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小说

首页> 现代言情> 一朝落难

一朝落难

  • 分类:现代言情
  • 作者:问玉绿卉
  • 来源:dygsh
  • 更新时间:2024-06-07 07:25:32

简介:现代言情《一朝落难》,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周闻苏侯,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问玉绿卉”,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是你吗阿音?你去哪了阿音」我在这里,我大喊娘亲似乎没听见,她摸索着拿起馒头啃了起来已经入秋了,天气渐寒娘亲却每日都穿着那一身单薄的衣服我想起我给娘亲送的一匣子银钱我又飘到了主屋我看见大夫人手里拿着我的匣子她胡乱翻着我的首饰和银票「这么多?这个死丫头还挺能攒啊」大夫人恩赐的说今天给贱人加餐贱人是指我娘亲明明是她亲手把我娘亲送给苏侯,后面却说我娘亲是个贱人,然后骂我是她生的小...

第2章
悄悄走出房间,躲在上面看着我。

娼女眼里流露出恐惧……恩客眼里流露出兴奋……我衣不蔽体,瘫软如泥。

月色半明半昧。

裹挟着我的羞耻与绝望。

3我昏迷了两天,侍女说。

身上的伤已经敷了药,但是没什么成效。

我坐在梳妆台前端详镜子里的自己。

两边脸颊肿的老高。

青紫的痕迹依然明显。

脸上斑驳的指印清晰可见。

我忍着疼痛给自己上了妆,脸面已经没有了,脸皮得好生养着。

花妈妈走进我的房间。

「三世子的随从来交了赎金给你赎身,还带了句话。」

她看着我的脸色,思忖着应该怎么说。

我开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我让她继续说。

「他说昨夜还没玩够,纳了做妾接着玩。」

手中的胭脂盒应声落地。

我弯腰捡起,继续给自己上妆。

我的手抖的几乎要握不住胭脂盒子。

我一脸疑惑地开口。

「花妈妈,怎么回事,我的手怎么这么抖,我是不是生病了。」

「对,我生病了,生病了怎么可以去当小妾呢。」

「花妈妈你快看,我的手在抖,你快去告诉他们,我没办法去了,真的,你看我的胳膊真的在抖。」

「不对,不只是胳膊,花妈妈,你看我全身都在抖呢。」

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

花妈妈似乎不忍心看我这样,她闭上了眼睛,开口。

「三世子的人说亥时来接你,你记得打扮好。」

花妈妈不愿意多待,立刻就出了门。

不多时,派龟奴来送了喜服。

我颤着身子把自己所有的银钱首饰装到一个匣子里。

然后托人送去苏府的娘亲手里。

穿上喜服,上了妆。

等着亥时的到来。

深夜,花妈妈带着人敲我的房门。

「没人应,逃跑了?」

怡红院的龟奴使劲把门撞开。

我穿着大红色喜服,脖子上挂着一抹白色的绫罗,吊在屋里的房梁上。

既然他想要小妾,就送他一个鬼妾吧。

4我死后灵魂出窍,成了一只阿飘。

我被娘亲召唤到了苏府。

我的娘亲是绣坊的绣娘,大夫人迟迟没有怀孕,就做主把我娘送给了苏侯做妾。

很快有了我。

看我是个女儿,大夫人嫌弃的抱都没抱我。

我出生以后没多久,大夫人就怀了孕,诞下一个男孩。

我和娘亲就被遗忘在偏院。

下人们看人下菜,我和娘亲的日子苦不堪言,只能凭借娘亲的刺绣手艺度日。

娘亲也因此熬坏了眼睛。

五岁时大夫人看我出落的漂亮,开始教我琴棋书画,准备着以后靠着我攀上富贵人家。

后来侯爷被朝廷排挤,削了官职,罚没所有银钱。

大夫人挥霍无度,就把我卖了抵债。

娘亲成日做绣活贴补苏家,终究瞎了眼睛,靠着大夫人施舍的,每日一餐的馒头度日。

5娘被锁在柴房里。

我看见下人给娘端了一个馒头和一碗水。

这是娘一天的吃食。

娘亲听见有人来,跌跌撞撞的朝那人走去。

「阿音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30 All rights reserved. 乾坤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