也更加甜腻。
“萧哥,家里喊你今晚去吃团圆饭。”沈茵茵旁若无人的挽上容昊,又回头睨了一眼林宛,抬高声音。
“顺便聊一聊我们的婚事。”
婚事?
林宛猛地抬头看去。
前世容昊确实差点和沈茵茵订婚,但容昊说他一直都是把沈茵茵当妹妹,那时,她本以为他们能白头到老。
可最后,他们却一疯一死。
视线中,容昊和沈茵茵并肩走远。
片场议论纷纷。
“婚事,我没听错吧,萧影帝要和沈小姐订婚?”
“那有什么稀奇,两家都是豪门,门当户对,不像某些人,接着拍戏的机会上赶着倒贴,真是下头。”
“瞧着吧,再倒贴下去,肯定被收拾。”
话如利刃,刀刀割着林宛的自尊。
她困窘又难堪,逃也似的回了休息室卸妆。
刚卸完,春姐过来又让化妆师给化了一遍日常妆,半威胁把她带到了A城最顶尖的饭店。
仅仅半个小时,林宛被逼着喝下十杯酒。
手里又被塞了一杯,一只肥胖的大手顺势抹上她的腰。
林宛一个激灵后退半步,酒都撒了半杯。
她抬头,求救望向一直冷淡坐在对面的容昊。
她没想到会在酒局碰见容昊,也没想到他冷眼旁观,看她被灌到现在。
思绪混沌间,耳畔有人威胁:“楚小姐,最后一杯,你得喝完我们才可以谈资源的事情呐。”
容昊依旧无动于衷。
她只能咬牙一饮而尽。
冰冷的酒水下肚,林宛胃里火辣辣的疼,难受间,一直没说话的冷酷男人终于发话,却只是嘲讽——
“楚小姐真是好酒量。”
像是看够了席,容昊说完,就起身离开。
“楚小姐,酒局还没完,你要是走了,今天的资源就别想要了!”
顾不上身后威胁,林宛踉跄着,用尽力气不管不顾追了出去。
视线早已模糊,她跌跌撞撞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身体升腾一股异样的热,越来越烈。
热,好热!
好难受!
迷糊间,她感觉自己撞到了人,雪松香强势包裹住她。
是容昊的味道。
她下意识贴向对方:“救我,我难受……”
男人大手握在林宛腰间,维持着两人的平衡。
炽热的热度透过衣服传递到林宛腰间的肌肤,烫的她不自觉的呻吟出声。
容昊凝着怀中满脸酡红的女人,眸光暗了又暗,捞起人侧身进了房间,捏住她的下巴,令她抬头看他。
“林宛,我是谁?”
“嗯……好热……”
林宛已然听不清男人的话,仰头就吻上男人的喉结。
轰!
理智的弦崩断——
嘭的一下,容昊将人抵在门上,咬牙低咒:“这是你自找的!”

林宛浑身热,而抱着她的人,逼她更热。
她抖得厉害,仰头承受着男人肆虐的吻,衣服一件件剥离,从上到下,被丈量湿润。
雪松香,从里都外将她裹挟填满。
月色不落,沉浮不歇。
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林宛才疲累睁开眼。
宿醉之后,头很疼,可身体隐秘的地方更疼。
心头一惊,她慌忙掀开被子,原本白皙的肌肤此刻染满暧昧的痕迹!
这时,浴室门打开。
林宛蓦的抬头,看见容昊走了出来,此刻男人换上了熨烫得一丝不苟的高定西服,矜持优雅,半点没有昨晚的猛烈狂涓。
她送了口气的同时,又惊喜。
还好,昨晚是他。
正想着,男人走到床边,居高临下问:“你想要什么?”
林宛一冷,喜意顿散,无措说:“你误会了,我没想通过昨晚要什么……我只是喝醉了,不是故意缠上你。”
她解释的本意,是不想容昊误会她是为了资源缠上他。
可话落之后,他脸色阴沉:“那楚小姐可真是够随便,昨晚是不是任何一个男人都能要你?”
林宛瞬间白了脸:“容昊,你怎么能这么想……”
可容昊已经不耐烦了:“别在我面前表演,我不吃你这一套,好好想清楚你要什么,再来找我。”
说完,他抬脚就走。
门被阖上,林宛呆愣在床上。
他们都这亲密了,他却还是这个态度……
重生后的她,真的能让他爱上她吗?
失魂落魄收拾好自己,她敢到剧组。
谁知刚到,就见沈茵茵冷脸冲来。
“啪!”
当着全剧组的面,沈茵茵甩了甩手,像还是不满意,轻蔑警告:“贱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干了什么勾当!”
“我和容昊快订婚了,识相就离他远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完,就趾高气昂离开。
林宛还没反应过来,脸已经红了一片。
而容昊就站在不远处,此刻垂头和沈茵茵说着话,像是在安抚着沈茵茵。
心一凉再凉。
不安野草般滋生,前世,容昊说他把沈茵茵当妹妹,那这辈子呢?
如果,容昊爱上了别人,她还如何自处?
如果,容昊爱上了别人,她重生还有什么意义?
心神不宁,连带着胸口隐隐作痛。
终于,在一段对手戏结束后,林宛有了和容昊独处的机会。
她站在男人面前,还是没忍住,想问一个明确的答案:“沈小姐早上说的……你真的要和她订婚了吗?”
容昊扭头看来,淡漠扯动唇角:“不然呢,和你吗?”
话如利刃,猛地扎进胸口。
林宛呼吸一窒,原本作痛的胸口像是被猛地一锤,一口血猛地吐了出来。
容昊脸色一变,正要扶人,导演的声音透过喇叭传了过来:“林宛你怎么提前把血包咬破了!”
“不是……”
看着容昊眼下浮起的冰寒,林宛张口就要解释,一口血又涌了出来,直接昏了过去。
昏沉间,她好像坠入无限噩梦。
眼前,容昊浑身是血,清冷的眼眸满是恨意:“林宛,我把心捧到你面前,你要什么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30 All rights reserved. 乾坤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