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小说

首页 > 小说资讯 > 完本热门小说豪门弃女被厉爷跪地,轻吻裙摆(姜枫陆渐离)_豪门弃女被厉爷跪地,轻吻裙摆(姜枫陆渐离)热门小说推荐

完本热门小说豪门弃女被厉爷跪地,轻吻裙摆(姜枫陆渐离)_豪门弃女被厉爷跪地,轻吻裙摆(姜枫陆渐离)热门小说推荐

发表时间:2024-06-19 06:20:51

豪门弃女被厉爷跪地,轻吻裙摆

姜枫/ 著 |短篇小说|连载中|1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姜枫”大大原创的以姜枫陆渐离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豪门弃女被厉爷跪地,轻吻裙摆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豪门弃女被厉爷跪地,轻吻裙摆》,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姜枫陆渐离,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姜枫”,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池烟这个死女人。手上烟蒂狠狠戳在面前女人的身上,仿佛就像戳在池烟身上一样,痛苦的喊叫声,心中郁结瞬间舒畅。角落里的女人忍不住后退几步。心中直发颤,怕下一个就是自己,正在受苦的女人身上的烟蒂痕迹,还冒着白烟...
小说试读

原本她想回家再问,可不想倒了干饭的好兴致。 “我觉得,莫若云的事情,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 只怪车速太快。 前头司机开的太稳。 “回家再说。 她还没来的说几句,车子稳稳停下,面前的人提着电脑,在她眼前关上车门。 要谈话的对象走了,她立即跟上。 秦邵将厉擎枭手中的电脑放回书房,没多停留。 这夫妻二人有自己的私房话要谈,他再多待一秒,恐被波及。 见秦助理溜的贼快,跟后面有恶狗在追赶似的,虽不理解
走廊中还有几个服务员在走动,其中还有一个走向这边。
“还有,将那边几个待下去,让下面人都别上来。”
服务员下去之后,他转身走向没人的方向。
向电话那头汇报这边的情况。
看着地上跪爬的女人,脸上还挂着几抹晶莹剔透的痕迹。
池烟这个死女人。
手上烟蒂狠狠戳在面前女人的身上,仿佛就像戳在池烟身上一样,痛苦的喊叫声,心中郁结瞬间舒畅。
角落里的女人忍不住后退几步。
心中直发颤,怕下一个就是自己,正在受苦的女人身上的烟蒂痕迹,还冒着白烟。
不断有青紫出现在她身上,是来自另外一个女人手中的皮带。
那些心中害怕的人,被一一叫上前。
摆着不同姿势,除开鞭打之外,前面闪着红点的机器,最是让她们绝望。
大作已经备好,他这个缔造者也该退场才是。
透过机器,观察面前的这些女人。
带着与池烟相似的几分眉眼,向他求饶。
阴森冷冽的气息环绕周围,他看着摄像机里头的好东西,脑中的想法越发明显。
他得给那个死女人送一份大礼才是。
天色渐黑,幸好她是提前吃饭过来的。
在里头除了水之外,再见不到其他东西。
面前熟悉的豪车,是厉擎枭派人来接她了。

“送你一程?”
对方摇头,警察厅之外,公交站不远,自己能够回去。
她也不强求,目送他离开之后。
拉开车门,本以为车上只有司机。
“你怎么亲自过来?”
但开车的人是秦邵,她看着一丝不苟处理工作的厉擎枭。
手指在键盘上灵活敲击,轻微的按键声在车水马龙之间,显得格外动听。
“看那边。”
停下动作,指向某处角落。
顺着视线望去,她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暗处的摄像头。
若是今天他不来,怕是明天她的绯闻就该满天飞了。
头版头条就是,豪门太太包养小白脸。
拍摄的角度再刁钻些,隐去警察局。
妥妥一条爆点新闻。
“他们已经查到陆樱的事情,后续的你就不用管了。”
合上笔记本,他望向停留在身上视线的主人。
中午医院那边的事情,他已知晓。
大抵是跑的太过慌乱缘故。
发梢有些凌乱,头发上还有刚才树上的落叶,面前的人并未有所察觉。
两人视线在空中相对,她并未羞涩的挪开眼神。
这么俊朗的脸,多看一眼,都是赚的。只是……
突然的靠近,让她有些始料未及,身子往后退了几分。
直至贴上车门,不能再后退。
一切就像慢动作电影,手缓缓伸向她的脸,对方眼中的深情,眸子之中全是她的倒影。
微小的方寸之地,全是她的身影。
“下次注意些,落叶这东西,顶在头上,并不怎么美观。”
对方手上捏着一枚枯黄的落叶。
意识到是自己想多了。
她立刻尬笑两声,拿走那枚尴尬的叶子。
“这种小事,下次讲一声,我自己来就好。”
厉擎枭大概是不知尴尬为何物。
松开叶子,抽回手,垂眸,一双笔直白皙的腿露在外面。
将毯子丢给对方。
“入秋了。”
她接过毯子,盖在腿上,虽不觉得冷,可还是盖上,“知道了。”
落叶早随风飘向不知何方。
原本她想回家再问,可不想倒了干饭的好兴致。
“我觉得,莫若云的事情,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
只怪车速太快。
前头司机开的太稳。
“回家再说。”
她还没来的说几句,车子稳稳停下,面前的人提着电脑,在她眼前关上车门。
要谈话的对象走了,她立即跟上。
秦邵将厉擎枭手中的电脑放回书房,没多停留。
这夫妻二人有自己的私房话要谈,他再多待一秒,恐被波及。
见秦助理溜的贼快,跟后面有恶狗在追赶似的,虽不理解,但她尊重对方的这种行为。
“莫若云只是小时候我认识的玩伴。”
在吧台处坐下,他给自己倒了杯水。
有些事情,确实不能再避讳下去。
倾诉对象若是她,他想尝试着,说出自己的事情。
池烟在他对面坐下,听他讲述关于莫若云的往事。
“小时候,我…玩伴很少,还曾走丢过一段时间,她对我,算是有救命之恩。他们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
所以…真的是白月光?
她有些不敢确定,心中还是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她是你唯一的玩伴。”
“对。”
亲耳听见他说,不免有些抽痛,心疼他的儿时的孤单和委屈。
生活在这样狡诈的家庭之中,当年的走丢,恐怕不单纯。
“后来我被找了回来,为了感谢莫若云,老爷子供她读书和吃穿,毕了业之后,她进了海外一家有名的制药企业。”
替代品这东西,她最是不喜欢。
何况在情感之上。
她不做任何人的替身。
“人在海外,你为什么又娶了我!”
她失踪了
言语之中满是淡漠,及时止损才是对她最为有益的方式。
一跟头栽进去,最后难受的也只会是她自己。
“她失踪了。”
注意到对面人脸色不对,他将水杯递过去,她没接。
“这人我虽是不喜,可毕竟对我有救命之恩,这些年,我一直没放弃寻找她。”
“缘何不喜。”
这话倒是来的及时,她接过水杯,就放在自己手心里头。
不喝,就是攥着。
“她看向我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
“是贪图你美色的垂涎之感?”
这女人,脑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
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对方的偷笑落在他眼中,如同偷到灯油的小白鼠。
那一瞬间,自己的呼吸仿佛停滞一般。
这感觉很奇怪,以前从未有过。
“不是,那是一种潜在的感觉。”
等等,她意识到其中的漏洞。
他好像并未说失踪那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
那可能才是重头戏。
或许他这些天的噩梦,与之相关。
“你……”
她有些拿不准,这很可能是治愈他的关键。
但他刚才未说,就是不愿提及。
自己这样问下去,岂不皇帝头上动土,找死不成。
“忘记了。”
猜到欲言又止的她心中纠结,不知道从何时起,他见不得她这般,对她的关注度也高了起来。
“当时的事情,我记不得了。”
得到想要的结果,她便不再强求,胃口照样很好。
可能是心安的缘故吧。
“那间小屋子,我派人查过。”
上本身光溜溜的人,趴在床榻之上,想起还有事未说。
“里头的人撤离的很迅速,几乎是在发现你们之后,当夜走的,嗯!”
或许是她下针较为重,对方一时不注意,闷哼一声。
“池婉婉身上的毒,就是从他那里得来的。”
也不知道那个蠢货那里找来的人,在制药方面是个高手。
文件上的毒,她整整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才调配出的解药。
不出意外,她再次听到若云的名字。
可这次同以往不同,是带着恐惧的。
厉擎枭是何等人物,从来只有别人怕他的份。
哪有他怕别人的。
看来小时候的那段记忆中,若云的充当的角色还挺复杂。
等她醒来的时候,竟然破天荒的看见了人。他竟然没走。
“公司最近有意同陆氏合作,我可能会有些忙。”
笔直的西装裤套在他身上,脱衣有肉穿衣显瘦。
行走的衣架子。
穿什么都好看极了。
“若是太晚,你就先睡,不用等我。”
这话就像老夫老妻一般,可她知道,本质并非如此。
“嗯。”
医院这边,院长许多天并未出现,都是她丈夫出面处理各项事物。
池婉婉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周晴一口咬死是自己杀的人。
池烟前去看望之时,她正躺在床上,电视机里头放着池震荣的光辉事迹,他现在还在厅里坐着,一时半会回不来。
“池烟,你个贱人!”
抄起手边的枕头,砸向门口。
这个贱人,还敢来。
若不是她,自己怎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30 All rights reserved. 乾坤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