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小说

首页> 现代言情> 江弄月傅宴浔

江弄月傅宴浔

  • 分类:现代言情
  • 作者:江弄月
  • 来源:1
  • 更新时间:2024-06-07 07:21:18

简介:江弄月傅宴浔是现代言情《江弄月傅宴浔》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江弄月”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怎么了?”“他想和你对话”大白指了指捂着的手机江弄月放下手机,接过他的手机,抽出一张白纸放在面前“张总是吧?”江弄月一边转笔一边讲,“张总,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项目确实弄不下来”“我不怕和你讲实话,如果你非要这么做,那就给盛洲出一份免责说明,不管后续发生任何事情,都和我们没有关系”“张总,其实你的心思我们内行人能不知道吗?吃回扣不...

第4章

江弄月着实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喊傅总,难道跟他们在一起那会一样,喊“阿浔”吗? 我的澜澜这是在投怀送抱? 也是不合适吧? 毕竟他们现在的关系…… 就在江弄月沉思之际,一下地就开始撒欢跑的钱来回来了。 它一脸可怜地蹲在地上,像是想和江弄月说什么。 江弄月知道,它是玩累了,想吃东西了。 想着她晚上回家还没给它喂吃的,白天家里的存粮估计是不够它吃
她和傅宴浔面对面站着,有些僵持不下的味道。
傅宴浔闭了闭眼,隐忍一身的火气。
“带着就带着。”
江弄月眼里闪过惊讶。
她印象中,他并不喜欢宠物,就算是在他最宠她的时候,他能给她股份,也不愿意给她养宠物。
现在怎么就愿意了?
不过她没有想太多,拿上钱来的狗粮,拿出放在一侧的狗包,哄着狗子进去。
傅宴浔主动给她提着行李,江弄月就护着她的小狗。
江弄月舍不得狗子窝在小小的狗包里,她坐在后排,抱着狗子坐在她的腿上。
傅宴浔脸色阴沉地开车前往他的别墅。
*
别墅院子很大,足够让钱来撒欢地跑。
只是空旷到让人觉得恐怖。
“你家没有佣人的吗?”
之前在M国,他家里可是有佣人的。
难道是回来国内生活质量就差了?
应该不至于,中融可是越来越厉害。
“有,六点下班,第二天早上六点上班。”
江弄月恍然大悟,合着就是要人伺候,又要个人空间呗。
傅宴浔输入指纹开锁,江弄月放下钱来,钱来落地就撒欢儿。

她也准备进去,手腕倏地被扯住。
“做什么?”
他没有回答,摁着江弄月的拇指在门锁上识别。
真不礼貌。
江弄月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在心里骂我?”
江弄月眼眸等到,“傅总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么?”她想什么都知道。
“不是。”
机械女声响起:指纹识别成功。
他松开她的手,“只是对某人很了解而已。”
江弄月:“……”
傅宴浔换鞋脱下西服外套,径直走进厨房,留下一句,“主卧在三楼,电梯左边。”
他的意思简单明了,让她自己上去放东西。
江弄月也不矫情,她没得选,能怎么办呢?
*
上到主卧,江弄月看到里面的装潢,眼眶没忍住发酸。
从前在M国她买的东西,就连一个已经烧到杯底的香薰蜡烛,都保存得很好,放在床头柜上。
他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曾经拥有,所以不想舍弃吗?
可是,舍弃她的不是他吗?
她曾说了无数次,她不想当替身,也不想成为谁的替代品。
他在明知道的前提下,还是让她成为她最不想成为的人。
江弄月呆滞地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垂在两侧的手紧紧掐着掌心。
泪,无声落下。
她不能心软,她也不能让自己再沉浸进去。
她和傅宴浔,只能和合作关系,一旦合作结束,就不会有其他关系。
花了多长时间走出来的?
只有她自己是清楚的。
“怎么?是不是觉得有些物件很熟悉?”
傅宴浔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里,他身上还系着围裙,是她之前买的美乐蒂图样。
“你怎么还留着?”
江弄月撇过头去,不让他看到眼泪。
“喜欢就放着呗。”傅宴浔漫不经心地说,手抵在门框上,敲打着发出沉闷的声响。
一声一声,像是敲打着江弄月的心房。
“傅总喜欢就好。”江弄月失声道。
傅总?
傅宴浔从前听着她调侃的说法,还挺爱听的,怎么现在听却觉得那么扎耳?
“这里是公司?”
江弄月疑惑:“不是。”
“我不喜欢在家里听到在公司的称呼。”
话里的意思清晰明了。
他不等江弄月弄清楚,转身留下一句,“下楼吃饭。”
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江弄月着实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喊傅总,难道跟他们在一起那会一样,喊“阿浔”吗?
我的澜澜这是在投怀送抱?
也是不合适吧?
毕竟他们现在的关系……
就在江弄月沉思之际,一下地就开始撒欢跑的钱来回来了。
它一脸可怜地蹲在地上,像是想和江弄月说什么。
江弄月知道,它是玩累了,想吃东西了。
想着她晚上回家还没给它喂吃的,白天家里的存粮估计是不够它吃的。
江弄月抱着狗子,快步下去一楼。
傅宴浔双手抱臂,看着她抱着狗子,一副火烧眉毛的样子。
“宝贝乖哦,妈妈今天事情太多,妈妈保证以后不会让你饿着了。”
江弄月看着kuku炫饭连头都不抬起来的钱来,更是愧疚了。
“怎么,是肥狗吃了,你就不会饿了吗?”傅宴浔出声嘲讽。
江弄月摸了摸狗子耳朵起身,走进厨房洗手,坐在餐坐上。
“我再和你重申一遍,我们钱来不肥,它的品种毛发旺盛虚胖而已。”
傅宴浔轻笑,绽开的笑容,叫江弄月看呆一瞬。
他是真的长得好看啊。
不过想来也是,长得不好看,她会沉迷这么多年么?
“你确定?”
“确定什么?”
“你的狗不肥。”傅宴浔指了指不远处还在埋头苦吃的钱来。
江弄月实在是无语甚至不想和傅宴浔交流了。
“傅总几时对宠物狗都有那么大恶意了?”
它只是一条什么都不懂的狗子而已!
“我对它要是有恶意,你认为它能踏入我别墅半步,能在这里撒欢?”
傅宴浔好笑反问,“还有,我说了我在家里不喜欢听人喊我傅总。”
江弄月反问,“所以,您说说看,我应该喊你什么?”
“以前怎么喊,现在怎么喊。”傅宴浔说得理所当然。
“喊宴浔,还是阿浔,还是在情迷意乱时候喊的老公?”
江弄月故意为难傅宴浔,没有想到他会不要脸到如此程度。
“喊老公我也接受。”
江弄月:“……”
她忽然丧失了和傅宴浔交流的动力,她选择逃避。
江弄月低头吃饭。
傅宴浔也不再开口。
钱来吃饱跑回到江弄月脚边坐着,后来看到傅宴浔在剥虾,又去他脚边。
“肥狗能吃虾肉么?”
“它有名字,它叫钱来。”江弄月不想再说了,“能吃,但是不能吃多。”
这种混血犬,保不齐会因为食物发生生理上的不适应,江弄月不敢冒险。
“你妈妈说只能给你吃一点,给你分一只好了。”傅宴浔剥了壳喂到它嘴里。
江弄月低头扒饭,然后就看到一碗饱满的虾仁出现在眼前。
“给我的?”
“给鬼的。”
江弄月:“……”就是不能好好讲话是不是。
“不吃?”傅宴浔说着就要伸手过去拿过来,江弄月眼疾手快全部扒到碗里。
“当然吃,我又不是剥。”江弄月说得理所当然。
她确实不会剥虾,即便是已经独自生活两年了,但生活技能还是很少。
几乎都是靠着外卖或者是沈知行送饭来活着的。
他们就安静地吃饭,给她一种他们从未分开的感觉。
岁月尚静好,爱人在身侧。
如此真好。
可惜,他们已经分开了。
还闹得不好看。
吃过晚饭,江弄月想主动收碗筷,傅宴浔坐在椅子上,出声道:“我让你来当保姆的?”
“放着,自然有人弄。”
江弄月听话放下,她也不会。
她不知道怎么和傅宴浔在一个空间下共处,想先溜上楼去,还没有走进电梯,被喊住了。
“过来。”
江弄月深吸一口,转身走回去。
只见傅宴浔抬起那只渗血的左手,“药箱在玄关左边第三层壁柜里,帮我换药顺便包扎下。”
江弄月想到他刚才又是做饭,又是剥虾的,快步取来药箱。
翻出消毒水、碘伏、纱布剪刀。
她蹲在地上,钱来也在边上陪着。
傅宴浔左手掌心伤口不算很深,但是很多,稀碎的。
像是压在碎玻璃上一样,看着很是骇人。
江弄月往上面倒消毒水,一边靠近吹气,脱口而出哄小孩的话,“不痛不痛,痛痛都飞别人身上。”
傅宴浔好笑看着她,姑娘身上清甜的气息,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窜进鼻息间,格外舒心。
不知道是因为味道,还是因为那个人。
江弄月往上面涂上碘伏,又套上防水层再缠上纱布。
抬头看见傅宴浔的笑脸,“嗯?”
“我是小孩吗?”
“您看您像是小孩吗?”江弄月有些不自在,故意在上面打上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跟之前一样,总喜欢用这种方式来泄愤。
“那你刚才在念叨什么?”
江弄月这才想到刚才她脱口而出的话。
她沉默不语,默默收拾地板上的旧纱布,和用过的医疗废弃物。
怎么解释?
是说她习惯如此,还是说因为是他?
她没有忘记和他有关的一切?
不管是哪个,她都说不出口。
江弄月在不平等的感情里,即便被宠爱着,她始终是弱势一方。
更别说,他们现在的关系,并不是那么见得光。
江弄月弄干净地板上垃圾,准备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30 All rights reserved. 乾坤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