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小说

首页> 现代言情> 宋柚白郑辞州

宋柚白郑辞州

  • 分类:现代言情
  • 作者:宋柚白
  • 来源:1
  • 更新时间:2024-06-17 06:17:33

简介:现代言情《宋柚白郑辞州》,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柚白郑辞州,作者“宋柚白”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姚麟忙不迭应声,慌不择路地跑了。只剩下两人后,郑辞州看着宋柚白,眼眸幽深地笑了。“我原以为下跪磕头就是你的拿手好戏,没想到勾引男人你也是信手拈来。”宋柚白想要辩驳,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

第2章


郑辞州看了看她散乱衣裳,又瞥了眼姚麟,冷淡声音听不出情绪。
“还不去拜见你姐姐。”
姚麟忙不迭应声,慌不择路地跑了。
只剩下两人后,郑辞州看着宋柚白,眼眸幽深地笑了。
“我原以为下跪磕头就是你的拿手好戏,没想到勾引男人你也是信手拈来。”
宋柚白想要辩驳,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
她能说什么呢?无论说什么郑辞州都不会信。
他那被恨意扭曲的心,早已听不进她的辩解和痛苦。
见她沉默,郑辞州心口一堵,忽然掐住宋柚白下颌:“你想出宫?”
痛意和窒息交织,宋柚白说不出话,只能摇头,涨红的脸上无法控制的泪痕滑下。
郑辞州冷冷看着她,蓦地松了手。
看着跌在地上不断咳嗽的宋柚白,唇角扯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跪到宫门口去,大声喊出你今日所为,我若满意了,便让你见一见萧氏女眷。”
听见这话的宋柚白浑身一颤,仰头看向郑辞州,眼底水光莹然,下一秒脸上却扯出一抹讨好的笑。
“是。”
人潮汹涌的宫门口。
跪着的宋柚白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停有百姓涌上来围观,人们窃窃私语。
“这不是玉瑶公主吗?”
“她居然还活着!”
“真是可怜……”
不远处,郑辞州冷沉沉道:“喊。”
宋柚白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扔在人群中,脸色惨白,发不出半点声音。
心里万般情绪翻涌,撞击得她五脏六腑生疼。
可再疼也要忍下去。
父皇死了,大哥死了,二哥也死了。
她还得守着他们所爱的人和萧氏剩余的族人。
尊严又算什么?
宋柚白的手死死扣着地面,指甲几乎都外翻,渗出暗红的血。
半晌,沙哑暗沉的声音响起:“我……”
所有的屈辱,都让她一人承受。
“我宋柚白,不知廉耻,行若狗彘,妄图攀龙附凤……”
这话一出,百姓一片哗然。
“这还是那个仙姿玉质,骄傲高贵的玉瑶公主吗?怎么会做出如此无耻之事……”
“我就说萧氏皇族全死了,她怎么还活着,竟是靠这样的下贱手段,毫无半分风骨。”
“亏我刚刚还可怜她,真是恶心至极!”
一句句难听刺耳的唾骂传入宋柚白耳中。
她却置若罔闻,只看看郑辞州,不等催促,就又喊出第二遍,第三遍……
“我宋柚白,不知廉耻,行若狗彘,妄图攀龙附凤。”
“我宋柚白,不知廉耻,行若狗彘,妄图攀龙附凤!!”
一遍比一遍大声。
宋柚白不知自己喊了多少遍,声音已经变得嘶哑而难听,每一个字出口都如刀在喉头划过。
直到暮鼓响起,所有百姓散去。
郑辞州缓缓走近,居高临下地俯视她,语气淡淡:“看看你自己现在有多下贱。”
宋柚白心口破了个洞,汩汩往外淌血。
眼前这个人,曾是她付出半条命也要救下的爱人。
眼前这个人,曾对她说过:“玉瑶,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
宋柚白就这么看着他,半响,重重将头磕下去:“求陛下信守诺言。”
郑辞州心口一抽,抿紧了唇。
得不到回答的宋柚白一个接一个磕头。
“求陛下信守诺言!”
额头碰在坚硬地面,发出沉闷响声。
很快,她额头就血迹斑斑,看起来触目惊心。
郑辞州俯视她半晌,倏地冷笑一声。
“召萧家女眷入宫。”
宋柚白一顿,动作终于停住,却依旧埋头没起身,只用嘶哑无比的声音道:“谢谢陛下。”
听见郑辞州的脚步声远去。
宋柚白身体颤了一下,头埋着的地上,泪水砸落,和血水氤氲成一片。
……
然而宋柚白在宫门口焦急等待了许久,却一直没见到大嫂崔莲生与二嫂温如君的身影。
就在宋柚白越来越不安时,终于,她看到一道纤弱身影冲过来。
是二嫂温如君!
可温如君神色惊恐而慌乱:“玉瑶!大嫂被郑辞州派人带去姚文淑宫里了!”

宋柚白一惊,还想问些什么,可温如君却已经被追上来的侍卫抓住。
“陛下有令,无关人等即刻遣送出宫!”
宋柚白紧紧拉住温如君的手:“二嫂你别担心,我一定会将大嫂安全送回……”
还未说完,两人就被强行分开。
宋柚白看着温如君被人带走,下一秒,她拔腿便往皇后宫中跑去。
原以为郑辞州也在,可到了那里,却只有姚文淑一个人在逗弄阿宝。
宋柚白扑通一声笔直跪下,语带哀求:“皇后娘娘,您有什么不满冲奴婢来,还请放过我大嫂!”
姚文淑像听不见一般,毫无反应,谁知阿宝看见宋柚白,便摇着尾巴冲了过来。
宋柚白心中一涩,却动也不敢动。
阿宝不停蹭宋柚白,姚文淑眸色一冷,抬手抚了下鬓边头发,淡淡道:“想救你大嫂?可以,一命换一命。”
宋柚白背脊一僵,咬牙道:“我愿用我的命,换我大嫂平安。”
姚文淑却捂着嘴笑了:“公主,想多了,你现在的命还不如一条狗。”
宋柚白猛然抬头,只见姚文淑斜了眼阿宝,冷嗤一声:“不认主的畜生,留着也没用。”
宋柚白一瞬间毛骨悚然,冷意传遍全身。
‘当啷’一声清响,一把锋利的剑落到宋柚白面前!
她全身僵住,动弹不得半分。
姚文淑轻描淡写的声音传来:“杀了它。”
那剑仿佛重逾千斤,宋柚白手抖如筛糠,拿起又落下。
阿宝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尾巴摇的欢快。
宋柚白眼泪大滴大滴落下,阿宝又凑上来舔她的手。
看着阿宝纯真无暇眼神,她心里不住大喊:跑啊,阿宝!
快跑,离开这里!
她内心几乎是呼喊了千万遍!可小狗却还是依恋的围着她。
姚文淑轻柔而怨毒的声音如同催命符般又一次响起:“本宫耐心有限,晚了,可就是一尸两命。”
宋柚白心神俱震!
她咬牙往前一刺,温热的血溅到她脸上。
阿宝白色的毛瞬间被染红,小小的身体抽搐着。
‘当啷’又是一声。
剑失了手。
宋柚白轻轻抱起阿宝,那血分明是热的,却如冰一般彻骨入髓地冷到她心里。
宋柚白浑身颤栗,眼泪大颗大颗砸下。
“对不起……”
她知道自己没资格说这句话,可她也只能说这句话。
阿宝,若有下辈子,你记得来找我讨债……
就在这时,姚文淑突然尖叫一声,一副快要晕厥的样子哭喊道:“公主,你就这么恨我,恨到连我身边的狗都要杀吗?”
宋柚白还来不及反应,巨大冲力袭来,她整个人往外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一口血呕出。
郑辞州阴戾至极的声音传来。
“宋柚白,你找死。”
宋柚白忍痛爬起来,木然磕头:“奴婢有罪,请陛下责罚,只求陛下放了我大嫂!”
所有的罪都是她的,就让她一个人承受。
郑辞州看她摇摇欲坠的身形,心抽痛了一下,随即冷笑:“朕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来人,把她拖下去,送去歌伎营!”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30 All rights reserved. 乾坤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